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惠市不法警察对我丈夫的迫害

【明慧网2001年10月29日】我是一名教师,九九年一月和丈夫一起有幸得法。通过学法,我们才真正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所在。修炼一段时间之后,原来令人烦恼的颈椎骨质增生、妇科病、严重的神经衰弱、皮肤病和气血虚弱等各种疾病竟不翼而飞,我真正太幸运了。爱发脾气的丈夫也逐渐改掉了自己的毛病。当时,我们真不知道怎样做才能感谢师尊。

可是,自九九年7.22以后,当地派出所的公安经常到我家骚扰。不准炼功。乡政府领导也强迫我丈夫写书面材料。我们炼功不但祛病健身,而且更主要的是能净化人的心灵,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难道这样做也是错吗?无奈,丈夫只好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进京和平请愿,讨个公道。乡政府领导知道这一情况后,气得火冒三丈,扬言找到人之后要好好教训他们一顿。接着,乡长伙同丈夫单位的领导一行几人亲自驾车进京找人。后来,丈夫等人一起被北京的几十个公安押回到德惠拘留所。在拘留所又被无端关押了55天,而且工资停发7个月。从拘留所出来之后,乡政府领导亲自找我丈夫等几人,首先声明:他们进京找人的费用由个人负责,共8000多元,每人摊2000多元,从工资里直接扣。2000年8月,丈夫因发放真相资料,被当地派出所又一次送进拘留所,拘留15天。临近半个月的时候,当地派出所的两个公安(徐广海、李丰)来我家送信,说德惠公安局政保科让交3000元保金,到半个月就放人,三天之内交到派出所,不交就劳教。为了让丈夫尽早回来,我东奔西凑,好不容易算凑够了3000元,交给了派出所所长(宋超)。可所长说,这钱就顶乡政府领导进京找人的费用。当时我说,那钱在工资里已经给扣了,所长还狡辩说没扣,这钱至今下落不明。

今年3月21日那天,丈夫吃完晚饭之后去功友家找功友的妻子来我家看孩子,正赶上派出所公安到功友家搜查,进屋之后不由分说,逐个先搜身,结果什么也没搜着。当晚把我丈夫和两个功友一行三人押到派出所。这些丧失人性的公安逐个地对他们拳打脚踢,还让给所长下跪。这些败类是人民警察的形像吗?当晚临放出来之前恶警还哄骗说,你们在家练就练吧,别走出去就行(他们时刻想的就是保住自己的乌纱帽,却从不为民着想)。谁知放出的第二天,派出所恶警又以德惠公安局政保科找我丈夫谈话为名,上单位把我丈夫和另外两个功友直接送到了德惠拘留所。根本没有任何人找过谈过话!恶警所长这回可有小人用武之地了,这边把人送到拘留所,那边又以莫须有的罪名上报教养材料。拘留半个月,就被送走劳教了。恶警们的目的终于达到了。一个时时刻刻用宇宙法理要求自己的修炼者竟遭如此对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29/18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