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邪恶 唤醒世人


【明慧网2001年10月20日】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我为什么继续修炼法轮功,由于我学习了法轮大法使自己的道德回升,从而使我热爱祖国热爱所有的人,懂得了做人的根本,那就是以“真、善、忍”为准则,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在与他人发生矛盾时要向内找,看看自己哪没做好,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诚恳地善待自己身边所有的人。

我的母亲没有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患糖尿病,肩周炎,生不如死,到处看病,一年要花很多钱,也不见好转,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我和母亲摆脱了很多疾病,提高了思想境界,不为名,不为利,使我们身体达到了无病状态,没有花国家一分钱,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修炼了法轮大法,这是一件多么好的事啊!

然而那些丧尽天良被魔控制的生命利用手中的权利,竟然丧心病狂地对我们伟大的师父进行污蔑,无数真诚、善良的大法修炼者被肆意剥夺人身权利,有的被逼流离失所,有的遭受骇人听闻的各种酷刑折磨,承受着精神和肉体上的巨大痛苦,甚至有很多大法修炼者因为不肯放弃对佛法真理的信仰而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师父在经文中讲,“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我悟到应该走出来向世人讲清真相。我于2000年12月30日进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我打开了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我大声喊着“法轮大法好”、“还我恩师清白”,这时后面一群便衣上来,其中一个将我双手向后拧,一手拽着后衣领将我连推带搡推到了车上,这时我看到我们好多同修都被押到了车上,她们在喊着“法轮大法好”,车上的警察就开始大打出手了,有的打脸,有的拿警棍乱打,有一恶警冲我手上连打三棍,当时我的手就肿了,在我太阳穴狠打一拳。他们在打人的时候全部拉上窗帘,这就是所谓的人民警察,光天化日之下,在国家的首都,天安门广场干下了见不得人的勾当,露出他们邪恶的面孔,他们把我拉到前门派出所,我看到很多大法弟子被关到了铁笼子里,我们大法弟子修的是正法,是殊胜而伟大的,凭什么关我们?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真、善、忍”,都是好人啊,国家是怎么了?哪根筋不对了?想不通。

我被分到了密云,真是乌云密布,在这里都编了号,从密云又到了刑警大队,在那里我受尽了屈辱,心灵受到伤害。有一位朱某某问我姓名,我说我没有犯罪,你们非法抓人,知法犯法,我不说。“啪、啪”就是几个嘴巴子,我还是不说,这时又过来一个恶警拿着橘子皮往我眼睛里挤,嘴里说着下流话,朱某某又让蹲下,我不蹲,穿的警靴冲我就是几脚,我被踹倒在地上,又一个拿着胶棒打我的手,用脚踢我的手,朱某把我从地上拽起来,说着“你比江姐还江姐,打死你”,一手拽着我的头发,一手打我嘴巴子,左右开弓,我不知被打了多长时间,嘴都被打破了,累得他直在那里喘气,又过来两个把我打倒在地用胶棒在身上乱打一通,其中一人说“打她的大腿内侧,看她怕不怕疼”。这时我心里只有一念,“打死也不说”,我就背师父的洪吟,《无存》,“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我感到大法的力量。他们又让我脱掉鞋子、袜子,用嘴叼鞋子,不叼就打。有一恶警说打得累死了,出了一身汗,我看到他们真是太可怜了,替江泽民卖命,助纣为虐,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们歇了会,又把窗帘拉上。他们做的要是光明正大的事,难道还怕别人看吗?可想而知邪恶到了极点只有邪恶才怕见到阳光,他们继续打,一恶警说看着你们打,我手就痒痒,我也打,他就象野兽一样扑了过来,用脚猛踹我的肋骨,用胶棒打我肋骨,我当时就昏了过去。他们吓坏了,上去摸我的脉,已经没有脉跳,在地上一直抽筋,赶紧用水往我嘴里灌,根本灌不进去,我已经没有了知觉,但是我脑子非常清醒,这是大法力量,是师父一直看护着我,替我承受着,我流出了眼泪。他们说赶快送医院,后来他们怕出人命,把责任往外推,把我送到了密云拘留所,在里面关了很多不说姓名的大法弟子,她们有的头都被打得变了形,身上的伤更不用说了,我们在一起相互交流,互相鼓励。

到了半夜,他们把我们秘密送到辽宁省锦州市,看守所当天就下起了鹅毛大雪,天为大法弟子鸣冤。这时我已经遍体鳞伤,他们验我的伤时都不敢看,在那里我又度过了一个个黑暗的日子,几乎每天都要被非法提审。我们绝食抗议,要求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恩师清白,他们知法犯法,非法抓人,我们要求无条件释放。我绝食到第11天时恶警说再不吃就给你灌,我说你要灌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表示我的钢铁意志。第12天他们强行给我打点滴,我想我是神,你们根本扎不进去。我的双手、双脚、胳膊全是针眼,第13天,我全身、脸都肿了起来,眼睛看不清路,站也站不起来,这样过了许多天,有的大法弟子悟的不同,我们开始进食了。我们怀着一颗慈悲心向他们弘法,讲清真相,有的警察确实醒悟。犯人说看电视里诬陷大法,经过和你们接触根本不象电视里说的那样,你们处处考虑别人,与人为善,我们明白了许多,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说这都是师父教我们做的。

大年除夕快到了,他们又来提审,我想考验又来了,我记得师父在讲法中说到,“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我的心不动,邪恶是不敢靠近我的,结果还是徒劳往返,除夕那天我们面对着师父泪流满面,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苦度众生,一再给世人机会,而江泽民集团别有用心的污蔑师父,诬陷大法,天理不容啊!又过了几天,他们又把马三家的叛徒们拉来给我们“上课”,我们齐发正念,窒息邪恶,经文《排除干扰》中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这样他们说不下去了,就走了。我感到大法威力,正一切不正的。恶警们气急败坏,说,把你们送到马三家,考验又来了,我背诵《洪吟》“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到了三月初,他们一看不行,给带上了背铐,晚上不让睡觉,让犯人轮流看着,谁要是不直,就用电棍电。恶警们说明天开始把你们吊到铁门上,用电棍电你们的脚心。这不是文革浩劫在今天的重演吗?真是警匪一家。好多同修的手肿得无法看,恶警看到我的手肿的不是太厉害,就说拿她做个试验,明天好好治她。恶警们找了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铐子给我铐上。手被他们扎破了,铁铐子深深卡在了肉里,没过几秒钟手就没有了知觉,我想师父为我不知承受了多少,我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考验一次次过去,我在这里度过了黎明前漫长的黑暗,我们走出了那个魔窟。

我们有什么错呢?是江泽民集团为了自己的私欲诬陷法轮大法,伤害无辜,颠倒黑白,无恶不作。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洪吟》“善恶已明”,“众生魔变灾无穷,大法救度乱世中;正邪不分谤天法,十恶之徒等秋风。”佛法是伟大、神圣的,宇宙大法具有无量的威德,绝不允许邪魔肆意破坏下去,一切邪恶终将被彻底清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奉劝那些还在作恶的警察,不要再替江泽民卖命,支持大法,善待大法弟子才能使自己的生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世人,清醒吧!宇宙大法给了人类最低一层生命从未有过的机会,不要错过这次机缘,每个人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珍惜宇宙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宇宙大法就在你们面前,珍惜吧!

以上是自己亲身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