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单位保卫科的信

【明慧网2001年10月19日】小王:

你好!今天给你提笔写此信是因为我们那不浅的缘。

毕竟我们是较早熟悉的人,一同做了许多事;毕竟生活上你给过我很多关照,包了饺子会想到我,还有毕竟你亲自看到我被警察带走,又到笼子的外面看我……当然,虽然发生了这一切,你还是知道我是一个不坏,亦或不错的人。

而我也会常常替你庆幸离开了警察的职业,不然很难说此时你会不会也是那个举着棒子殴打修炼人的国家执法人员。其实你在公安系统工作了那么久,应该很明白今天这一幕幕执意迫害的背后是怎样一颗可耻的心——明知你好,还要致你于死。

我们大法弟子以大忍大善之心向政府和平申诉了两年之久,从没有任何暴力行为,在江泽民政府剥夺了我们的合法上访权之后——人总要说话,冤总要申诉——于是才出现了天安门一个个以生命来说话的举横幅之人。他们不反对政府,不反对人民,他们恰恰是因真正地要对政府、人民负责,而起来反对这场对善良的无理镇压。他们以最大的慈善之心承受着因讲真话而被强加的一切不公。小王,以你的善良,你应该知道我所承受的这一切是被强加的,这其中我与大法没有任何错。难道我连脑子里装什么和追求什么是好的权力都没有吗?要把真善忍从我脑中洗掉,这不邪恶吗?!

自焚,你用脑子好好想想就会发现它是不符合逻辑且漏洞百出的。在你的生命中,这个媒体曾欺骗了百姓多少次?多少次地混淆视听?再来看看今天,这个媒体仍在为谁服务?是为百姓,为真理、还是为愚民?想想这些,如果能够尽早地明白,我想也就不会发生2月份的那件事——你看着我被邪恶带走;也就不会又给我父母打电话打听我现在的下落。江泽民以层层施压的手段使人们或被动或主动地在参与这场对善良的迫害。其实世人还不知道,这一切都要偿还的。小王,这其中包括你做的一些事。虽然好象表现起来是被迫或无奈,其实都是违背自己良心的行为,那么最终也都将受到良知的谴责。

小王,出于对你生命的负责,我告诉你,电视上讲的都是假的,是为打压的“合情合理”化制造借口,不惜以杀人灭口来达到。如果你能听听国外的电台、归国人员的讲述,你就会知道,法轮大法已在世界上近50个国家洪传,其中只有中国打压,难道其它的政府都是傻子吗?李老师及其弟子以非凡的和平理念获2001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几年之内,大法已获世界上600多个褒奖!……这些才是真正的事实,可你能听到吗?所以国人对大法的了解是不正确的,是政府强加于人民脑中的假相,希望你能清醒。

今年2月回单位,你们“迫于压力”把我送到警察手中,然后关进犯罪人去的地方。在这里我不是想怨恨你们哪一个,我只是想告诉你,其实你们做了一件什么样的事——这种行为是很不道德的,把一个坚持修炼“真善忍”的人送到邪恶的手中。你能想象出来,他们逼迫你改变的手段吗?但这一切我都走过来了,堂堂正正地走出来了,这是法的力量。

当然,这场迫害中,也有承受不住,违心讲话的,正如你所期望我的那样,我母亲所谓的“转化”了,可是一个真正善良的生命,一旦知道了自己的错误,那种自新和觉醒的力量会使她重新归正过来。也正因此邪恶不肯放过她,今年7月20日母亲被从家中带走,现一直关押,并在家乡电视上挨批斗。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你所想听到、看到的,你替它们找我,是不是也希望这一幕再次发生在我身上,才是你做了你应该做的呢?

小王,我不怕被抓,但这不等于我应该被抓。我们是做好人的,把我们这些人送到那黑暗的地方,用洗脑的方式企图让人不知道自己是谁,用刑罚的方式让人高贵的灵魂屈服。小王,你说这是一个国家应有的所为吗?你不痛心吗?你不为此疾呼,却要助其一把以保个人小利,小王,这是你吗?

希望你能对自己负责,分清善恶。清醒吧,保护一个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一位修炼人,罪业滔天。这个宇宙太大,层层皆有生命,冥冥中自有一部法——法轮大法,制约、平衡、开创着一切,芸芸众生不得儿戏!

三思。

惦念众生的修炼者
2001年10月10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19/18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