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威力,恩师的慈悲


【明慧网2001年10月20日】我修炼快四年了,很想把自己的正法经历写出来,只是我文化有限,生于偏僻的山村,读书不到五年就退学了,写字很费劲,白字很多。我修炼的经历太多了,要写真是写不完,我想写总是表达不出来,很多字写不出来,还要查字典,望同修看到后替我改正。

随着师父的正法进程,我紧跟师父,越来越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和师尊的慈悲。在这快四年的修炼当中,我得到的无法言表,几生几世都无以回报恩师的洪大慈悲。每当想到师恩,我就光想哭,我知道师父不图弟子们的报答,只想弟子们能否跟师父返回家去,能否更加精进地努力走好每一步。我真想跟师父走,只是我修得不精进,太差劲,总有去不完的常人心,去完一个又有一个,总达不到无漏。特别是“怕心”总是去不净,这次去了,那次又有了,根除不了。回头想我的修炼路程,所过的关总是不符合法的要求,不如意,连自己都觉得不够格,还不配大法弟子的称号,可我一心想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称号在我眼里是多么的伟大。

在修炼中我遇到过很多关,时时刻刻师父都在看护着我、保护着我,在睡梦中师父一直点悟着我,我也曾看到过很多东西,比如:天体、银河系、九大行星围绕太阳转、通道、旋涡;见过四次法轮图形,一次比一次明显真切,颜色一次比一次鲜艳;自己飞呀飞呀,太美妙了;还见过师父,太多了……想到师父的保护和慈悲,我就想落泪。还有我丈夫和孩子得到的好处都无法言表。

在7.20后的邪恶旧势力迫害中,我共6次被江泽民流氓集团非法关押,现在我被逼流离在外。在邪恶迫害中,我更加坚信法轮大法,更加坚定,要坚决和邪恶旧势力斗到底,兑现我的誓约,紧跟师父正法进程。

我第六次出狱时,也是河北省赞皇县大法弟子丁刚子被邪恶迫害致死的时候。我和他是同一批被江氏邪恶集团残酷折磨的大法弟子。丁刚子的死给了我极大鼓舞和启发,是他替我们趟开了归回的路,是他冲开了这条血路(注:大法弟子丁刚子被迫害致死后,赞皇县恶警又惊又怕,看守所的同修纷纷被放)。还有更多为护法而失去生命的大法弟子,我们决不能让他们白死,我们会战胜邪魔的,一定会战胜邪魔的,因为人是斗不过神的。

我被释放后,回到家就把同修们召集到我家,加紧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加强正念除恶,和同修们相互勉励,共同切磋,促使在家里走不出来的学员从人中走出来,揭露邪恶、向世人讲真相、救度世人。今天迫害死丁刚子,可能明天邪恶就迫害到我们。我把自己的经历说给他们听,学员们都很受启发,并从法理上找自己的不足。经过一段时间,我看到学员们突飞猛进,把自己真正溶入了正法中,去挽救被蒙蔽的世人。众生都在等着我们去救度,监狱里的同修还在受着残酷折磨,我们不能坐视不管,我们不能无动于衷:“大法弟子现在是在为大法负责、为众生负责,为自己负责。”被邪恶黑势力迫害死的大法弟子人数不断上升,我们不能再允许邪恶这样下去。我们和同修们,和大法是一体的。

经过交流,学员们都认识到了这一点,纷纷走出来,积极向世人讲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世人,加强正念除恶,步入正法洪流。师父说:“为大法做什么就是在给自己做什么一样。”(《严肃的教诲》)讲真相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必须做的。在两个月内,赞皇县的庄庄村村、马路边、大街小巷,到处张贴满了鲜艳夺目的大法标语、真相传单,使家家户户看到了大法传单。大法威力震撼了所有的生命,赢得了世人的赞不绝口。有人说:“瞧人家法轮功的精神真感人,法轮功一定会胜的!”也吓怕了江氏集团的爪牙恶棍,他们见到处张贴的大法传单,胆战心惊,更加疯狂的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听到有人举报就派人去抓。

我被释放回来后,村里不明真相的人不断举报法轮功又贴了传单了,邪恶爪牙们决不罢休,派遣特务便衣到村里监视,跟踪、蹲坑、监听安电话的大法弟子。

2001年7月的一天,江氏邪恶爪牙又一次向我们伸出魔爪,城关镇的大法弟子周风梅、申多大姐,及一名男大法弟子因散发真相传单被捕,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赞皇县看守所。这之前还有一名法轮功男学员也是赞皇的,得法才三个月,去北京依法上访,被押回后也关进看守所,绝食四天,被恶警拉到县医院强行灌食,现还在非法关押之中。赞皇县公安局接到了江贼的指令,再一次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办“洗脑班”,当时听说他们在开紧急会议。我们就和城关镇、其他村的同修共同商议固定时间发正念:每天中午1:55分开始,同时发正念铲除赞皇县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默念师父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粉碎“洗脑班”的阴谋,把功能打入看守所,铲除那里的邪恶,帮同修用正念堂堂正正走出来。果然,后来局里有人透露说:“公安局开会吵崩了,有善心的人提议不愿再硬抓大法弟子。”并告诉一个学员说:“我们不想抓,可也没办法,干这样的倒霉工作,受上级压迫,无可奈何,我们应付应付,你们该跑就跑得了。找不见你们,我们也好交差。”我想这是大法的威力起到的作用,使得有善心的人已开始同情并力所能及地支持法轮功。

2001年7月8日,我到十二里路的某村给同修送材料。乡派出所接到县指示,并下了传票,让我到县里接受“洗脑”。回来听丈夫说后,我悟到:我应该走出去了,不该再消极等待让邪恶带走,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要走出去揭露邪恶,救度世上被江氏黑势力蒙蔽的世人,他们还在等着我们。有了这个想法后,我把想法告诉了他,又给他讲了万家劳教所对女大法弟子的流氓残害,我丈夫听了,气愤填胸,说江贼该五雷轰顶、千刀万剐,他说:“你们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走吧,家里的一切都靠给我!”听了这话我很感动——这又是大法的威力,救度了我的丈夫和两个孩子,他们都支持我和大法。

第二天早晨,机缘来了,同村的一个同修冬梅大姐(化名),也是和我一起被释放回来不久,她也接到了县里的通知,来找我商议走出去。我一听,正好,我们悟到一起了,是师父给我们促成了这个万载难逢的机缘。于是我们就准备东西走,坚决不能配合邪恶势力的安排。2001年7月11日我们俩毅然离家出走。

果然,当天我们刚走,乡、县公安就去抓捕我,我悟到这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着我,邪恶两次到我家,两次扑空。后来我们来到十几里外的人家落了脚,那里有我们的同修,我俩和他们共同切磋提高,做那里的大法工作,讲真相、贴传单,救了好多人。

有一天,我丈夫也来到这里,他说:“那天你走后,乡里威胁我三日内必须找到你,否则就开除我党籍。”我问他:“你怎么应付的?”我丈夫说:“我才不怕哩,我和他们交待了一番,我说,你们三番五次抓捕法轮功,镇压好人,不分善恶好坏,你们再抓,我就跟你们拼了。你们随便怎么处置,党员不要就不要,有什么用?!”乡里见他态度坚决,便灰溜溜地走了,临走时还说“你等着。”我听后说:“你做得对,就这样不配合他们,不让他们得逞,他们能把你怎么地,大不了把党员撸了。”我想这不正是大法的威力呀,他能这么坚定地支持大法了。

后来我和大法弟子们走过一村又一村,做了一庄又一庄,把每个村的电线杆上、墙上、大街小巷,都张贴满了大法标语,家家户户看到了真相传单。我们走到哪里,大法的威力就震撼到哪里。我们从河北赞皇县做到A县,又转到B县,后来转回赞皇和B县的地界处,在一同修家落了脚。到那里和她共同去散发真相材料。

一日我们来到B县的一个村子里,听说那里从前有人学过法轮功,7.20后都不学了。我们找到一位女学员,她留我们在她家住宿吃饭。我们就借这个机会晚上给她和她丈夫讲了当前形势,讲了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讲了我们修炼前后的身心变化,和一些同修的神奇经历,目前人类的危险,使他们两口子大为震动。她丈夫没有学过法轮功,听了我们的讲述后,十分惊讶,说:“你们太了不起了!太伟大了!我不知道法轮功这么好。”大法的威力又救度了两个生命。临走时我们留了几份真相资料,把发正念、铲除邪恶的正法口诀都给她写下来,使这位女学员重新走入正法中来。

又一日,在另一村,我们向世人讲真相时,从窑洞里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人来到我们跟前,我向他递了一份真相资料,他看后说:“你们法轮功都是好人,江泽民就是害怕你们,硬害你们哩。”以后又说:“你们有书没有?能不能让我看看,听说法轮功特别好。”我们听后记下了他的地址和姓名,有机会给他送去。就这样,我们走到哪里,哪里都会有人得度,因为“未来人还要得法,世上几十亿人等着这场邪恶被法正人间时除尽后得法。”(《建议》)

在离家的这段时间,我悟到了更深更高的法理,也去掉了很多执著与怕心,救度了很多生命,震动了邪恶势力。揭露邪恶是我们必须做也应该做的,在这期间消去我们最后的业力,建立自己的威德,跟师父返本归真。在这期间我也找到了自己的许多不足。

我希望在家里还不能走出来的同修能从人中走出来,我们是为大法负责,为众生负责,为自己负责的正法弟子,时间紧迫呀,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说:“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弟子们,精进吧!最伟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们证实大法的进程中产生。”

目前尚未除尽的邪恶已经感到它们末日的到来,还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跟随江泽民黑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便衣特务到处蹲坑。同修们:不要放松啊,不要给邪恶钻空子,不能给它们一点喘息之机,不管江氏流氓集团怎样疯狂、凶狠,也只不过是秋后的蚂蚱而已。我们不能被邪恶吓怕,人是斗不过神的。邪不压正,它们的灭亡很快就会到来。我们要加强正念,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发出最纯净的正念:“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学法修心,去掉最后的执著,不断同化宇宙特性,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