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0月20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10月20日】

有善念的派出所副所长说:“太邪恶了”

春节前去山东亲戚家串门,有一位本家亲戚是派出所副所长,他曾经说过这么一件事。有一天所长让他带人去抓大法弟子并把抓到的大法弟子送到精神病院,他很不情愿。他亲眼看到被抓进去的大法弟子被打了迷魂药。当有大法弟子清醒过来时,恶警就问“还炼不炼了?”当大法弟子回答:“炼!”时,就又被强制打一针迷魂药。看到这些他回家后非常气愤地说:“这简直太残忍了!太没有人性了!XX太邪恶了!”后来他亲口跟我说:“我要辞职,我再也不为XX党卖命了。”


“9.28”石家庄邪恶势力被灭尽前的嚣张

2001年9月28日晚,在石家庄工农路300号开达小区内的一户住房内,有5位大法弟子被抓:赵立山(河北省文联作家)、小董(化名)、小林(化名)、小魏(化名)、小吴(化名)。后大法弟子于静霞的家属张岭江开车前去办事,被连人带车非法扣押在石家庄桥西区东里派出所,2日后放出时汽车不予返还;接着一弟子小王(化名)去看望时也被蹲坑的恶警抓进东里派出所。据悉,那天邪恶如临大敌,出动三四十名暴徒将大法弟子的住所包围,敲开家门后,冲进屋中强行抓走了在场的所有人。被抢走的物品有:4部电脑、2台打印机、2套光盘刻录机、1台扫描仪、2辆摩托车及那位家属的汽车,其它不详。

后得知,大法弟子赵立山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新华区公安分局,几天后其儿子赵亮也被不明理由地关押4天;大法弟子于静霞和其家属张岭江下落不明,11岁的孩子张璐就读于石岗一校六年级,不见了爸爸妈妈,还被叫去查问父母下落;东里派出所所长赵志斌、指导员刘建国还对房主(未修炼)进行敲诈,他们把房主扣押作为人质,然后向其家人勒索钱,房主说:“‘法轮功’脸上没写字,我什么也不知道。”恶警说:“没见市长臧盛业都来了吗?30多个防暴警察端着冲锋枪。很大的事,不拿钱别想回家!”最后无辜房主被敲诈一万元;另一位大法弟子的朋友,只因介绍租房被抓,东里派出所扬言不交两万元不放人。

据悉,赵立山等6位弟子在非法审讯中什么都不讲,后小王被非法关进河北省晋州市看守所;其余5位弟子绝食抗议非法迫害。

望看到此消息的石家庄大法弟子整点齐发正念,彻底铲除破坏大法的邪恶势力,将功能打入魔窟,鼓励并帮助难中功友用正念走出来。同时提醒同修们注意:我们所做的不是工作而是正法修炼,不能以工作顺利与否来检验是否符合大法;出现矛盾不忘修正自身、正念除恶,正一切不正的、铲除所有破坏大法的旧势力,维护大法。

参与者电话(石家庄区号:0311):
1.石家庄市长公开电话:6031032;
2.石家庄桥西区东里派出所7026911—3526所长赵志斌办公:3835343BP机:96777—2044;指导员刘建国BP机:96777─2178;肖东宏办公:3825474BP机:96777—2220;副所长张建清BP机:96777─2091;
3.石家庄新华区公安分局局长办公室:7031210法制科:7870830;
4.石家庄石岗二校:7752455。


海南海口市第二看守所一拒报姓名地址的女大法弟子绝食100多天

2001年5月4日,海口市海甸岛华能小区1栋404号房内的9名大法弟子被海口公安局非法拘捕,非法没收3部笔记本电脑、3台激光打印机及真象材料,功友个人钱款万余元。其中有4名大陆功友刚到海口、3名当地功友。此事据说是因当地三名功友中一孕妇被监探跟踪所致。一对上海夫妇经非法审讯后已于5月中旬被押回上海;另外2名大陆女功友被非法关押在海口第二看守所。据说一直为拒绝配合邪恶(非法审讯、关押)而绝食。8月初,被称为刘冬梅的女功友被查出真实姓名住址而押回山东。另一位不知姓名的女功友(看守人员称其为李慧(音))坚决不配合邪恶,绝食至今,用生命证实大法。该弟子每天3:00~4:00忍受灌食的痛苦,从5月5日至今已绝食100多天,情况危急。最近她提出只要给一本《转法轮》看,她就停止绝食。但未得到答复。

当大法弟子被抓进拘留所时,邪恶狱卒还无耻地说什么这里并不象外面讲的那么黑暗,事实却是:大法弟子被抓进拘留所当晚直到第二天晚上10:00,连续24小时遭到暴徒的轮班非法审讯,不准吃饭。无罪的大法弟子拒绝笔录就遭到毒打,把人往墙上摔,不准坐。一大法弟子被抓进来后,遭到非法的暴力审讯。暴徒们从该弟子家中翻出了大量资料,想尽办法逼其说出资料来源,大法弟子死也不会说的,他们恼羞成怒,诬蔑该弟子是顽固分子,一点都不配合。第二天早晨来了几个大个子(说是上面下来的),对着大法弟子破口大骂,就跟泼妇骂街一样,大肆污辱大法师尊和弟子。后该弟子严正警告并投诉了他们,他们便改变策略,采取伪善的欺骗手段,诱供说谁谁已供出了你、很快你就能出去了,或叫你单位领导和亲人来做你的工作,用情来逼你妥协;还威胁说,实在无法,就只能关押判刑了。真修的大法弟子生死不惧,是不怕劳教的,这一切只不过是哄小孩的玩艺儿。大法弟子金刚不动的意志震慑了邪恶,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邪恶胆寒,使其罪恶阴谋最终破产。

提醒所有能走出来的大法弟子,只要放下生死其它的都没什么可怕的了。千万不要上邪恶的当,走好每一步,直至圆满。

海南海口市公安局电话:0898—68533166;
海口市第二看守所电话:0898—68667296。


大法小弟子的正念

14岁的小弟子旭东牢记师父的教诲:“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旭东的父母都是大法弟子,他家常常来大法弟子切磋,或分发、传送大法材料。旭东放学在家赶上时,主动为同修站岗,发正念让邪恶不许进他家。他还在家里的每个门框上都贴上正法条幅,在木制的大门里边用红砖头划上法轮图形,心里说:“欢迎大法弟子来我家,不许一个邪恶进我家。” 他家没有受到干扰。

一天,英语老师教单词“死党”,随口造句说“我们不要做XXX的死党。”旭东立即发正念,“不许你污蔑我师父!铲除另外空间控制英语老师的邪恶。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不一会儿,英语老师眨巴眨巴眼睛,后悔地说:“不能说当XXX的死党,谁对谁错还不一定呢,将来说不定还得给法轮功平反呢。”同学们都笑了。一个同学立即走到讲台前,递给X老师一张大法真象传单,说是他在走廊里捡的。


甘肃某市大街小巷挂满了大法横幅与条幅

甘肃某市于15日大家看到大街小巷挂满了横幅与条幅,上写有“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真相材料不干胶几乎覆盖了整个地区,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甘肃省委党校教师方曙光夫妇被绑架

10月16日下午有七、八个恶警在省党校校园里迎面见到党校教师方曙光(大法弟子),他们就尾随来到方家,七点多方老师的妻子孟云下班回到家中,看到有人,没顾上做饭,这些恶警就开始问讯并抄家后将大法弟子方、孟二人非法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锦州弟子正念闯关

锦州市一同修“十一”前第二次被邪恶带至派出所,他正义凛然,毫不畏惧。恶警问他:“还炼吗?”他高声回答:“炼!这么好的功法能不炼吗?做好人有啥错?凭什么抓我?”恶警们说:“你小子不像上回那样老实了,你牛了!”他回答:“我是正的,比你高尚,凭啥怕你?”这时,一恶警出去汇报,大概是说这位大法弟子不服,一会儿又进来另一恶警,气势汹汹地来到这位同修面前,叫道:“还认识我吗?”该同修瞥了他一眼说:“认识!上次你打过我,警察打人执法犯法!”这恶警倒吸了一口冷气,再看看这位弟子坚不可摧的神情,顿时威风扫地,忙赔着笑说:“好!好!一会儿咱们谈谈。”转身便溜了出去。其余几个恶警也像泄了气的皮球,没了底气,他们想从这位同修口中套出另一流离失所同修的下落,他坚决不配合邪恶,还向他们洪法,讲清真相。最后这几个恶警一个个地都躲了出去,屋里只剩下这位同修自己。过了一个多小时,市“610”办公室的头头来了,到屋里转了一圈,瞅瞅这位同修,什么也没问就走了。又过了一个小时,一警察进来对他说:“没事了,你回家吧!”就这样这位同修正念闯关,堂堂正正地回到了家里。


万家劳教所的“榨财之道”

1、2000年8月份之前被送到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家属接见日家属替法轮功学员必须交120元人身保险钱,否则不许接见,而收据为不具法律效力的简单收据。

2、2001年初每个被劳教人员(包括刑事犯)必须交5元钱订报纸。

3、2000年1月~2001年3月份每月由刑事犯班长代签工资单,(100元~120元/每人不等,因为法轮功学员讲真话,没发工资,拒绝签字)后来还要骗我们签字。

4、刚到劳教所交35~120元不等。

5,劳教解除每人交300元解除费,刑事犯必须交,后来由于大法弟子共同抵制现只由刑事犯交。

6,强制大法弟子入院治疗,被迫打针、灌食等都收取不同高额住院费及处理费,七百六十元~二万多元不等(我曾见周某被勒索850元、吴某被勒索1100元、潘某被勒索760元)。

7,每个家庭条件稍好的刑事犯都侍候队长、管教,每个月允许接见多次,家里人送钱,物,接见靠被侍候管教负责,2001年3月前是明着的,整个大队都知道,就连出操大队长都多次点过许多特殊人物名字,她们被刑事犯称为“二管教”(侍候队长、管教的)可以不出操,热水随便用,不参加生产劳动,每月多减期,可以管其它刑事犯;每次开会前卫、夜卫、都喊管教身边的,或者叫耳目。

8,道外区投的刑事犯袁某侍候杨燕管教每月必送其母500元及其它衣物、食品、日用品。分队后(七大队2001年1月20日分出十二队);侍候林顺英副队长每月200元。其母接见时亲口告诉我家里人,她们省吃俭用为的是让自己孩子在里面少遭罪。


与单位领导谈法轮功

某日单位“610”办公室负责人及干部处,组织部两位年轻人与我谈话,经过一番朋友般的真诚交流后,组织部的那位坦诚的向我说出了他的心里话:“其实,当初《转法轮》这本书我看了,一点毛病没有,真挺好的,如果不是把法轮功打成X教,我们也学了。”另一位也说:“跟你谈话真敞亮,我们也提高提高,XX党完了。我们也知道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看到你们在监狱里遭的罪,我们挺同情你们的。”


都学法轮功,贪污腐败就没有了

甲:你老丈母娘从公安局跑出来后,一直没抓到,有她的消息吗?
乙:没有消息。
甲:我五一看到了她,在我们村发传单。哎,我可不管这些事呀,要是大家都学法轮功,贪污腐败就没有了,社会风气就好了。


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一位不识字的老大妈,通过修炼法轮功后,她的腿以前不能走路,现在能走很长的路也不痛,她一天书没念,可现在能通读《转法轮》。7.20取缔后,老大妈不能到炼功点学法炼功,就自己在家学法炼功。儿女们见妈妈修炼后身体健康了。一天邻居对她儿子说:“你看你妈家里成天都有学法轮功的人去。”她儿子正言道:“学法轮功的人去我妈家怎么了?学法轮功的都是些好人。”


“老天有眼,冰雹也不砸法轮功!”

《明慧网》曾报道,今年8月份河北赵县雪梨之乡81个乡村突遭冰雹袭击,果农损失严重,这里是全县迫害法轮功最厉害的地方,冰雹当然是上天的报应与警告,希望这些地方的官员引以为戒,善待法轮功。

而在这场冰雹突袭中,却有一位大法弟子的梨果由于采摘及时,而基本没有受到损失。当他将较好的梨果刚刚采摘完80%以上,冰雹开始突袭,而其他的果农还没有采摘,村里的人都知道他是炼法轮功的,纷纷竖起拇指说:“老天有眼,冰雹也不砸法轮功,法轮功真神!”


师父保护,路遇抢劫巧避祸

某大法弟子在当地讲清真相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一天外出在回来的路上遭到歹徒拦路抢劫。该大法弟子身无分文,但是歹徒既没有伤害他,也没有难为他,只是搜身后把他强留了一段时间。该大法弟子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想:作为大法弟子不应该出现这样的问题,越想越纳闷,百思不得其解。

回到家后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他的一些情况已被当地公安所掌握,歹徒拦截他的时候正是公安到他家里抓他的时候,由于路上的耽搁,错开了时间,避免了损失。通过这件事,使他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现该大法弟子虽然流离在外,但仍在讲清真相中继续发挥着他的作用。


希望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不给邪恶可乘之机

最近流离失所的两位大法弟子一个被抓,一个险些被抓。写出来供同修借鉴。

大法弟子A因被怀疑有复印设备而被公安传讯。送传票抄家时,夫妻二人均不在家,女儿开的门。抄家时专搜男弟子衣物,造成与其妻无关的假象(其妻也是大法弟子)。放假过后,其妻回来上班,果真无事。A流离失所两个月,公安再未提过传票的事,似乎公安人员已忘记传票之事。在这种假象的麻痹下,弟子A冒险回家,侥幸没被发现。当夫妇二人出去办事,回来后双双被早有准备的恶警非法抓捕。至今两月有余未放回,给当地讲真相工作造成很大损失。后知道公安雇佣人心魔变的下岗邻居对他家全天候进行监视。发现动静马上报公安。

另一位大法弟子B也被公安怀疑有复印设备而流离失所。20多天后,他探听到亲朋好友家没动静,就想侥幸回家去拿点东西。他晚上做了个梦。梦见一些人在研究钓饵。有一人研究的特灵,百钓百中,想把这一成果给该弟子。该弟子说:“我不钓鱼,不要的。”醒来后知是师父的点化,就取消了回家的念头。后碰到同宿舍的人说:“公安晚上在你家周围蹲坑,还花钱收买一个见钱眼开的下岗邻居全天监视你家动静。”

此共同之处,都怀疑有复印设备,是重点排查对象,都造成外在平静的假象,收买人心魔变、见钱眼开的下岗邻居全天候监视。不同的是第一个以其妻作诱饵,因其妻较坚定,邪恶知道从其妻口中得不到任何东西。望同修从中吸取教训。


正念铲除贵州省“610”洗脑班计划

据悉贵州省“610”办公室将于10月下旬举办一期“洗脑班”,希望贵州学员以法为师,识破邪恶的伪善面孔和欺骗手段,坚决抵制,同时请大法弟子每天早6点正,晚8、9、10点正,发正念铲除“610”办公室背后的邪恶因素,使邪恶迫害大法与学员的阴谋破产。


河北省辛集市610办公室疯狂迫害大法学员

自9月份以来,辛集市610办公室紧紧追随邪恶,加紧迫害大法学员。在财政枯竭、连教师工资都保证不了的情况下,却投资数十万在安古城镇建立全市洗脑中心,并雇用大批闲杂人员,对大法学员进行跟踪监视,对抓住发真相材料的给以500~1000元的重奖。他们指使各级行政人员逼迫本单位、本辖区的每个炼过法轮功的学员填写所谓的“解脱书”,不写的就送洗脑中心强制洗脑。许多大法学员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被迫流离失所。对抓进洗脑中心的学员,酷刑折磨,国庆节前有三个学员被打断尾骨、腿等部位,送到市第一医院抢救后,拉回洗脑中心继续迫害。他们把洗脑中心作为疯狂敛财的基地,对那些向他们妥协后出中心的,要强迫家属交少则几千、多则上万的罚款,否则就不放人。

在此奉劝辛集市所有迫害大法学员的恶徒,不要再助纣为虐,为自己的未来,为自己的家人留条后路,否则,决逃不过天法的严惩!


黑龙江肇洲县非法扣押大法弟子

该县何文珍、胡仁泉等四名大法弟子于2001年8~9月份在非法劳教超期关押后解教,被肇洲县公安局接回后又被直接非法拘留至今。这种严重违宪法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违法行为,造成四名学员以绝食等方式抗争这种野蛮的无法无天的做法。呼吁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处理这一非法案件,否则由此而引发的后果是极其严重的,希望引起各级领导的重视,立即停止迫害,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否则天理不容。


黑龙江肇源县迫害大法弟子实例

该县黎明派出所自7.22以来,为捞取政治资本,所长苏长青及得力助手于向军、王晓东极力抓捕大法弟子,多人被抓、被打。所长苏长青由于迫害大法弟子、正邪不分,遭到上天的警告,从阁楼上与一名男子同时摔下腿骨折断,(其它地区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人也在遭报)而另一男子却安然无恙。其非但不悟,又于九月三十日、十月一日两天,时逢中秋节带人搜查大法弟子家,惊扰四邻。又将大法弟子骗至公安局,强行拘留大法弟子,遭到大法弟子严正拒绝。恶警不顾大法弟子身体强烈反应,残暴地将大法弟子拖到门外,使其当时晕倒,后送回家中监控。

其恶劣行径造成大法弟子家人、亲属、邻居每天生活在恐惧之中,一有人敲门就害怕警察抓人。有一大法弟子邻居家小孩才六岁,每天怕警察抓妈妈(警察经常盘问大法弟子邻居问他是否炼功,有无他人来往等情况),给孩子幼小心灵造成极大伤害。这种严重侵犯人权,限制自由的行为,受到越来越多的善良人的谴责。正告不法警察悬崖勒马,善恶必报乃天理。


揭露大庆市警察的邪恶

国庆节前夕,在罗干的密令指使下,各地公安开始抓人,到学员家里只要学员说炼就搜家、抓走。大庆登峰派出所因有学员做真象被抓走后,逐个学员家去搜资料,除收走资料外,还罚钱,并采取欺骗的手段,将学员骗到派出所后非法送去拘留。在看守所,大法学员杨金风被逼迫和所长张植榜一起举手发誓“不炼功”。

六厂大法弟子韩丽华,因去昆仑公司向温希赋书记洪法并送真象资料,温惊恐万状赶快报警。派出所到现场后强行非法拖韩丽华回六厂。第二天韩丽华去派出所与所长讲理放回后还未到家,就又被抓回送往看守所。

还有的管片民警带二名不穿警服的打手闯入学员家,没出示任何证件就抄家,翻出大法资料后将学员抓走,真是邪恶之极。


长春黑嘴子的罪恶行为

大法弟子韦彦彬于2001年8月份在向世人讲清真象时,被当地所恶警跟至家中,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并被恶警非法强行带走非法关押后又被非法劳教。在非法劳教期间因其不做违背大法的事,被强行关入“小号”,与外界完全隔离,实施加重非法迫害,请各界给予非常关注,同时建议大法弟子以法为师,采取办法,彻底清除邪恶,谢谢。


武汉短讯

武汉市青山区工人村老法院长期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对他们进行残酷折磨。目前,一个姓吴的老年弟子被抓走,下落不明。大法弟子们已经绝食了七天。


揭露伏龙泉的恶棍流氓党委书记袁凤海

袁凤海在任伏龙泉镇党委书记期间,口头高喊“伏龙泉四万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然而对我们这些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的人却使用最流氓、最恶毒、最邪恶的手段。

2000年初,我们为证实大法,行使一个公民应有的上访权利,去北京讨公道,袁凤海利用手中的权力非法扣押我们每人3000元,同时,对家属也进行扣罚工资和停止工作,罚没有进京上访的大法学员每人1000~2000元不等,并大会上破坏大法,在此正告邪恶之徒袁凤海如不知悔改必遭恶报。


揭露烟台邪悟者破坏大法的罪恶

烟台市芝罘区原法轮功辅导员张绕强、吴世全和烟台大学的段润莱被非法劳教后,放不下对人的根本执著,主动接受邪悟,走向大法的对立面,干出助纣为虐的事。他们出卖大法弟子,到处散布邪悟的理论,致使很多学法不深的学员被其带动走向邪悟。他们对拒绝邪悟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折磨,其生命已经完全魔变,背离了大法。为了阻止他们继续作恶,建议烟台大法弟子共同发正念铲除它们,让他们现世现报。同时建议山东省全体大法弟子在每次发正念铲除三界内的邪恶后,再加5分钟铲除山东省所有劳教所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

自十月一日以来烟台市芝罘区有多名大法弟子失踪,已知的有大法弟子王忠文和胥义珍。希望烟台大法弟子在做正法工作的过程中注意安全,保持正念,不让邪恶的旧势力钻任何空子。无论多忙都不要忽视学法的重要性。


威海恶警刘健

威海高区恶警刘健,现年56岁,东北口音,秃头顶,负责治安辖区由西至西北山区域,与威海环翠区分局恶警刘杰、刘金虎(此前明慧网有报道)等勾结,疯狂抓捕、迫害大法弟子,已造业无数!

在此警告刘健,善恶有报是天理,如还不知悔改,必遭恶报,甚至其家人都要受到连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