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洪法、护法记


【明慧网2001年10月22日】泰山是国际名山,被当地视为“神山”,许许多多的游客来自四面八方,五湖四海。

心生一念:爬泰山向游人讲真相

9月24日下午7点左右,我们顺利地从桃花园上山,一路上不停地清除邪恶,不停地贴不干胶,把真相传单放在路两边的石板上,希望第二天的游客能看到我们的真相资料,法度有缘人。

没想到这么顺利,一时我们起了欢喜心,刚到中天门就被那里的警察盯上了,警察上来把我、李功友和张功友抓住。当时我没有害怕,我们向警察讲清真相,告诉他们“真善忍”是宇宙大法,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进了中天门,我就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我对着极少的游人大声说:“把‘真善忍’记在心里!”一个声音立刻回答:“记住了!”听到这个声音,我心里一震:就算我只听到这一个声音,我都没有白来!

我们被关进中天门派出所,我们发正念清除那里的一切邪恶,恶警们强行搜身,把钱抢走;并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地给我们拍照;他们问我们从哪里来。我们不配合,不说话,他们也没办法。这期间,我们几次想走也没走成。第二天上午,我们被送到山下派出所,坐在车里我闭上眼睛,我看到了自己已经在一个很高很伟大的境界中,真的无法形容!我想起了师父在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告诉我们:“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弟子们,精进吧!最伟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们证实大法的进程中产生。你们的誓约将成为你们将来的见证。”到了山下派出所,我们就开始绝食,他们再三追问我们从哪里来,并伪善地告诉我们:“说清地址马上放我们回家!”我们谁也不理会他们。

晚上,我被扣在值班室里,而那两位功友我再也没见到。约8点左右,我的手慢慢地挣脱了手铐,我想走,可人心一想:这么多人,我能走得了吗?就这样有两次机会我应该走脱,是人心阻碍了我!

第二天下午,我被送回老家拘留所。我继续绝食,绝食第五天,市公安分局派人送我去王村劳教。路上我发正念清除邪恶,并向送我的人讲清真相。他们嘲笑我与XX党作对而得到被劳教的下场!我严肃地告诉他们:我做好事没有错!我告诉遭受蒙蔽的世人什么是好、什么是坏、靠近“真善忍”、远离“假恶暴”没有错!我不是来劳教!我是来清除邪恶的!送我的人中突然有一人问我:“那你什么时候走?”我说:“清除完就走!”

于是楼上楼下查体不合格,再加上我腰疼,王村拒收。真是奇怪,我躺在车上,王村的警察说:“下来。”我说:“我的腰扭了,不能动。”他们让人把我背下来,我很平静,一点劳教的意思都没有,几分钟的时间,王村的警察请示了负责人后说:“不收不收,把她抬到车上去。”于是又把我抬进车里。车里的人觉得没有完成任务,泄气地看着我。此时我又想起师父的话“人想自己说了算,人从来都没有自己说了算过”(《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他们想把我送到派出所,由派出所看管我,车停到派出所门口,几十个警察围着车想把我抬下去,我立即对他们说:“我已经绝食绝水五天了,再加上我爬山把腰摔了,连上厕所都不方便,需要人照顾,如果你们还有一点人心,让我回家。我做好事没有错,你们得尊敬我,决不能污辱我,否则我会一头撞死,撞不死我咬舌自尽!你们看着办吧!”我所有的力量都有集中在了这几句话上。

他们怕我出事,把我送回家。楼前楼后几十个警察,公安局、派出所、居委会、计划生育办公室等好几个单位轮流值班看着我,搞得我一家人坐卧不宁。我便开始在家里绝食,不向邪恶妥协。我坚持到楼下大院里,躺在三轮车里绝食,我要实实在在地做到:让世人看到邪恶江泽民一伙一天派几十个人看管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已绝食绝水多日身体十分虚弱的好人。邻居们都围着我,问我为什么不吃不喝。我说:这都是江XX一伙逼的,他们让家里人把我拴在床上,不让我出门,搅得一家人不得安宁。师父告诉我们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用善心对待别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高标准要求自己,没有办法,只有绝食,我用生命证实:法轮大法是千载万载难遇的最正的伟大的修炼大法!愿所有的善良的人把“真善忍”记在心里,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邪恶一看对他们不利,于是派人想把我抬到楼上。我说:“抬不动!”他们不相信,抬上去我下来,下来又抬上去。最后,我走不动了,就爬到楼下,也要将他们的邪恶曝光,让世人知道!他们泄气了,走了一批又一批,我不停地向他们讲着真相,清除它们背后的邪恶因素,希望它们不要助恶毁自身。结果想逼我放弃修炼的这些人都不敢再逼我了,他们说再这样下去他们就被我转化了,有的流下了眼泪。

这期间,我妈妈气得昏死过去。几十个人骂我没有人情,没有良心。我很清楚,我是大法弟子,我拥有更高尚的东西----慈悲,对所有世人的慈悲!

邪恶想利用一切办法摧毁我的意志,都没有得逞,派出所怕出人命,最后把我交给单位看管,不让我出大门,并让负责看我的人签字按手印,保证我不出任何问题,真是邪恶到家了。我提出到我弟弟家去,他们又让我弟弟签字按手印,保证我不出任何问题,想利用家里人的情缠住我,并利诱我说:“只要不发传单、不去北京,在家里炼功,便从此不再追究。”都是些哄小孩的玩艺儿。我带着主佛的嘱咐来到人间,我没有惊天动地的语言,一句话:谁也别想动我。

到我弟弟家后,弟弟出车,妹妹把我反锁在屋里,连上厕所都不让我去,他们怕受牵连,我给他们讲真相也不听。

我流着眼泪叫师父:师父,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我今天就出去!我跟着师父做着宇宙中最正的事,他们不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停地找自己,纯正自己,净下来后,我就开始想办法出去,我决不让家里人为了我而造业。我费了好大劲把门弄开,立即坐车回到我的住处。

整整十天,我却觉得我已经死过好几回。是我们伟大的师父再一次慈悲于我!

尊敬的师父:感谢您!

同修们:千万不要放松自己,真正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