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傲霜雪的梅花


【明慧网2001年10月19日】我是东北一名大法弟子。修炼大法已三年了,这三年是大法溶炼了我。

今年七月中旬的一天,在家里看着师父《解梅花诗后三段》和网上的一些材料。学着学着,“数点梅花天地春”在我脑海里出现,我也要象傲雪的梅花,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证佛法。同修们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证实大法,卫护大法,唤醒着世人。我的心再也不能平静。我要去北京证实大法,我要把史前的誓约兑现。

8月3日晚,我和儿子在家做横幅,幼稚的儿子用哭泣的声音说:“妈妈你一定回来呀。”我说:“妈妈一定回来,妈妈还要救度世人,讲清真相呢。”8月4日我动身前往北京,下车后我到附近找旅馆。走了几个旅馆都没有床位,有的旅馆服务台上写着:“奉上级指示,住店的旅客一律开包检查。”我知道他们检查什么,我一边走心里发正念,在这让我找到旅馆,我是来证实大法的。走了几家,我终于找到了旅馆,老板问我几个人住,我说一个人住,老板说要身份证,我说没有,他问我一个人到北京来干什么?我说:“办事。”他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没有回答他,我说:“我只住一宿,是来办事的。”他说你要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可就完了,随后服务员给我办理了住宿登记。

第二天早晨起床后,心里想着师父《心自明》里的一句话:“生死非是说大话,能行不行见真相。”心想见真相的时刻就要到了,8点30分钟我离开旅馆,来到天安门广场,广场上的游人很多,我仔细一看,广场东西两侧各有一辆警车,还有一辆在广场上巡视着,我一边走一边想,是在天安门前拉开横幅呢?还是上天安门城楼拉开横幅呢?即然来了就上城楼,但思想中还想着要是上了城楼不如在天安门前好脱身。但马上把这不好的念头打消。买好门票随着游人往前走,但走了几步我又退回来了,入口的工作人员不允许游人带任何东西,只允许带照相机,同时还要搜身。我心里发正念,不许检查我,同时心里默念师父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铲除天安门城楼的邪恶。就这样我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在城楼观望台前,大约五步一个保安人员。从东到西大约有十个穿着统一的便衣。我又发正念“定住他们”,但思想中还是犹豫,不能向前迈进一步,城楼上巡逻队已经巡视三次了,我不能再犹豫了,时间一长会被发现的,而且会被邪恶钻空子,心里默念《洪吟》中:“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瞬间我把横幅“法轮大法好”拉开,身边一位六岁左右小男孩用他那稚气声音说“法”他念的是第一个字,我看着他微微一笑。然后迅速把横幅举过头顶。向前大迈一步,站在观望台前,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离我最近一个保安过来伸手抢走横幅,用手指我说:你、你……并四处张望,眼里充满求援的目光,可是没有一个保安过来帮他。

我平静地看了看他,看了看周围的游人,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静静地看着我,此时我的心态平静祥和,全然不知什么是怕,等他们看清了,我转身就走,边走边发正念,让他们抓不到我,让他们认不出我。就这样我堂堂正正从天安门城楼走了出来。当我经过城楼的入口时听到一位和我年龄相仿的女游客说:“刚才我看到一个女的在城楼上拉开横幅。”我想一定是我拉开横幅一瞬间她在天安门下边看到了,天安门城楼下的游人依然是那样多。

在回家途中,我感觉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大法弟子在天安门证实大法“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他们的呐喊冲破黎明前黑暗,让邪恶心惊胆战,震撼着苍穹,呼唤着春天的到来——法正人间的时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