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法,相信师父,走正修炼的路

【明慧网2001年10月22日】今年四月十一日晚我与同修到光耀村散发真相传单,被当地巡逻民兵发现,为首的村书记许军(现已遭报)使出了最卑劣的手段,用绳子将我捆了起来,并通知了城郊派出所。当晚九点左右我被带到了派出所。第二天4.28来人亲自审问我了,逼我说出材料来源等一系列问题,由于我拒不配合,气急败坏的一个姓刘的警察恶狠狠地说:“如果你是个男孩子我非打你个半死。”我并不理会他对我怎么样。一个叫伊兆发的老头作笔录,伪善夹杂着恐吓说我不说真话。“如果你说出来源我们可以给你研究一下,让你带罪立功,早点回家,如果不说你这一生就够呛了,一定给你送劳教,那最低也得二年,你现在还很年轻,回头是岸还来得及。”我说:“我没犯法,我没错。”心里默念师父的话:“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因为你们是合格的、达到标准的真正修炼者,拿钱财、拿物质利益吓不倒的,这些是修炼人本来要放下的。而且这些修炼者连生死都放得下,还怕以死来威胁吗?”(《去掉最后的执著》〕。

我心里想:我一定要走得正,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我绝不能让这些邪恶小丑钻空子,我是神,绝不会出卖大法的,因为我是大法的一粒子,我将生死置之度外,溶于法中,我如果是一块金子,无论走到哪里都会闪闪发光的,正的永远是至高无上的。我很严肃地对他们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给我安排的道路,谁也改变不了,别说劳教我2年,哪怕10年、20年我还是堂堂正正的我。”师父说“修炼者坚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认识,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远无法理解的,同时也无法被常人改变,因为人是改变不了觉者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他们见我心不动,又用亲情欺骗我,说我影响了家人生活,家里又为我操心,没人心,指着妹妹一人上班度日,为父母、为家庭、为自己、有个好的前程还是说了吧!我想我敢为大法牺牲生命,即使被迫害致死也不说。我说:“那都是政府及你们这些邪恶的人迫害的,如果不迫害,我们每个人家庭都是幸福的,其实我并不觉得苦。而且我的前程是光明的。”他问我什么是恶的,我大声说:“打击善的就是恶的。”《转法轮》302页中说:“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为一个常人来讲,意念指挥着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由于我坚定了正念,使邪恶胆颤心寒,他们无从下手了,又摆出了常人的大道理,使出了糖衣炮弹的招数三番五次地劝说,我还是不配合,不符合常人思想。他们盗用大法断章取意批判,我就用大法去向他们回答,并告诉他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诬蔑大法就遭恶报,并借机会向他们讲清真相,他们都说我太顽固了,不可救了。

刘终于暴露了真面目,暴跳如雷地说:“再给你一次机会,不说就别想出去了。”并骂了一些难听的话,我严肃地说:“该说的都说了,就是撒传单了,就这么简单,再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你也用不着生那么大气,放心吧!”刘说:“我们知道了根源就和你无关而且你就是立了大功。”就这样从早晨一直拷问到下午,并且刘亲自抄了我的家,一片狼藉,如扫荡一般,翻出一本《转法轮》、一手抄本、一白布写的《洪吟》。最终他说:“我也不问来源了,问了你也不说,你还炼不炼了?”我说:“走到哪炼到哪,即使走到天涯海角我也炼。”他们叹息道:“可惜呀。……”之后将我送入市第二看守所。

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在正念场的作用下,邪恶之徒没敢打我一下。(后来才知道,所有撒传单被捕的,我是第一个没挨打的)。

在狱中,我被非法判了劳教一年,这里的同修也多,我们每天必读《转法轮》学经文及明慧材料,不错过每一分钟,时刻用法充实着头脑、整体提高,并且每天炼五套功法,抓住每个洪法机会。所长进来检查我们依旧炼。狱中要求,每人都穿黄马褂,码铺,我们拒不穿马褂也不码铺,正一切不正的。最后所长说;“真拿你们没办法了。”后来《固定时间发正念》及新经文到手,我们时刻正念除恶。而且我们发正念坚决不去劳教,师父不承认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我们更不能承认,不存在劳教的问题,谁说了也不算。我默默地对师父说:“弟子坚决不去劳教,因为弟子想尽快出狱,还有那些人需要救度,我还没完成我的使命,还有我永远都做不完的事,我不能跟随邪恶设的框里走。”师父经文中说:“有学员说、为了证实法都到拘留所、被劳教、判刑才是最好的修炼。学员们哪不是这样啊,走出来用各种方式证实法是伟大的行为,但决不等于非要被邪恶所抓走,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走出来的学员上访中还要要求释放所有无罪被抓、被拘、被劳教、被判刑的学员哪?被抓不是目的,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的。”(《理性》〕其实师父早就教导我们如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了,随之而来的是无穷的力量通透整个身体。

六月十一日我们几个被判劳教的学员匆匆地被押上车。在上车之前我和值班管教说:“我们一会就回来,他们不要我们。”汽车直奔邪恶的万家劳教所驶去,此时我们已没心情去观望外面那青翠的景色,只是发了一路正念,头脑特别清醒,谁知到了劳教所刚下车我感觉我突然不会动了,不能走路了,到了方厅我已说不出话了,偶尔也只能勉强挤出几句话,很微弱,此时我心跳得咚咚地响,站在我身旁的管教听得很清晰,我象一滩泥一样坐在沙发上,而且手指也张开了,不能回弯,只觉得无穷的力量制约着一切,而且力量越来越大,是法轮以最快的速度在我身上旋转着遍及全身,发出强烈的正念之场。另一同修经常血压高达190,她也不能动了,而我则心率过速,角膜炎等症状填在了表上。

大夫见此情景很生气,并训斥管教说:“你们老往这送,黑龙江就你们双城最多。”随后又将我们押回看守所,在回来的途中我象没发生什么事一样,到了看守所我很正常的下了车,拿起行李直奔监室走去。各个监室的同修们都为我们没被劳教而高兴,本监室的同修们激动地说:“你们可回来了,我们给你们也发了一上午正念,愿你们早点回来,终于回来了。”之后,我们又集体交流了一些体会。一个星期三的早晨管教叫我们下地说是去省公安医院鉴定,我们一路上还是发正念,到了医院我又出现了上次的症状且做了心电图,拍了片子,回来后一切行动自如,管教们都很吃惊,不知为什么,我向管教说:“我师父给安排的路谁也改变不了,大法就是超常的。”

7月25日市公安局开大会将我释放,在释放之前我和同修在监室墙壁上写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铲除邪恶以告后来人记住这就是佛法的慈悲于人。

我的体会是:不管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相信大法,相信师父,走正修炼的路,而且这是最根本的问题,但必须放下自我,超越自我,这样修出来的才能是无私的,才能超越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