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非人迫害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1年10月18日】我叫***,2000年2月21日在北京天安门集体炼功时被抓,在北京东城看守所被非法判劳教一年,4月19日投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在这里大法弟子被折磨迫害着,我将我经历和看到的告诉世人。

4月26日,万家劳教所如临大敌,众多防暴警察把六名大法弟子,吴激杨、潘宣华、张宏、谭桂珍和曹丽梅等关进小号。

大法弟子吴激杨因为抗议政府的无理镇压被关小号之前,已绝食7天,管教人员强迫她坐铁椅子,十天十夜每天给他们喝两顿几口玉米面粥,严重限制喝水,有时多次要求喝水都被拒绝,小号折磨她长达38天,未做任何形式上的妥协。

大法弟子潘宣传:55岁,遭到更严厉的摧残,进小号时,她因经文被查抄向他们索要,而遭到六名男警察的殴打,胸内伤痛,吐血好几天,在这种情况下,又强迫坐铁椅子3天2夜,在这期间她正在绝食,12天后,又强迫坐铁椅子7天7夜,因为他们无理的迫害共绝食17天,小号折磨长达45天,未做任何形式妥协。

2000年5月13日(农历四月初八)师父生日,天下着雨,大法弟子心情沉重,想起江泽民流氓集团对师父的诽谤,对师父的通缉迫害,对大法弟子的残害,肆虐打骂,如今当权者把好人当坏人打,颠倒黑白,倒行逆施已令中国民众齿寒,人心背向。在不公正的对待下,我们不能逆来顺受,不能屈服于权势,在打压中大法弟子敢于堂堂正正,我们十二名大法弟子在中午开饭时,集体跑到操场上打坐炼功。因天还在继续下雨,我们围成一圈坐在水里,每个人的内裤、毛裤、外裤及鞋袜都湿透了。男警察们冲过来,连踢带打,强行镇压。当天副队长张波大发雷霆,叫我们面朝墙站着,体罚我们,晚上也没有让我们换湿衣服,一夜没让我们睡觉,同时还叫多名刑事犯学员抢走了我们班的所有衣服、日用品、钱、餐具,并扔进仓库。又叫来几名犯人班长,让她们在厕所中打我,逼我在厕所中背经文,遭到拒绝后,陆续在几处打我,使我多处受伤。在没有餐具的情况下,功友们用手抓饭三天。14日晚7点半钟,我们继续炼功,管教人员叫来刑事犯,把我们十二名学员反绑在暖气管上,蹲不下,站不直,直到10点多钟,有功友出现休克状态,才将其他功友都用剪子把绳子剪断,但还是没让我们返回寝室休息。我们很长时间没有换衣服,在炎热的夏天,还穿着厚衣服长裤子。

6月20日,万家劳教所召开大会,那些出卖自己师父、出卖自己灵魂的叛徒们,恶毒地对师父进行造谣诽谤,中伤,却被当场释放,而那些为维护大法,讲清真相不向邪恶势力屈服的大法弟子,却被加期或者被关进小号迫害。在大会上,我为他们的行为感到羞耻,站起来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被防暴警察强行关进小号,并强迫我坐铁椅子共22天,每天长达14小时,在这期间,我被他们无理打骂、捆绑,用胶带封嘴,有时夜晚不开铁椅子,同时还有大法弟子王芳、高淑艳、陈雅丽、李艳红、崔秀芹在不同程度上都遭受了折磨。高淑艳、陈雅丽等几名同修被强迫坐铁椅子28天,被铐在小号铁门上折磨2天。

10月份,万家劳教所为了求所谓的“转化率”,捞取政治资本,穷凶极恶地针对我们这些坚修大法的学员。10月20日有六名大法弟子被吊,逼写保证书。10月23日又把我们七名大法弟子集中起来,成立尖刀班,准备大打出手,这期中有大法弟子吴激杨、韩少琴、张玉华、高淑艳、白丽霞、孙余奎。10月25日韩少琴无故被关进小号,被逼写“保证书”被反吊三个月多时,仍拒绝写保证,被关押长达2个月零3天,吴激扬、高淑艳、刘东云被强行带回家“洗脑”。11月2日,我被孙管教带到二楼寝室,叫我念诽谤师父的书,被拒绝后,孙管教向领导报告,史英白所长、张波副队长等一行五人来了,并叫了一名男管教把我双手反吊在二层床上,逼我妥协。被拒绝后,从下午3点多钟到7点多钟,怕学员知道,几次换屋,始终双手反吊,使我极其痛苦。11月5日,又逼念破坏法的材料,因为我拒绝念,张波又指挥看管我的四个叛徒,把我的双手狠狠地反吊在二层床上,双腿也捆上了。这时我清醒地意识到,如果我屈服于他们,他们就会变本加厉地对其他炼功人下手。有正义的人决不会帮助暴力的一方,于是,我想咬断舌头,他们抠我的嘴阻止我,并叫来张波,张波冷冷地说:“在你面前只有二条路,一是报告所领导通知你的家人来‘收尸’,二是‘念’。给你一上午的时间考虑。”松开我后,我不断地呕吐,决定死也不屈服,毅然拿起两个玻璃瓶子摔在地上,拾起一块向手腕划去,划开很深一道口子,他们拦住我,堵着嘴把我送进医院。在医院时间齐队长、张管教提审我,提审的内容,我刚看一页,就被抢去了,并让我签名,我还是拒签。这时我明白了,他们的目的是编造谎言,掩盖事实,加重迫害,回队后,功友们告诉我,已经给我加半年期。

8月10日,我和张宏、左秀云、潘宣华、王芳、李艳红,六名大法弟子在饭堂里叫住送进小号,王芳、左秀云,李艳红身上有很多脓包,劳教所却让几名男犯人按着她们强行野蛮“治疗”,刮刀、刮匙在血肉中刮来刮去,一声一声的惨叫传来,我们看到她们身上被刮的地方象血葫芦一样,血流一地,令人毛骨悚然。她们痛苦地哆嗦着,呻吟着,泪流满面。几名男犯人背转脸不忍再看,真叫人惨不忍睹,就在这种情况下,她们仍然被迫害着,在肮脏的小号地板上躺着,不给吃饱,不给换洗衣服,没有被褥。和我们一样每天两顿,每顿只有几口玉米粥。我和张宏、潘宣华被他们换花样的迫害着,一开始让我们从早上站到深夜,六天后,又用手铐在铁门上,天天如此,几天后,又把音箱搬来,从早到晚地放揭批噪音,音量放到最大,管教就急忙出去把门关上,用高分贝噪音摧残我们,他们还觉得不够,还要变本加厉地谩骂、指责、污辱人,张宏、潘宣华在小号里折磨关押长达近五个月之久。

最近,万家劳教所现非法关押240多名法轮功学员,因为我们一些老学员在万家经历了许多磨难,仍然有一颗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所以队里把新学员和我们隔离开。2001年1月31日新学员在饭堂被打,回来后,隔着铁门告诉了我们她们被打的情况:九名功友被男管教强行拉头发拽出去,又有一帮男管教一拥而上连踢带打,把二十几名学员小号,这就是中国目前劳教所里野蛮的行径。

在严酷的磨难中,大法弟子们可以为真理而付出一切乃至生命,因为师父把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宇宙的根本佛法传给了人。法轮佛法解开了炼功人心中许多不解之迷。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修炼人严格要求自己,与世无争,为了达到返本归真的目的,我们严守心性,摒弃一切不良的行为与瘾好,绝不会对肮脏的政治权势感兴趣。师父在世间开创了一块净土,一切不够好的,不够正的都体现出来,暴露出来,所以他们才会站出来反对,因为真正地触动了他们。

中国政府的个别人利用手中的权利,一意弧行,已经丧失民心,他们所干的一切,造成了人民内部分裂,天怒人怨,这是真正的祸国殃民。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大法弟子的浩然正气为真理而不惜一切,震天动地,举世瞩目。

伟大慈悲的师父,把最珍贵的法理讲给了人,这是人应该珍惜万分的希望,师父在《修内而安外》中说:“人不重德,天下大乱不治,人人为近敌活而无乐,活而无乐则生死不怕,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此乃大威至也。天下太平民之所愿,此时若法令滋彰以求安定,则反而成拙。如解此忧,则必修德于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国不腐,民若以修身养德为重,政、民自束其心,则举国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稳固,而外患自惧之,天下太平也,此为圣人之所为。”(一九九六年一月五日)。师父在《再造人类》中又一次告诉世人“主佛的慈悲是洪大的,已经把佛法留给了人,宇宙将再给人一次机会,让伟大的佛法把宇宙的真正现实再现人间,荡尽一切污垢与愚见,用人类的语言再造辉煌。珍惜吧!佛法就在你们面前。”

大法弟子真诚地告诉世人,在这万载难逢的法轮佛法再现人间时,千万要把握好自己,给自己摆放一个正确的位置。要记住“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