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传大法 大法救亲人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月二日】我今年四十七岁,离职后在居民委员会工作。我有缘结识了李洪志老师的法轮大法,刚到炼功点三天,就赶上辅导站在白塔寺举办集体学法炼功活动,看老师在济南的讲法传功录像。在听课过程中,我被大法全新的内容和深奥的哲理所吸引,耳目一新。李老师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揭开了人体和宇宙之谜,指出了做人的根本目地是返本归真,告诉我们什么是衡量好坏人的标准。

四十多年来,我在人生的苦海里苦苦挣扎。在常人社会这个大染缸里,为名利苦苦争斗了半生,饱尝了人世间的酸、甜、苦、辣。在家庭中自己委屈求全,尽量做个贤妻良母;在单位里全身心的投入自己热爱的职业。然而得到的是什么呢?是冷嘲热讽、排斥、打击和无名的屈辱。我觉的做人实在太难,对好多事情百思不得其解,今天第一次懂得了做人的道理。短短七天的集体学法炼功活动结束后,我身上的所有疾病奇迹般的消失了,扔掉了几十年来的药罐子,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无病一身轻。我下决心在这一法门中修炼,并要以实修、弘扬大法的实际行动报答恩师。

从此,我积极利用工作之便,向居民们宣传法轮功,介绍法轮功的功理功法。在我的带动下,我们管辖区内的居民,现在已有很多参加了法轮大法修炼。我们每天除了在公园炼功之外,晚上还在居委会集中学法,通读《转法轮》,听老师的讲法录音,力求在法上提高。这样,由于学员们学习了大法,对居住地区精神文明建设和治安状况好转都起到了推动作用,居委会工作受到了街道办事处领导的好评。

一九九五年十月份,我远在北京房山区农村的家中来信,说我的两个侄女要结婚,让我回去参加婚礼。一个侄女婚期定在十月中旬,一个定在月底。我想,我要把法轮大法传给家乡人,这可是个机会!

回到家后,得知最近我大嫂患了严重的心脏病,二尖瓣狭窄,如不及时治疗,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医院建议做心脏手术,要交五万元押金,这下可把我哥哥愁坏了。一个普通工人,靠挣工资养家,维持生活,哪里支付得出这么多钱?我嫂嫂是家庭妇女,没工作,没有任何福利待遇。多年的伤痨咳嗽已在时时折磨着她,偏偏又得了这个要命的病。为此,夫妻俩愁眉紧锁,郁郁寡欢。哥哥情绪低落,看什么都不顺眼,动不动就和孩子们大发雷霆。嫂嫂处于绝望之中,见我哥哥实在无力为她支付住院费,两眼含泪对我哥哥说:“我的病也好不了了,你如果真的对我好,我喜欢吃什么,你给我买点就行了,也算尽了夫妻的情份。”我见她面无血色,腰背微驼,动一动就心跳的不行,连轻微的家务活也不能干了。哥哥见着我,就向我诉苦,说给她看吧,没有这么多钱,而且院方说了,即使是手术也不保证能好;不给她看吧,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这个家也算完了,你说这不是活活的要我的命吗?

当时我想,北京有好多学员中也有得心脏病的,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全好了。我于是劝他们不用发愁,让嫂嫂试试学炼法轮大法。我向他们简单介绍了法轮功的功理功法,我哥哥听后不大相信。这也难怪,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绝对的唯物主义者,一听说是佛家修炼功法,就认为是唯心的东西。他说他的知识面很宽,哲学理论、名人著作他都学过,没有充分的理论依据,他不会轻易相信的。我说:“你提出的所有问题,我们老师都能解答,我建议你从头至尾一字不漏的看《法轮功》这本书。”我还说:“我是你亲妹妹,不会骗你。如果能按照大法要求的去做,肯定会改变你们的命运!”哥哥答应我说:“这本书我会抽时间看的。”

我嫂嫂听完我的话,抱着一线求生的希望,让我教她炼功。四套动功教完后,又教她炼静功打坐。她不会盘腿,由于心跳的厉害,坐时间长一点就坐不住。没办法,我蹲在她身后,用膝盖顶着她的后背,一招一势,手把手的教她打手印。这样,我在家住了三天,直到把她教会才回来。记的临别时我告诉她:“要多看书,把有病的心放下,把自己当个真正修炼的人,按照李洪志老师的大法去做,一定会改变你的命运。”

一九九五年十月二十三日是我的第二个侄女结婚,我又回到了家中。这次回家见到我嫂嫂,时间仅仅相隔十几天,她却象变了另外一个人,脸色红润,精神也非常好,微驼的腰背也挺直了;不但心脏病好了,就连多年久治不愈的其它病根也消失了。她从新恢复了劳动能力。这次她女儿结婚,里里外外都是她操持的。

哥哥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嫂嫂的巨大变化,证实了法轮大法的无比威力,由不得他不相信。虽然老师的书他还没看完,但他的世界观已经发生了大变化。他逢人便讲法轮大法的奇特功效,帮助我在村里宣传老师的大法。他还表示,要把节省下的医药费,在村里建一个学法炼功辅导站。我们全家人耳闻目睹了我嫂嫂的巨大变化,纷纷开始了法轮大法修炼。

回到北京后,过了不久,一天晚上我接到弟弟从家里打来的电话,说我年迈的母亲病倒了,血压高,生活不能自理,这样我又回到家乡。一進门看到不少乡亲守候在我母亲身边。母亲脸色灰暗,面部表情呆痴,见我回来也不言语,只是呆呆的看着我。由于血压太高,她两腿无力,特别是右半身呈现出明显的半身不遂状态,坐在炕上低垂着头,昏昏欲睡,看来情况严重。屋里的乡亲纷纷对我说:快和你哥哥们商量商量,是不是把老太太送到医院去。你们这么多做儿女的别眼睁睁的看着老太太不管啊!我当时也真有点没主意了。我们修炼人如果出现消业状态是不用上医院的,可妈妈虽然也炼法轮功,但只是跟着炼炼动作。她没文化,不识字,无法看书,对法轮大法缺乏基本了解,这和常人又有什么区别呢?送医院吧,离县城三十多里路,本来血压就高,怕老人经不起折腾。闹得我们兄弟姐妹真是一筹莫展。哥哥让我拿主意,说一切听我的。

在这个紧急无奈的情况下,我想起了家中有李老师的讲法传功录像带,赶紧往北京的家中挂电话,让侄女开车把录像带火速送回老家来。又叫哥哥们准备录放机。第二天我的两个哥哥早早去了县城,两个人凑钱买了一部录放机。下午一点多钟,我侄女把录像带送来了。我决定就在我大哥家中放录像,叫嫂嫂通知和她一起炼功的学员前来听课。村里的乡亲们听说要放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录像,纷纷奔走相告,三三两两的前来观看。我母亲被我搀扶着前来听课,由于两腿无力,整个右腿不能迈步,上台阶上不去,是我用手搬着母亲的右腿一步一步挪進屋的。大家坐好后,打开电视机,李老师亲切的面容出现在荧光屏上,人们都聚精会神的、静静的聆听李老师讲课,整个房间洋溢着慈悲祥和的气氛。

时间刚刚持续半个小时左右,突然我母亲叫我,并说:“我的后背不沉了,腰直起来了。”这是我回家两天来妈妈第一次主动和我说话,很显然是她听了老师的讲法,来了精神了。随即她又说,她右半身的胳膊和腿好象有东西从上到下的在拱,又象小耗子爬。我说,那是老师打出的法轮在给您调理身体。这时有一个乡亲嫂嫂对我说:“你看老太太的脸色转过来了。”我也发觉到,从一开始看录像,母亲的情况一会儿比一会儿好。

当两小时五十分钟的第一盘带子放完后,奇迹出现了:我母亲双手一扶沙发扶手,一下子自己站了起来。紧接着一步一步在屋子中间走了起来,右半身不遂的症状顿时消失了。满屋子的人都惊呆了,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我非常激动,大慈大悲的李洪志老师又一次救了我的亲人。哥哥高兴的站在屋子中央,大声对乡亲们说:“这功法太好了,我完全接受了。”好多乡亲围在我的周围,纷纷要求买书,买磁带,一下子又有十多个人要参加法轮大法修炼。

回北京后,我把情况告诉了辅导员,我们立即行动,把学习资料和十多套书,及时送到了家乡新学员们手中,并和他们一起学法炼功,帮助他们纠正动作。最近家里来电话,说现在已发展到五十多人了,至新年有可能发展上百人。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心里感到由衷的欣慰。我要继续努力,在广传大法中修炼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