兑现我们神的誓约


【明慧网2001年10月20日】坐在电脑桌前,面对着萤幕,心里有很多话想与同修分享,但却经常不知从何说起,所谓的不知道从何说起,当然有很多原因,但纵深一想,这许多障碍着自己迟迟无法下笔的因素,往往有许多是来自于常人后天的观念;在多次与同修交流或分享他人修炼与正法的体会时,很多人都提到自己是如何从其他同修的心得与文章中找到自己的差距与不足,并且提及大法网站鼓励大家通过投稿到大法网站这一形式来证实大法。身为大法的学员,我时常在想,我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称号吗?有时想到伟大慈悲的师父为我们承受了这么多,而自己为大法做的却这么少时,就感到非常的心虚,总觉得有许多事情没实践,于是在那样的时刻里,我总会想起师父精进要旨《再论迷信》的一段话,师父说:「人类啊!清醒过来吧!历史上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大法衡量着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

我大学念的是传播,毕业后也曾经在电台工作过,对我来说,用文字来表达思想与情感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由于信心不足、惰性太强等诸多缘故,几乎没有什么投稿的经验,然而,对于现在学了大法的我来说,我知道,如果在大法遭受如此迫害、时间更显珍贵的情势下,如果我还不能用文字证实法,不能积极地投稿到大法网站的话,我就是在藐视与践踏自己与师父在久远历史前所签下的誓约。

从小到大,我们在学校学习的过程中写了许多篇作文,在常人的想法里,写作有章法与指导原则可循,并且要合乎起承转合、字数多寡、文体等不同写作要求,因此,当前面那种后天所形成的观念一直障碍着我们时,就会对我们正法产生严重的干扰,例如:假使我们心中所想的东西只用一、两段话就能说清楚,但却顾虑到自己想说的话不成一篇完整文章时,我们就可能产生放弃写作的念头,忽视了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的任务,还有,只要一提到写作或投稿,有人就会想那是作家或是文笔流畅的人才做得到的事情,与自己没啥关系,试想:那些认为自己「文笔不好」或是说「我不行」的人,不也有修炼人要去的一种怕心存在吗?有时,我觉得自己修的很不好,即使悟到了什么,也不好意思或者觉得没有必要写出来,我知道那迟迟没有动笔的原因之一其实是因为自己还有一颗爱面子的心,尽管我知道大家都在不同的层次,也明白每个人要过的关不同,但我还是有些顾虑,心想别人会透过我的文章发现我的不足,或是觉得我写的东西对大家没有帮助,无法让大家整体提高。这几天,有位同修将她写过的三篇心得体会送给我参考,而她在正法进程上的精进与分享投稿经验的大方和自然也给我不少帮助,让我在这一方面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其实我知道身为大法弟子,只要是在法上认识法,只要把自己的体悟用自己的话说出来,就不可能写偏,所以我意识到如果我一直被这些后天的思想带动,那我就会一直处在被邪魔钻空子的悲哀处境中,并且会被自己那充满了怕心、顾虑心、缺乏信心与惰性的常人心阻挡着,造成干扰正法与延缓自我提升的严重后果。

师父在新经文「随意所用」中告诉我们,「宇宙的法怎么能被人类的文化所规范呢?只要能讲清法理,我就打开人的文化,破开那些规范与束缚,随意所用,为表达清楚大法,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同样的,身为大法弟子,当我们用神的那一面写出正念正见时,又怎么能受制于现代人所设定的写作要求或是认为自己写不出东西来呢?

师父说在《转法轮》第12页中说:「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开功开悟之后,不是一下就达到如来这个层次了。他在整个49年的传法当中,也是在不断地提高着自己。他每提高一个层次的时候,回头一看自己刚刚讲过的法都不对了。再提高之后,他发现讲过的法又不对了。等他再提高,他发现刚刚讲过的法又不对了。整个49年,他都是这样不断地升华着,每提高一个层次之后,发现他以前讲过的法在认识上都是很低的。他还发现每一个层次的法都是法在每一层次中的体现,每一层次都有法,但都不是宇宙中的绝对真理。而高一层次的法比低一层次的法更接近宇宙特性,所以,他就讲了:法无定法。」尽管释迦牟尼在修行中经历了无数次的提高,认识到「法无定法」的理,但是他从未停止讲法给弟子们听,由此我悟到对于要给未来开创历史的修炼人来说,我们留下的文字不也就是我们在每一层次所证悟到的法理吗?而这每一次的书写不但是为自己的修炼留下历史,也同时达到了正法以及与同修们相互促进、整体提高的作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