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迦牟尼佛(六)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九日】

六 独修苦行、牧女献糜

太子别了两仙人,来到尼连河边的伽苏山苦行林中,不再寻师访道了。独自在树下盘膝趺坐,不厌风雨、不卧不起、净心守戒,每天吃一麻一米。

太子端身正念、刻苦修行、鸦鹊在他头上做巢、芦苇穿来盘住膝踝,依旧身心泰然,不加驱除;身形消瘦、有如枯木。光阴迅速,不觉过了六年。太子心里想道:“这样苦行也不是最后圆满之法,不食东西,身体不行了,就无法修道,在世间修道,身体是很重要的。”于是走到尼连河边,浣浣衣服;旁人要代他洗,太子不许;他要以身作则,使后世的出家人都习勤苦,不要别人代洗衣服。又入水澡浴身体,浴毕,坐在河侧。

那时有两个牧牛的女子,一个叫难陀,一个叫波罗,在河边牧牛。见了太子,心生敬仰,即择肥壮的母牛,入河洗浴,榨取醇乳,蒸成乳糜,盛了满碗,捧到太子面前,礼拜奉献。

太子就接受了她的供养,发愿道:“愿令食者得充足气力,施者得富裕欢乐、康健无病、多寿多慧。”又说道:“我为成熟渡脱一切众生,故受此食。”太子吃了,体力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