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王金国被迫害致死的经过


【明慧网2001年10月24日】 又一位大法弟子走了!

他,一位有才华、正直而善良的年轻教师,只为坚持真理,在二百多个被迫害的日日夜夜中,终因内伤太重而与世长辞。


下载高清晰度图片

王金国,男,34岁,系黑龙江省双城市农丰镇中学历史教师,原始学历:中师。曾函授大学本科,教学过程中经常被评为市级和镇级劳模,评过市一级的论文,二等奖,而且教学奖金每年都有,还到市里出公开课、观摩课。每年升学率达96%,本人唱歌、写字、弹琴作画,都很出色。在农丰镇里还是公认的家庭好丈夫。深得群众的尊敬和称颂。

在1996年开始,他们全家三口人陆续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

自1999年7.20法轮大法被镇压开始,他心情特别沉重,他深知法轮大法提高着他的境界,健康着他的身体,净化着他的灵魂,福益于社会的巨大好处,使人的生命更有意义,这么好的大法怎么可以被取缔呢!?

于是在2000年6月份,王金国决定进京上访,却被无理关押在双城市第二看守所。十九天后才被放回。

在2000年11月8日,为了向政府给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王金国全家再次毅然进京上访。然而心愿未成,半路又被恶人截回到双城第二看守所,关了15天,6.15准备释放,而农丰镇当地领导却说:"再关一个月也没问题,劳教才好呢!"于是他们积极制造假材料,并向6.15上报了"无监管能力"、"同意劳教"等文稿。

2000年12月3日,王金国被转入刑拘第三号监室,包监管教李怀欣告诉犯人:这是我“老乡”,给我好好“照顾照顾”。这一“照顾”。王金国在监室里遭受了犯人们惨无人道的迫害。

犯人们让他和其他大法弟子睡在水泥地上,四五十天,而且每次晚饭后都要遭受犯人们的毒打。

一次,王金国被打发出了痛苦的声音,这时犯人卜明星、刘志国等三人象饿狼一样一拥而上,把王金国死死按在板铺上,然后"咕咚"一声摔在板铺上,这时他嘴角已被勒出了许多血。

还有一次,因王金国有些近视,犯人们就让他睁着眼睛,然后用手指狠狠地弹他的眼球,痛得他眼泪哗哗直淌。还美其名曰:"弹灯泡"。

他们还对王金国踢窝心脚,犯人们穿着硬硬的皮鞋,照他的心口窝使劲地踢,经常使他上不来气,疼痛不已!

最严重的一次,狱霸卜明星给王金国“打炸菜”,他抡起双拳左右开弓,狠命地照王金国的脸不知打了多少下,致使王金国坐不住,大口大口地呕吐,因打得太重,三、四天都饭水不进天天呕吐。此时的王金国已被迫害得心、肺、肾的功能急剧下降,脑袋肿大,呼吸困难,尿血,周身无力,血满衣襟。但这也只是王金国被迫害的种种酷刑中的其中几例!

一位知情人说:王金国特别善,虽然他一次次地承受毒打,但他给我们讲诉了一个故事,他说:“密勒日巴佛在山洞里修炼的时候,来了三个猎人,将他视为怪物,其中两人心怀恶意,将密勒日巴佛抬起来狠狠摔在地上,使他巨痛不止,密勒日巴佛没有怨恨他们,却对他们流下了慈悲的眼泪,他似乎看到了他们作恶后将要承受的更悲惨的结果。没过几天,两个恶人确实得到了更悲惨的结局。……”。

最后看守所怕出人命,在告知6.15之后又向王金国家属勒索2000元现金,才把王金国由地方政府派人接回家。

2001年正月十五前后,王金国的家属决定带王金国到北京去医治,却被农丰地方派人劫留于哈尔滨。不久,王金国被送回家。王金国家属的最后一个希望落空了。

2001年5月23日,正直善良的王金国,终因内伤太重而与世长辞了。

在此我们不禁要质问双城市农丰镇的领导:
为什么不许人进京说真话、
为什么要制造假材料?
为什么不让王金国的家属带其到北京医治?

我们也质问双城看守所李怀欣管教:大法弟子在你监号里遭受酷刑种种的同时,你在干什么、没有你的直接指使,他们竟敢胡作非为吗?

这是一个历时五个多月才被曝光的事实,为了完成他的宿愿,也为了世人的清醒,特将此案公布于世!

世人啊!清醒过来吧!王金国及所有的大法弟子讲清真相,是为了救度你们哪!

王金国走了,他虽然被迫害致死,但他不会恨谁,他是带着惋惜世人而走的。在他的遗言中说:“如果我离开了人世,一定是他们迫害造成的,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但是不管怎样,哪怕生命还有一丝向善回归的愿望,都要竭尽全力地救度他们,包括直接参与迫害我者。”他临终前的录音不幸遗失了,遗憾的是我们再也听不到他那真诚的声音了,但他最终要告诉世人的,那就是: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大法弟子,希望世人得法,最终得度,脱离苦海,远离狡诈、虚伪、野蛮、愚昧与自私……。

善良的世人啊!麻木的世人哪!面对这一切你还会说什么呢?

大法弟子王金国
你走了
承受了那诸多非人的迫害
展现了你觉者的胸怀

风可以猛烈地吹
雨可以猛烈地下
然而你的意志却不可更改

为了平风静雨扫尽那世间的尘埃
牵动那尚有良知的血脉
你将生命置之于尘俗之外

还有什么不可以释怀
还有什么留恋的所在
唯有那众生的清醒是你殷切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