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学员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1年10月22日】各位同修好,曾经我以为一个新学员的经历没什么可写的,但是经由同修们的鼓励,我认识到这也是与正法有关的一环,所以决定把最近的心路历程写出来,希望能与各位同修共同精进。

我是今年(2001)年8月1日参加了九天学法班,可是因为自己之前花了6个月,看过全套大法书两遍才去学的,所以自认为也不应该算新学员了,─直到我领悟到什么叫“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怠惰----掉入险境

参加过9天学法班之后,我们一家3个人就每日早起开车到炼功点上炼功。由于我们3人是新学员,心性还没到位,所以并没有人积极的跟我们谈正法时期弟子的事。而我们也没有电脑可供上网,所以也不知道老师的新经文。期间虽然看过几篇大法弟子写的关于正法的文章,还有师父在华盛顿的讲法,但是内心深处老是觉得正法的事不是我们这种新学员有能力做的。每天炼功前发正念也是傻傻地跟着做,不知道这件事本身真正的意义。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8月17日。之后我因为夜间还要上补习班早上起不来,就中断了去点上炼功。17日以后这段日子我有时在家里炼功,不过很多时候不炼功;连法也不看了。大约10天之后,我发现我很疲劳,怎么也睡不饱;于是突然间我想起17日那天我做了一个很清楚的梦:

在一个仿佛由褐色沙子还是沙岩那样子堆成的四方“小”房间里(房间相对于我而言其实不小,但是就是觉得它小),我在空中就像个空气中的尘埃似地缓缓下落。眼前房间的墙上有着一排排直行的看不懂的黑色怪符号,我知道那是刻上的字,只是不知道什么意思。往下看,看到一个有如密宗的那种明王一类的巨大神像,他也是由跟构成房间一样的褐色的沙子堆成的。但是忽然间这神像的中心处出现了一股绿不绿、黑不黑的"一股气"─因为它好像活的一样,有好几只好像触手一样的东西,可是又没有固定的形状。那时我直觉「它不属于这里,可是它却由此而生」。接下来景象一转,看到那个房间里没有光,一片黑暗,只有一个白色的光球慢慢上升。然后我醒了。想到这里,忽然之中我的脑中出现了几个字:金刚、魔性、护法、侵蚀、不败。一瞬间我觉得好像惊醒了一样!其实自己已经因为自己的惰性,而把自己弄到极危险的境地上了!居然放任着自己的魔性,而被另外空间的败坏生命钻了空子!人为地滋养了邪魔!可是至此为止,虽然我又恢复学法炼功了,可是对于正法的更深层的意义仍然一样一无所知;连对炼功时发正念的涵意也不甚了解。总觉得出来讲清真相也好,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也好,那是跟自己有一段距离的事。

机会等于考验

就在我决定要重新走出来炼功之前,母亲告诉我我们家附近有一个新设的炼功点,走路没3分钟就到了,不必像之前那样开车去炼功点。现在想来真是感激师父的慈悲。九月初我到了这个新炼功点上,辅导员已经听母亲说过我之前的情况。炼完功辅导员劝我积极的走出来,她告诉我,师父说过个人的修炼包含在正法的进程里,两者是相结合的。她要离开之前又说「试试看,当你真的走出来,你一定会说:早知道走出来这么好,我早就出来了。」经她这么一说,我就动了念了,想走出来参加「大法的工作」了。我们要离开前,母亲忽然跟我说:我们台湾也要办SOS紧急救援步行活动,从台北到高雄,听说要走22天。我一听,第一个反应就是:可是我要补习啊!

晚上回到家躺在床上,却偏偏怎么也睡不着。在翻来覆去之中,SOS紧急救援步行的事一直涌上心头。于是我决定不睡了,把这事情好好想一想。就在心里的许多矛盾来来去去之中,忽然之前曾经看过的一篇小弟子的心得浮现在脑海中了。其中一段意思说,生死关有百道大门,那些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这百道大门一下子就闯过了。接下来师父讲过的医学博士生与小白鼠的事又浮上心头。

忽然之间,我懂了!我退伍之后在国小当代课老师,可是那之后很快就放暑假了,于是我成了无业游民。我就想参加公职人员考试,到单位去上班,有个稳定的收入。所以我把之前存的钱一股脑儿都交了补习费,还不够,还得去借。眼见一个考试11月就到了,如果我去行脚3个星期,那么我的学业怎么办呢?如果我没考上,那我以后怎么办呢?这就是我的生死关!我脑中所想的是什么呢?不都是我自己的利益吗!?当大陆的同修前仆后继地站上天安门的时候;当各国弟子都努力去证实法,讲清真相的时候,我还在干什么?想起老师为了度我们曾经吃着最便宜的方便面,睡在车站的椅子上,而我们又做了什么!?回想起之前曾参加读书会,当时放着老师7月在华盛顿DC讲法的录影带,很多大法弟子都泪流满面。看着他们我觉得很尴尬,但是却说不出具体是为什么。现在我知道,我太不精进了,这种在大法中混事的态度,让我自知不配跟大法弟子待在一起,我对不起老师……

老师曾经说过:“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精进要旨》,“挖根”)再回头看看我这只要起航的船,上面却牢牢地绑着绳索,栓在岸边;绳子上头都写了字:公务员、政府单位、福利好、待遇高、幸福的生活、他人羡慕的眼光、稳定的收入……这些不都是常人的东西吗!?我一挥手,那些绳索都断了。当时我马上下了决心:我要参加SOS步行!就算要我抛弃一切,跟将来专修弟子云游一样托钵,甚至打着光脚,我也要去!这一念出来之后,一瞬间我明白了许许多多以前不明白的理,一时之间用语言实在很难详尽地描述出来。我明白是师父点化我,即使是像我这么不精进,悟性这么差的人,师父都还不放弃我!于是我怀着无以言表的心情,挂着两行热泪睡去。

柳暗花明又一村

梦中见到一个奇异的景象:我见到在一片黑暗之中,未来步行的那几天的情景变成了3个三角形,就像三座山一样。我在黑暗中飘着,看到三座山中未来各种各样的景象不断流动着;虽然所有的一切都在里面了,但却是什么也看不清。我不断变换着角度观察着这三座山,忽然间感到明白了一个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可是具体明白了什么却说不出来,只是有那么一个强烈的感觉。就在这时,我被母亲叫起床了,我知道老师又点化了我一次,虽说我现在还不明白,但是如果将来有用得上此理时,我定会想起来的。那天是周末,正好我们这儿有读书会,于是就将自己昨晚的认识告诉了坐在我两边的辅导员。当说到大陆有一位老同修从四川走到北京,在天安门捧着几双穿烂的破鞋跟警察说法轮大法好的事时,我不禁失声哭了出来。以前看大法书时老不懂什么是威德,师父说吃多大苦就有多大的威德,自己看了也是似懂非懂的。现在我感到明白了!这就是神威!这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威德、是大法的威德、是老师的威德!另外同时我又悟到:只要大法弟子真正的在法上时,所做的一切都是跟正法有连带关系的。表面上SOS的征集签名活动好像是大法弟子在求人帮忙,其实何尝不是给众生一个摆放自己位置的机会?或者大法弟子为了大法工作而向人借贷时,当对方知道你借这笔钱是为了做大法的事,那么他们的一念也决定了自己未来的去向。

读书会完了之后,就开始登记要去参加的人。这时我才知道实际上的天数是14天,不是22天;结果当时只有我一个人登记。我愕然了,但是马上就想就算只有我一个人,背上插着旗,手上发着资料,睡在公园或路边,那我还是去。可通知单传过来之后却发现原来有人数限制!于是有辅导员马上打电话去联系,结果已经额满了。我感到失望,可是又马上警觉到自己又掉到情中了。当额满的消息传出时,同修们马上开始讨论、提意见;最后大家的想法是----我们东部何不自己也来开辟一个路线呢?过了几天好消息传来了,听说原来东部地区的许多同修也都有这样的想法,经过跟佛学会反映之后,他们同意我们东部也办一条路线。就这样台湾的SOS步行声援活动,形成了环岛的路线。在这过程中我深刻地感到老师的慈悲──当世界各国弟子都陆续举行SOS步行声援活动时,有许多台湾弟子都去参加,但是也有许多弟子因为条件的关系,无法出国去。今天机会就在自己家门口了。真是师父说的,我已经开得都没有门了,就看你那颗心!(大意)

以上纯为个人体会,如有错误,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