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的老母亲:“还我儿子!”


【明慧网2001年10月22日】最近,笔者在甘肃省公安厅大门口碰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在哭泣,上前打听,方知这位可怜的老人是来要她的儿子的。她悲愤地向那充满业力的灰色建筑群喊:“还我的儿子!”

老人家的儿子叫杨学贵,今年36岁,是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总务科干部。1994年,年仅29岁的杨学贵得了严重的肝病,病得四肢无力,上气接不上下气。好在是医院职工,小杨平时工作表现又是一流,市二院全力以赴,动用了最好的人员、药品和设备,折腾了好几个月,钱花了好几万,硬是没起一点作用。可怜天下父母心,小杨的爹妈一看不成,怕把儿子的病给耽误了,赶紧出了二院,带着他四处求医问药,中医、西医、名医、军医、游医、气功师、神汉、巫婆,喇嘛、和尚、道士,什么招都使过来了,杨学贵的病情不但不见起色,反而日渐沉重,只剩奄奄一息。这时,家里也已经是债台高筑,吃饭都成了问题。老俩口、儿媳妇终日以泪洗面,儿子却偷偷地谋算着要吃安眠药自尽……。一个原本幸福和睦的小家庭在凶恶的病魔蹂躏下眼看就要支离破碎了……。

就在这万般无奈、近乎绝望的时候,95年10月,一位亲戚来介绍了法轮功,并送来了宝书《转法轮》。就象一束金色的阳光透过沉重的乌云,杨学贵尘封的心一下子被照亮了。他如饥似渴地看呀、学呀、炼呀,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病,忘记了就在门外徘徊的死神。仅仅二周的时间,小杨身体的病痛消失了,能吃能睡能跑。不久,他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地回医院上班去了。他说:“过去的杨学贵已经死了,现在是新生的杨学贵。是法轮大法、是李洪志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他更加积极、勤奋、认真地搞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医院的总务科是个有油水的地方,可小杨以大法修炼者的高标准要求自己,不沾一点小便宜。杨学贵身心的巨大变化,使他周围的人惊叹不已,许多亲朋好友、同学同事纷纷来了解、学炼法轮功,就连本医院里的那些领导、老专家、老教授也找上门来。

就在杨学贵以极大的幸福与自豪在大法修炼这条金光大道上往前奔的时候,风云突变,“人权流氓”江泽民出于极其阴暗、卑鄙的心理,利用窃取的权力,撒下了弥天大谎,开始诬陷大法和大法创始人,并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杨学贵震惊了,他的心在流血。他一次次地找有关领导、政府部门,现身说法,证实大法的神奇、超常,证实师父利国利民、救度众生的丰功伟绩。不久,小杨婉言谢绝了领导、亲友们的规劝,毅然踏上了赴京上访之路。他说,大家知道,我的这条命是大法给的,是我的恩师给的。现在大法遭诬陷,师父遭通缉,我如果装糊涂,我还算个人吗?刀山火海,我闯定了!他去了二次,99年一次,冒着冰雪刺骨;2000年一次,顶着七月流火。回来后,免不了抄家、罚款、牢狱之灾。但小杨义无反顾,仍是到处交流、讲真相。他所在医院的领导终于给他摊牌了:在工作和大法之间选择,要么写保证书,要么……。小杨摇摇头,笑眯眯地告别了领导和同事,走出了单位大门。

从今年元月开始,公安就一直在设法抓杨学贵,还给他加上了“顽固分子”“组织者”“首要分子”等等大帽子。小杨说:我没做什么,我就是以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要抓我的人不是怕我,他是怕人民知道真相。真相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就是邪恶江泽民灭亡的日子。今年8月,省公安厅发出了对杨学贵的通缉令。今年9月初,小杨在我省金昌市被捕。

听到儿子被捕的消息,杨学贵的母亲心如刀绞。她不修炼,法轮功的法理她也知道的不多。但有一点她很明白:法轮大法是救世救人的高德大法,如果不是法轮功,不是李老师,自己的儿子早就完了,这个家也早就完了。儿子虽然进了监狱,但他没干坏事,他干的是天底下最正最正的好事,他是杨家的光荣。

10月9日,杨学贵的母亲昂首挺胸来到省公安厅。在一间办公室里,一个女警气势凶凶地问:“谁把你放上来的?你要干啥!”杨母理直气壮地说:“我来要我的儿子杨学贵。”那女警立即撒谎:“我们没看见你儿子,你到市公安局去找。”杨母毫不含糊:“通缉令是你们下的,我就找你们要人。”女警不打自招:“我们正在审问。谁让他一次一次地上访呢!”杨母说:“贪污犯、黑社会、坏人怎么不敢去上访?法轮功走得正,行得端,为了国家、人民到北京去讲一句真话有什么错?!”那女警无言以对,又胡扯道:“电视上演的天安门自焚,你看了没有?”杨母斩钉截铁地对她说:“早就看了,一看就是假的,法轮功不会干那事。”女警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这时,又来了一个什么张厅长,恶狠狠地指着杨母的鼻子叫:“把她抓起来!”杨母呵呵一笑,坐在椅子上给张厅长伸出了双手:“来吧。”那个厅长鼻子都气歪了。最后,她被赶出了公安厅。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秋风卷着黄叶,在省公安厅大门口盘旋。那老妇人仍不停地向围观的人们讲述她的儿子和法轮功。我想:蒙受不白之冤的人们的亲属,如果都能象这位杨老太太一样,奋不顾身地站出来吼一声:“还我的亲人!”那制造不白之冤的魔鬼的宫殿就要在吼声中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