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SOS环球步行小分队的日记


【明慧网2001年10月30日】以正法弟子的气势突破常人的框框

2001年10月22日星期一

在市中心遇到两个小痞子,不许我们发传单,还推我们,我们忘了说:“定”。关键时刻还是体现出不扎实。一学员咳得很厉害,动了“我不行了”之念。一个学员不拘小节,被“想象”干扰。我们识破了这都是形形色色的“正法传,万魔拦”的演化形式,只要队伍中少人,只要人心向后牵挂,不思向前走,都是魔干扰。

2001年10月23日星期二

早6点吃饭,7点出发。“万魔拦”又演化成了大雨、签证、杂事儿、咳嗽来让我们放慢速度和转移除恶、铲除邪恶的重心。但我们识破了,我们在雨中不停地向前,没雨衣也如此,全淋透了更向前,路上的司机反而受到震撼。

我们对高速公路疾驶的司机们发正念:“司机啊,你知道法轮功吗,说句公道话吧,那么你的永远就定了……”结果司机们都有感应。有鸣喇叭的(三击祥和节奏)、有闪大灯的。

在市长和媒体办公的地方,人们得知我们浑身被雨淋了八个小时,就为了让国际社会重视中国的恐怖现状。三位媒体的接待小姐,很认真地听我们揭露江泽民两年来“打死算自杀”的恐怖命令。

当你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气势突破或破除常人的某些固有框框时,常人也会以超常的感应来同化真善忍。

铲除邪恶的结果都取决于你自己

2001年10月24日星期三

在青年旅馆6点起来在湖边炼第五套功法。走向40多公里以外的马怯市。

当公路指示牌不断显示马怯市还有20公里,18公里,13公里时,由此感悟到,不管旧的邪恶多么邪恶,如果是你扎扎实实自己坚定走出来的、一个心眼付出做出来的,那么公里数只能老老实实的承认你的付出,那是顶着疼、顶着难走出来的,无论多高的生命,它也不得不承认,只要你坚定走下去,那数字就得减。

正法修炼不也是这样吗,无论旧的恶势力它多么邪多么恶,一切铲除邪恶的结果都取决于你自己。

心性多高功多高

2001年10月25日星期四

今天是45公里,到达巴士通格乐市,这里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一仗结束的地方,旅游城市。

人间的媒体不知道真话,真相,我们就要助师“人间行”。人间的很多媒体不公道,也不知何为公道,所以我们就要通过环球步行来唤起人们动真念说出公道话。

早上Manche市市长亲自接信,他是比利时议员,又是外交部的高官,他听了江泽民的两年之久的恐怖行径后说,我能为你们做什么呢?我们告诉他,加拿大政府重视呼吁,中国就放出了张昆仑,澳大利亚政府加急呼吁,中国就释放了章翠英,那么欧洲各国政府支持法轮功,呼吁正义公道,中国就会释放赵明……

给电视台交完信,讲真相后,他们还允许我们在他们的传真机上发出6份通知其他媒体的传真。去找市长的路上,一个女记者仅仅路过就要主动采访我们。去Bastogne市的途中,在高速公路上来了两个省电视台的记者采访我们,他们说当晚会报导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邪恶安排的有序,我们的师父安排的更有序。

走路给人展示的和唤起的都是催人应该自己动真念去思考的问题,不求人,没有任何对人情和事理的企求,是你自己的真善忍实力的展示,不受常人间任何框框制约,所以人们惊讶、思考、佩服进而主动为你做一切。

邪恶利用下雨的表现来阻挠我们,只要识破它,蔑视它,发正念,太阳一出反倒证实它不行。旧的势力干扰正法,心性太低,所以也就没啥高功,就会下个暴雨,刮个寒风。心性多高功多高。我们应该是“没有它的粘结力,没有它的制约牵扯力”(《在2001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讲法》)

在N4公路上有两位女士专程开过来问:你们前天在拿磨的公路上走,我们看见了,为什么走呢?到底发生了什么?该学员以掉队三公里的代价讲清了真相,她俩多么明白多么有福份。还有人想开车带学员走一段儿。学员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后,谢绝了善良路人的好意。

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

2001年10月26日星期五

44公里到达Ettelbruck市(已进入卢森堡边境),市长助理没动真念就急急忙忙地问:你们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原来他着急下班了。他按照我们的话题,给了我们很多卢森堡国的媒体清单,青年旅馆地址,虽然他都给了,但是他还没听我们讲真相呢,总觉得不对劲儿,我们是想通过讲真相除恶的过程救他的永远,正这里不正的,他心没动,完全是公事公办,机械接待,这说明我们有漏,开头30秒话题往哪儿引很关键,因为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

出Bastogne市时,“中国城”餐馆邀请我们去吃饭。学员要赶路谢辞了。讲真相,发一个“回归的历程”,竟然有如此大的感召力。人心都在向明白的一面变。

有人看我叠传单,伸手过来要。天象本来就应该是这样:人来抢传单。人来抢着表态。

今天全是山坡路,疼时,难时才感到“难才能修出威德”的内涵,安逸怎么能修出威德呢。新加入的学员已经适应了正法环球小分队的特点,不再只是为走而走。如果不发传单、不揭露邪恶,走得再快也等于零,就是有漏。

利用了旧势力安排揭露邪恶

2001年10月27日星期六

早上7点多德国学员连夜驱车约600公里从斯图加特市送来了德语传单,路人要德语传单者昨天起已居多。时常碰到路人得知我们为什么要环球步行后对我们说:紧急救援意义重大,这样做太对了。

40多公里走向卢森堡市。还有16公里时警察来查护照。我悟到这也是一种干扰,以拖后腿,让我们的队伍减人减速、影响队伍向前。但我们利用了旧势力的安排,卷进更多众生对真相对邪恶了解并表态,我们向所有的警察揭露江泽民两年来“打死算自杀”的恐怖命令。

路上的中餐馆我们全发了“回归的历程”。所有的路边大超市都由行李车先行铺垫发资料,一餐馆几个人都问:“这个步行队几点到?几点路过这儿?我也要走一段儿”。

按照媒体清单发走了十几份传真,那个帮发传真的旅馆还不是我们住的,当学员向其讲真相时,人家马上表态,不收传真费了。常人明白的一面也想为正法除恶贡献微薄之力。

一念之差,差之千里

2001年10月28日星期日

早7点多出发,把大家送到昨天停止步行的地点,车还没出街口就被一个醉汉的车从后面撞了。又换了一种干扰形式,我们本来今天排得满满的,它偏搞点什么事儿让你浪费时间。一小时处理完车祸事件。接着昨天的地方走,16公里后走到卢森堡市。同时到Mersch市市长信箱交信。该市是该省的重点市。我悟到:早晨的事也许因为我们没递信就路过,只为赶步行进度,才使邪恶有机可乘。你不揭露邪恶,保证就出事儿,只有你全面讲清真相,哪怕步行进度慢点儿,途中也不出乱子。

一卢森堡人一看传单还没听学员讲呢,马上说:中国是恐怖主义,我们都知道。路人说:紧急救援意义重大,你们做得好。

到达首都后,大家分头找网吧,准备明天的新闻发布会。给明慧写报导、学法、洗衣、休整。一到旅馆睡魔就来了。一上车睡魔就来了。从中都能看到,一念之差,带给步行学员的状态也差之千里。稍一松懈,魔就来钻适合它的空子,比如使你老是发困,加强这个执著,让你忘掉当务之急──紧急救援,是魔干扰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