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迦牟尼佛(十五)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七日】十五 祗园布金佛教圣地

佛所常住的精舍,除了摩竭提国王舍城的竹林精舍外,还有祗园精舍(又称祗洹精舍,即给孤独园)也是法化鼎盛,利济无量的圣地。

在摩竭提国的邻国,有一个舍卫国,是波斯匿王所统治的。那国有一位首席大臣,名叫须达,或称须达多。他的财产丰厚,富可敌国,而乐善好施,出自天性,凡是救济贫乏,安抚孤老等等义举,莫不尽力去做,所以时人尊称其为“给孤独长者”。

长者有七个儿子,六个都已经完婚了。他的幼儿仪容修美,是他最小偏怜的爱子,正在替他物色容貌极其端丽的配偶,便托亲友,广为推求。有一个婆罗门,替他在摩竭提国奔走物色。摩竭提国的首席大臣护弥长者有个妙龄妍丽的女儿,长得倾城倾国十分娇艳。长者的家财无量,而又是敬信三宝,慷慨乐善的贤者,有一次,在家里举行“大施会”,拨出多量的日用财物,随人讨取。其法要以童女亲手施予的,当然是他的爱女担任这个差使了。

婆罗门在这个盛大的施会中,获见这位漂亮的姑娘,就高兴得非凡,就要求见主人。仆人传达了进去,便引进去拜会长者。寒暄既毕,婆罗门就笑容启齿,向长者求婚道:“大长者是贵国的首相,富而好施;敝国的首相给孤独长者也是家富位尊博施济众,真是门当户对了。令嫒的活泼美丽,和给孤独长者的公郎端正修伟,又是一对璧人。鄙人不揣冒昧,敢以冰人自居,求为两家联成这个美满姻缘,未审尊意如何?”护弥长者欣然应允。

那时,适有商人要到舍卫国去,婆罗门便附书上须达长者,具陈此事。须达接信非常欢喜,就亲自捆载珍宝财物到王舍城来为子求聘。沿路上还随时布施穷困。到了王舍城,护弥长者迎了进去,设宴款待,不在话下。须达长者当天见他亲家的上下人等,都是忙忙碌碌地好像在预备赶办什么大宴会似的。连那护弥长者也躬亲操劳督办其事。不觉心里奇怪,就问其故?答:“供养佛僧耳。”须达怪问道:“什么叫佛?什么叫僧?”护弥就为他赞说佛的威德,僧的尊崇,须达闻说大喜,待到拂晓,就心怀踊跃,赶去见佛。到了精舍,见佛的金身晃耀,威神巍巍,比他亲家所说的更要胜过百倍,真是耳闻不如目见,于是倍增敬仰,可是不知礼敬之法,就直问世尊:“不审瞿昙起居何如?”世尊即令其就坐。停一会,见别人进来,五体投地的接足顶礼,右绕三匝,退住一面。须达愕然心里想道:“恭敬之法,应当如是!”连忙起来,重新作礼。听佛说法后即便悟道,成须陀洹果。

须达启请世尊道:“摩竭提法化兴隆,济渡无量,幸福利益莫大于此!可怜我们的舍卫国,还是邪见邪信,外道纵横,不闻佛僧之名,真是黑暗的长夜!惟愿世尊平等普济,垂降我国,开化一切。”佛告诉他道:“出家人的起居行道,和世俗不同,不能住在俗家,那里没有精舍,怎样居住?”须达毅然道:“弟子即当建造广大的精舍,愿佛屈驾化导。”世尊就答应了,须达长者为儿婚娶毕,就来向佛告辞,请佛派一位大弟子同去帮同料理。佛就派舍利弗同去,路上长者问舍利弗:“世尊领众步行,日行几里?”答:“日行二十里。”长者就令每隔二十里建一亭舍,配备饮食,留人侍奉,直到舍卫国为止。

既到本国,每日和舍利弗案行诸地,这个地点要离市不远,便于乞食,而又要寂静清闲,没有喧闹。看来看去没有适宜的地方,只有祗陀王子的花园,不远不近,适得其中,土地平旷,林泉环抱。须达长者就去和太子商买此园,太子笑道:“我不等钱用,何用卖园?况这园是我游戏逍遥的所在,哪可出卖?”须达再三商请,愿出重价购买,太子戏道:“你如能以铺金满地的代价,才肯出让。”须达当下答应,就要买定,太子反悔说:“刚才所说的是戏言呀!我哪里会出卖园地呢?”须达严肃答道:“太子无戏言!”便要邀人和他品评曲直,太子只得答应下来。

须达即发库藏黄金,铺满园地,只差一角之地不能铺满,太子想:“佛定是有大威德的,不然,怎能使须达这样的人,不惜倾其所有以供养呢?”就对须达说:“算了!算了!不用铺足了,园地算你买来供养的,树木算我供养就是了。”所以合称为“祗树给孤独园”,简称祗园。不说须达和舍利弗鸠工选材,督策兴造,楼阁连云,堂舍毗连,池泉花木,点缀精雅,极壮丽宏伟的能事,殿堂房舍凡千二百间。

却说舍卫国的“六师”外道,徒众很多,纠众奏王,要和沙门斗法,沙门得胜,听立精舍,不然,就不许立舍入境。国王答应了,就敕须达照办,须达就去求教舍利弗,舍利弗说:“即使六师徒众多得如大地上的草木,也不能动我一毛,尽管和他比赛便了。”于是约定七日后,在城外广场上比赛。那天,鸣金鼓集众,舍卫国人民空巷来集。

六师徒众多至数万;双方坐定,各以幻术变化,六师所变,都为舍利弗所破,弄到叩头求救为止。舍利弗更腾身虚空,现十八种变化,举国人民莫不敬服,再为说法,悟道者如林,六师数万徒众从舍利弗出家。一天,舍利弗和须达在园中执绳量地,尊者微微一笑,长者问故,尊者道:“你为佛造精舍尚未完成,可是,以此善因,天上的宫殿,却先为你造成了。”即以道力,使须达自己看见。须达问:“六欲天中,哪一层最好?”答:“下三天色情太浓,上二天恣逸太深,第四兜率天最好,少欲知足,常有待补佛位的菩萨说法教化。”长者说:“我愿生这第四天。”言讫,其余五天宫殿都隐没了,惟第四天宫殿湛然独存。可见施必有报,因果不虚。

两人走了过去,尊者忽然愀然颦眉。长者问故,尊者道:“你可见那地上的一群蚂蚁吗?它们在过去毗婆尸佛的时候,在这里做蚂蚁,一直经过了七佛出世,历时九十一劫,至于今日大雄世尊出世时,还是一生生地在这里做蚁子。可见堕落容易超升难,人身易失而难得。生死道中,作福为先,轮回毂里,解脱为要。”相与叹息而去!

精舍既成,须达奏王,请王遣使请佛。于是,大雄世尊四众围绕降临舍卫国。举国人民香花供奉,迎拜于途者络绎不绝,佛居祗园,说大小乘经法,波斯匿王也敬信护法,全国上下都成为佛教徒,后来得小乘果位,或成辟支佛,发无上菩提心的,不计其数。大乘经的方等教,在此讲的很多。祗园之名遂炳耀于世,为佛教的重要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