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进程中成为一个整体


【明慧网2001年10月29日】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对大法弟子整体的要求越来越高。我们还要继续根除各种变异,用大法纯净自己,真正成为法中一粒子。下面就谈谈自己近期的体悟。

一、慈悲之善与人之善

一次回到某地,功友们见到我很高兴,说:哎呀,你可来了!这么长时间不见你,心里一直惦着呢!也许长期漂泊的辛劳在起着某些作用,一听到这话,心里觉得很舒服,很慰贴,进而又感到和他们很“亲”、很“近”(以前也很熟)。以至于后来一段时间里,在协调工作、分配资料时,总是先想到他们,不知不觉中就有了主观倾向,有了主次之分。这种掺杂了“情”的“人之善”具有一定的迷惑性,如果不能用修炼人的心严肃对待,时间久了就会出现矛盾和麻烦。而我们所具有的应是慈悲之善,是不掺杂个人因素、个人目的、完全为了大法的“纯善”。

二、私的一种表现

在目前的邪恶迫害中,我们经常听到、身边也时有同修被抓被打甚至是被迫害致死的事情。明慧网上经常有各地同修倡议大法弟子或本地大法弟子铲除本地邪恶或针对某一具体迫害事件的邪恶,这很好。但后来出现了一个现象:当自己的亲人、熟悉的同修被迫害或邪恶势力迫害本地大法弟子时,大家都能做到自觉发正念除恶,同时想方设法破除迫害。而当其他大法弟子遭受同样的迫害时,却不能同样对等、同样用心,相对地表现出一种迟钝与麻木。除去客观环境差异的因素外,那么这种表面上的反差背后是否隐藏着一颗掺杂了情的私心?作为一个常人,也许无可厚非,但作为一个正法弟子、未来宇宙的保卫者,思想上该不该存在这种亲与疏、远与近的观念呢?师父要求我们做到“无私无我”,“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我想就应该突破这种框框,因为在大法法理面前这是一种愚见。(当然当地大法弟子在当地做正法工作针对性强,符合具体情况,这里是讲一个理)

再说说正念除恶。明慧网上每天都有不少各地大法弟子正念除恶的倡议,如果我们每一个都分别具体去做,还真不一定记得住,效果也不一定好(我自己的体会是这样的)。我记得有位同修在文章中谈过这个问题,我赞同其观点,那就是:最好是按照《发正念》中的要求去做。因为师父教给我们的口诀以及方法,是威力无穷而又博大精深的,就如同师父教给我们的功法一样,虽然动作简练,但他所炼的东西很多很全面,控制着身体的各个方面,控制着要出的很多东西。而且我们在正念除恶时是“无所不包、无所遗漏”的,我想这里就包括着方方面面,也就同样包括着我们所倡议的那些具体事情。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全世界大法弟子能够达到同心同念,这才是真正的威力无穷呢!

另外,正念除恶这一正法行动,不直接表现在我们这个空间,是功能和神通在另外空间起作用,而功能和神通是有灵性的,自己就知道如何去做。当然针对当地具体情况发正念除恶也是必要的。举个常人中的例子:集体和个人的关系。针对某一小范围或具体事件除恶是个人,全世界统一除恶是集体。集体包含个人,个人不包含集体,应以集体为主。

三、明确“一个整体”的概念

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你们是个整体”(《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的讲法》)。我们也都知道是一个整体,也都知道对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对整个大法的破坏,可是从思想深外往往不能真正达到一个整体的标准和要求,究其根源,上面所谈到的“私”是一种因素。(由此可见,正法进程的快慢与我们每个人的提高都密切相关啊!)我认为明确“一个整体”的概念,是正法全局的需要,也是一个因素。

其实,邪恶对大法的迫害也是以整体的方式出现的,也是一个邪恶的整体。“它是过去旧的宇宙中的那些高层生命安排的,而且是层层层层宇宙中的旧的生命系统安排的。”(《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因为这个邪恶的势力,从上到下贯穿下来,每个层次不落的在干扰正法”(《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的讲法》),表现在人间,就是“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开始全面的邪恶镇压,抓人、打人、劳教、判刑、毁书、利用军、警、特务、外交及所有电台、电视台、报纸、采用流氓手段铺天盖地的造谣迫害,大有天塌之势,其邪恶程度覆盖了全世界”(《预言参考》)。针对这种情况,我们也应该发挥整体的作用。

师父说:“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为每个人的基础不同、各种执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点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等等因素,决定了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去执著心的状态不同,过关的大小不同”。(《路》)我理解,正是由于这些不同,构成整体中的各个环节,发挥着不同的作用,相互独立而又相互圆融,相互促进。我还发现,协调得好、整体作用发挥得好的地区,正法工作开展得就好,也有条理,否则,容易造成人力、财力浪费。这是从表面上讲,当然深层还有修炼提高的因素。

一个大法弟子在整体中也容易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智慧和能力。特别是在大陆目前情况下,整体的力量是最大、最强的,也是邪恶最怕的,这已经得到了证实。溶入整体,放下自我,在正法中还能使邪恶无藏身之处而被彻底铲除,如对劳教所邪悟者,我觉得有许多破坏大法的邪恶生命就隐藏在那歪理中得以存在。我们应该彻底铲除一切邪悟之理及其构成因素,让那些邪悟者自己都觉得没意思,甚至想不起来那些邪恶的东西,也是在挽救他们,清除其对正法的惑乱。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分分秒秒都是师父用巨大的承受换来的。师父说:“现在的时间要珍惜利用,这时间是留给众弟子的。”(《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的讲法》)我忽然对师父的这个“众”字有了更深的理解 ,原来其中还包涵着“一个整体”的一层法理(如此看来,正法进程不但与每个大法弟子的提高有关,同时还与国内外大法弟子整体的提高有关啊。)

以上仅为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