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图至旧金山步行概况及随想


【明慧网2001年10月24日】(2001年10月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我们七个西雅图大法弟子8月22日从西雅图的“联邦大厦”出发开始“紧急救援环球步行”,路经华盛顿、俄勒冈、加里福尼亚三大州,9月26日上午到达旧金山市政府,历时三十五天,行程九百多里,除部份不许行走的高速公路及过于险峻的悬崖峭壁之外,我们每天行走约二十哩。经过一个多月的长途跋涉,风雨兼程,终于顺利到达。

在整个步行过程中没有一个人半途而废。每到一个州,都有很多弟子放弃星期六、星期天的休息,有的全家老小随队步行。一路上,我们风餐露宿,汗水湿透了衣服,太阳晒黑了皮肤,几乎所有的人脚上都起泡,磨破了皮。弟子们一声不吭,咬牙坚持。因为我们心里明白:在这亿万年不遇的法正乾坤的伟大时刻,为了讲清真相,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我们吃一点苦算不了什么。所有参加步行的弟子都不是偶然的,都有肩负的使命,都有我们要提高的地方。

在这次步行中,年龄最大的是七十三岁的加州弟子陈老先生。他是中途加入的,二十天来每天坚持步行。他是一位47年参军的老干部,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曾经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心绞痛。过去因为心脏病,昏死过去半个多小时被抢救过来。学了大法后一切疾病都消失了。他告诉我们:“我要用步行告诉天下人,法轮大法好。像我这样一个七十三岁的老人,每天走二十哩,本身就是奇迹”。陈老先生步行第三天下午,在上一个陡坡时,忽然眼前发黑,两腿迈不动,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他两手抓住陡坡上的栏杆,心里发出正念:“这是魔的干扰!我是一个死过三次的人,死有什么可怕,我要坚持步行。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这个念头一出,“唰”一下,一切都正常了。陈老先生又迈开了轻快的步子赶上我们。

在“紧急救援”步行队伍进入加州后,有一对年轻的新婚的大法弟子也加入到我们行列中来了。他们刚刚结婚一天,原计划去夏威夷度蜜月,机票早已定好了。当他们得知步行队伍已到加州的消息后,毅然决定取消夏威夷的蜜月之行,用婚假来参加步行活动。一周来,新郎每天走二十哩,还能跟上。新娘生在美国,长在美国,从未走过远方,尽管艰难,她还是努力坚持。

在我们西雅图的步行队伍中,有一个刚满十个月的可爱的小弟子---宇明。在这一个多月的行程中,她和大家一样早起暮息。这对一个仅十个月的小孩来说是很难想像的,但是我们的小弟子宇明做到了。宇明的生活规律好像总能随着大法活动而自行调节。而且她从来不哭,也从不打扰大人们的洪法活动,这是一般小孩子做不到的。她总睁大眼睛似乎到处找寻什么。每天早晨起床后,别的学员步行,她就在汽车的小孩座椅上坐着睡觉,中午休息时,把她抱下来,牵着走一走,下午再继续坐车。晚上大人学法,她在一旁自己玩耍,很少吵闹。她最喜欢的是大法书,只要一看见就要,而且很难从她怀中要回。别看她才十个月,她参加过洛杉矶法会,芝加哥法会、华盛顿DC法会。她五个月时,在日内瓦就风雨无阻地和父母一同参加了三个星期的洪法活动。

我们沿着弯弯曲曲的海滨公路步行,时而经过繁华的都市,时而经过宁静的小镇,时而翻山越岭……。步行的生活真是丰富多彩。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会碰到善良的美国人。我们常常感叹,美国的有缘人真多!

在我们步行的公路上,汽车如同潮水一般,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看到我们打的“SOS!紧急救援法轮功:中国政府停止镇压”的牌子,不少美国人按喇叭来表示支持,打V字手势祝我们成功。有人喊“英雄们,了不起呀”。最有意思的事,有几个美国人齐声高呼“法轮功万岁”。他们生命中明白的那一面真是了不起。有一个美国人叫“尼克”。他两次开车追上我们,和我们一起交谈。他说他原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后来觉得教堂已不是修炼的地方,很多人念念不忘的就是“钱”。于是,他把追求转向东方。他去了西藏,一学就是十八年,可那里的修法仍有许多不解之谜。他说,他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建筑承包商,可物质的富有不能解决他精神上的贫困。于是,他开了一个专门销售有关修炼书籍的书店。当他了解到法轮大法的“真善忍”法理,知道大法修炼不要一分钱,“心性多高功多高”,他激动不已,说“这就是我一生在找的呀!我一直在找能让人真正修炼上去的法!”在我们的帮助下,当天晚上就和附近的弟子联络上。第二天就开始学五套功法。像尼克这样的人,不只一个,他只是一个典型而已。我们平均每天发出去二百份介绍法轮功和讲清真相的资料。在偏僻地区的人们,都很珍惜我们的资料。有一次,一位学员把一份“紧急救援”的资料发给一位中年白人妇女时,她马上认真的阅读起来。看完后,她用善良同情的眼光关注着我们,然后拿出二十美元送到那位学员手中。当学员告诉她,我们不要钱,但您可以用资料介绍的各种方式支持我们时,白人妇女表示一定会发信或电子邮件给议员们,表达对中国发生的事情的关心和对法轮功的支持。临别,她紧紧拥抱了发资料的学员,双眼满含泪花。

从步行的第一天开始干扰就不断。8月22日下午,我们步行开始三个多小时,西雅图下起十年来最大的一场雨。我们每一个步行的弟子,全身淋个透,每个人的鞋子都灌满了水。步行头三天,天天有雨,衣服都是湿的。弟子住旅馆,两个弟子的钱包被偷。有一次在悬崖边上走,一阵大风差一点把举着牌子的领队刮到山下去……第一次住帐篷,虽是9月天气,半夜里我们人人都被冻醒,把所有的衣裤都穿上也不管用。冷得睡不着觉,似乎已到了严冬。我们自己两部汽车相撞,虽不严重,也叫人心痛……。就是因为到处有魔的干扰,所以更需要我们消灭邪魔。我们步行的弟子,大多数时间都是按着自己的脚步,心中默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有弟子说,当我们步行的队伍一出发,许许多多佛道神在另外空间与我们同行,是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我们脚印所到之处,妖魔鬼怪被消灭,天清体透,佛光普照。师父的法身看护着我们,指引着我们,使我们遇到很多有缘人。这是师尊的无限慈悲。

我们每天步行二十哩,同一个二十哩,每个弟子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有人走的较为轻松,有人走的十分艰难。但是无论是轻松还是艰难,只要有一颗坚定走到底的心,一定能到达目的地。这也像我们修炼之路,只要“坚修大法紧随师”,一定能成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