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正念体悟


【明慧网2001年10月20日】
(一)

我修成的生命的一切都是佛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生命,也是最纯净的生命。当我守住内心的纯净时,无量的智慧能使我洞彻内在的、外在的一切变异。我体悟到大法弟子是最正的,只能去正一切不正的。当我把内心变异清除时发现,我的宇宙体系与外在的宇宙体系融为一体,没有间隔,而形成间隔的邪恶生命将被正法所清除。那是一层的邪恶,同时我体悟到正法弟子的使命与责任。

我深深地正信师尊讲的每一句法,在用正念清除邪恶后,证实了伟大佛法的庄严与无比殊胜,同时我的内心充满了祥瑞、平和与慈善。

在生命历史长河中,我们与层层层层的生命结了缘,当我们在师尊的大法法理中打开、破除变异的间隔,那层层的生命也将会得度。在发正念时,我有一念,我要归正宇宙中被间隔的层层生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并和正过来的生命一起助师正法,一起发正念,主动地清除邪恶。此时我发现我的生命体系无比的壮大、无比的庄严,每发一正念,突破一层天,每发一正念突破一层宇宙……在快速穿越时空地突破着。师尊讲:“……每分钟都有无数洪大的宇宙被正法之势横扫、同时即被正法完毕。”(《正念的作用》)每一层的生命都将被正法归正、圆融,层层地快速突破。这是我在发正念时体悟到的正法之势。

(二)

前五分钟清除自己空间场的邪恶思想时,跳出两个魔:一个魔说我如何如何的好,一个魔说我如何如何的恶。我一下子看清了它们的本来面目,当我与同修之间互相谈话谁修的好呀,谁如何如何呀——其实本身就已经被宇宙中邪恶的旧势力钻了空子,我应从根本上铲除这邪恶的魔。当我发正念时,我心里有一念,让师父给予我的一切功、一切法、我宇宙体系之中一切正的生命都要如意地、主动地跟上正法之势,清除宇宙中所有邪恶的魔。我朦胧地看到妒嫉心、显示心、色欲、怕心……,都出来了,我的主意识清楚地感觉到变异的观念本身在另外空间都是有形的。而在人中同修之间的隔阂,谁对谁不好、谁对谁有意见了、起什么心了……,其实都是这些物质在起作用。它们是旧势力利用来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因为作为大法弟子一旦被这些变异物质所控制,那层层的邪恶生命就得到了保护,同时旧势力便可趁机对正法形成严重的干扰与破坏。它们想毁掉正法弟子,毁掉这一切,它们在人中有一种表现形式为间隔,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这一切大法弟子是不承认的,是必须要正念清除的。

(三)

每一颗心都是一堵墙,它在我的空间场周围弥漫着,形成了一个个的空间间隔(近来状态不好),与宇宙特性隔绝开,一层又一层,而宇宙中要销毁的邪恶生命,隐藏在这个间隔之中的粒子表面到微观之中。

作为正法弟子,不精进放任自己的执著,在目前已经不是个人能否修成修不成的问题,而是给邪恶提供了一个保护伞,而邪恶又利用了同修各自的执著造成同修与同修之间的间隔,想逃过正法,在当前所表现出来同修之间的矛盾特别尖锐,都是隐藏在这里的魔起的作用。这也是在三界中邪恶唯一能逃避的地方了,也是高层的邪恶势力利用来继续破坏大法的借口。

我理解,邪恶为什么还没有除尽之一,是因为我们常常会有意无意地放任自己的执著,不知不觉中符合邪恶势力的变异观念,不能用崭新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而给邪恶提供了生存的空间。

《转法轮》251页“治病问题”中讲:“……那个黑色物质业力场。它是属于阴性的东西,属于不好的东西。而那些不好的灵体,也是阴性的东西,都是属于黑的,所以它能够上得来,这个环境适合于它”。313页“根基”中讲:“……所以这种黑色物质和我们宇宙特性就产生了一种隔离。如果这种黑色物质要多的时候,它在人体周围就形成一个场,把人包围起来。”127页“失与得”:“这和我们自己的心是有直接关系的,要想去掉这个不好的东西,首先得把你这颗心扭转过来。”

隐藏在名利、显示、欢喜、妒嫉、争斗、色欲、懒惰、自私、挑拨……等魔性表现中的邪恶的魔,它们也无处可逃,当我们按正法时期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时,修正自己的每一颗心,它们就会被销毁掉。

前几天状态不好时,发正念走神、心不净、困、萎靡不振,而当严格要求自己时,发现这些表现出来的状态都是邪恶旧势力的干扰。当我发出坚定纯正的正念铲除它们时,我的身体在强烈的能量场中再一次体悟到无坚不摧的正念的威力。此时我的精神与物质完全融化在师尊给予的口诀中——“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写出来给隐藏的变异物质及利用它们破坏正法的旧势力曝光,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