石家庄灵寿县不法之徒迫害大法弟子恶行累累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1年10月18日】河北省灵寿县地处太行山区,是石家庄市所辖的一个县,属于贫困县,该县著名风景区五岳寨灵山秀水,风光旖旎。这里的百姓朴实善良,宇宙大法“真善忍”恩泽寰宇,更给这方百姓带来幸福与安宁。然而99年7.20后随着“人权恶棍”江泽民对法轮功发动铺天盖地的邪恶镇压以来,该县一小撮不法之徒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迫害也不断升级。苍天寒心,2001年5月30日,五岳寨漫天飞雪,已是神对迷中作恶之人的劝诫:善恶必报,请为正义负责、为自己生命的永远负责,善待善良的法轮功弟子。

以下是该县不法之徒对大法弟子犯下的累累恶行:

自99年7.20以后,该县不法之徒多次非法查抄大法弟子的家,无故抓打大法弟子,使许多善良的大法弟子及其家人受到严重伤害,承受着大苦与大忧,生活更是雪上加霜。县委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彭占良的一贯叫嚣:“对法轮功深挖猛打。”在他的教唆指使下,灵寿县公安局曾将石家庄化肥厂大法弟子孟照温和慈峪乡的大法弟子郭峰非法判刑。

今年元月份,灵寿县有9名大法弟子去北京依法上访(其中南宅乡有6人),县公安局副局长牛新江气急败坏,亲自带队,伙同政保科科长曹青风、民警赵澜江及南宅乡派出所所长刘云海(现为岔头乡派出所所长)等人,窜至北京将善良的大法弟子抓回,统统投入县看守所。在非法提审中,曹青风、赵澜江、刘云海等人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尤其刘云海丧尽天良,对一年近七旬的老人用尽各种残酷方式毒打与折磨,直到累得打不动了才罢休,但无论邪恶怎么猖狂,也没能动摇这位老人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在第二次非法提审时,他一上来就把手铐铐进了老人的肉里,鲜血顺着手腕流下,手铐两边的肉都翻了起来,十分钟后手就肿起来了,暴徒就这样残忍地将老人铐了一个多小时,将手铐摘下来时,手象馒头一样早已失去了知觉。

为了抗议这种非人的毒打与关押,学员们先后绝食,一位学员20天水食未进,依然神采奕奕;期间暴徒们曾强行给她输液,刚输进去,这位学员就开始全身抽搐,不省人事,他们只好将针头拔下,打消输液的念头。这件事也震惊了看守所,使那里的看守人员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就这样,不法之徒在向学员家属勒索了2000~5000元罚款后将他们释放。那位坚强的老人坚决不配合邪恶,既没写“保证书”,也不交非法罚款,被非法关押70天后才放回。

今年3月,暴徒们又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伙同慈峪乡派出所所长付士中,将慈峪乡的张金锁、徐录祥、青井乡的刘颖华等6人非法抓捕。为了向上级邀功请赏,暴徒们硬是诬蔑这6名无辜的法轮功弟子是什么“犯罪团伙”,欲将张金锁非法判刑。在不准请律师的情况下,张金锁在法庭上慷慨陈词,为自己做了入情入理的无罪辩护,在大法弟子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下,非法审判不了了之,邪恶阴谋草草收场。其余4人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未经任何法律程序,被非法判了劳教;后来一人在体检时拿出炼功前得过胃癌的病历书,结果体检没通过被放回,其他3人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至今。

最近,这伙不法之徒又开始大肆抓捕大法弟子,准备办洗脑班。他们闯进一学员家,先用花言巧语骗学员,最后又说漏了嘴,是办什么“学习班”。该弟子正带着孩子,就说把孩子送到邻村孩子的父母那里,曹青风等人假意说开车送她去,却把大人孩子一起拉到了公社,派人看守后又继续去抓人。该弟子想到不应被邪恶带走,就发正念走了出来。她一路发正念让恶人追不上她,却正面遇上了曹青风等人的车,车上一恶警直眼瞅着她,她又发正念让那人看不着自己。就这样与那人对视着擦身而过,安全返回。

据悉,暴徒们最近在灵寿县一风景区发现了大法真象资料及标语,便无理抓捕了几位到该旅游点旅游的石家庄市大法弟子,至今这些弟子还被非法关押在该县看守所内。听说这几位弟子正在绝食,抗议这种践踏法律的关押,请善良的人们给予关注。

在这里正告那些知法犯法的邪恶之徒:不要再做这些伤天害理的坏事,现世现报的事例已经太多,如再不醒悟,报应一定会降临到你的头上。

灵寿县不法警察及官员恶名录:
彭占良:县委副书记,单位电话:0311-2521783;手机:13703290422;呼机:96888-20175;
牛新江:县公安局副局长,单位电话:0311-2523688;宅电:2521135;手机:13931991355;呼机:959387777;
曹青风:县政保科科长,宅电:0311-2522608、呼机:1911881531;
刘云海:原南宅乡派出所所长,现任岔头乡派出所所长,单位电话:0311-2560014;宅电:2524323;呼机:1912364872;
付士中:慈峪乡派出所所长,单位电话:0311-2580024、宅电:2521650;呼机:9615122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