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迦牟尼佛(十三)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五日】

十三 父王归真难陀入道

一天,佛在迦毗罗国,入城乞食。佛的从弟难陀正在房里给他的妻子画眉抹粉的装饰着,原来他的妻子少艾美貌,夫妇间是很恩爱相得的。那时听见佛来乞食了,就要出门去迎接;妻子和他约道:“在我面上的妆未干以前,你就要回来的!”难陀答应着出去。见佛礼拜后,就接过佛的铁钵来,回家盛满了食品,出来供奉世尊,谁知佛不来接他的钵,却返身回去了。奉给阿难,也不接受,难陀只得捧着钵饭,追随佛去;心里却很焦急地忆念着闺房中的娇妻。一直跑到尼拘楼精舍佛的住处,佛叫剃师给难陀剃头,难陀怒目挥拳要打那剃师,剃师奔来告佛,佛就和阿难亲到他的身边,难陀因为敬畏世尊的威德,就不敢违抗了。

剃发之后,阿难常常要想回家去和爱妻聚首,可是佛常常带着他走,所以不能逃脱,有一天,佛叫他看守房屋,他就心里想道:“今天的机会来了。”就等待着佛和众僧出去后,独自逃回家去。他想佛回来的时候,定走大路回来,他便从另一条小路走去。谁知在半路上遇佛回来了。

阿难急忙躲在树后,树又倒去,佛就带着他回去,问道:“你想念妻子吗?”难陀回答道:“是的!”佛就带他到一个山上,那里有一只老年的黑丑猴子,佛问道:“你的妻子比那猴子如何?”难陀说:“以我妻子的美丽,比它的丑陋,简直不可为比了。”佛再带他到“忉利天”上,看见天子天女共相娱乐,只有一个宫殿中,有天女而无天子,那天女的冰肌玉容艳丽纯洁,更是迥绝人间。难陀问佛:“为什么这里没有天子?”佛道:“你自己去问她们罢!”难陀就跑去质问,天女说:“人间有佛的从弟难陀,佛导其出家;因出家功德,死后当升此天做这里的天子。”难陀欢喜地回告世尊。佛便问道:“你的妻子比这里的天女如何?”答道:“正如瞎猴之比我妻,妍丑不可为比了。”佛仍带他下来。难陀鉴于天上的快乐和天女的美丽,就持戒修行,不想人间的美色荣华了。

难陀为欲而持戒,阿难作诗讥评他。过几天,佛再带难陀到地狱里,看见大铁锅里沸汤煮人,其中一锅空沸无人,难陀奇怪而问狱卒。狱卒道:“人间有佛的从弟难陀,为欲持戒,死后升天,天福享完,当堕此地狱受苦!”难陀恐怖,求救于佛,佛说:“你去勤修你的天福吧!”难陀道:“现在我才知道,不了生死,总不是究竟的安乐!天上纵快乐!终有福尽下堕的一天,关于三涂的沉沦,地狱的惨痛,岂不令人心惊胆战!现在我不要升天了,只求世尊慈悲,渡我出生死苦海!”于是佛为广说四谛妙法,七日之中,成阿罗汉。

佛在本国行化三月,全国上下莫不从化。可是父王的世寿已满,示疾卧床。弥留之际,渴望佛来。佛就携同难陀、阿难、罗哞罗来省视送别。病魔缠身的将要死去的净饭王,从前是丰腴的体态,端庄的威容,而今萎顿憔悴得几乎认识不出来。佛一面安慰父王道:“父王是持戒清静的人,已离心垢,应当欢喜,莫生忧恼。”更警策旁人说:“父王君临四方,威名远扬,巍巍尊容,令人起敬。而今困顿羸瘦得认识不出来,端庄的风采,英勇的威名,而今安在?可见世间都是无常变灭,虚幻不实的玩意儿!富贵权势,哪一样值得流连羡慕呢?”

王薨之后,举国上下莫不仰德政而兴悲悼。佛要后世的人都尽孝道,所以躬亲负父王之棺,到灵鹫山行火葬礼。在举火焚化的当儿,佛又警策大众道:“百年岁月,弹指之顷,这个权假数十年的臭皮囊,岂真是我们的身体吗?三寸气消谁是我?百年身后漫虚名!命终身腐,哪里是我!哪里是我的身体?更哪里是我所有的亲属和财产?到此时万般带不去,只有业随身。随着平生所作的善恶业,再去受你的后身;故如水月境花,虚幻若空,还不觉悟吗?你们但见这火,就觉得很热,尘欲之火,更要比这热过百千倍,常常烧着世间的痴迷人哩。所以你们要痛自砥砺,精勤修学;了脱生死大事,才获究竟安乐啊!”

世尊为父王化身后,收拾灵骨,造塔供奉。丧事既毕,乃率领弟子回王舍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