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人发表声明 - 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明慧网2001年10月30日】
找到差距,重新认识自己,才能紧跟正法进程

我现在认真回顾了自己几年来的修炼过程,每每都会为师父的洪大慈悲和自己的内心痛悔而泪如泉涌。我悔恨交加,无时不处于痛悔和自责之中。我在邪恶面前写了“保证”,干了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这是对大法的侮辱,使自己在修炼的路上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弯路。

在旧的邪恶势力给大法制造的这场巨难中,虽然自己内心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从未丝毫动摇过,但面对考验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道法》),在人情、怕心与对人的执著的压力中,认为自己在做大法的工作,让邪魔钻了空子。

99年4.25之后时时面临着考验,但心里坦然不动,但对7.20之后铺天盖地的邪恶仍然感到震惊。在邪恶的包围中,凭着对大法和师父的坚信,听到别人做所谓的“检讨”,感到不理解;看到别人交大法书觉得不可思议;听到邪恶的宣传就向周围人讲清真相,但是最后在社会、单位、家庭的压力面前还是被迫说了违心话,表示“不炼了”,当时就感到耻辱、压抑而又无可奈何,在大法遭到疯狂迫害时,在师父遭到最流氓的诽谤时,只是流泪气愤却不能站出来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还做了逃兵。其实对所发生的事以及大法弟子该如何对待,师父在讲法中早就告诉我们了,只是自己对法不能够真正认识,不能按照法的要求去做。

在关键的时刻不能堂堂正正地走出来,就这样躲在家里学法炼功,在家庭的小圈里“修心性”,师父说:“那些得了大法的还能和常人一样对待吗?得了法却不能证实法,还配当大法弟子吗?无论他们怎么在家里所谓的坚持学法炼功,都是被魔控制着,走向邪悟。”(《严肃的教诲》)当时很多学员去天安门证实法,我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做才对,学员中有着不同的认识,这时慈悲的师父点悟使我猛醒:不能再等了,必须走出去正法,一定把自己的真心话说出来!于是我们20多名同修一起去了北京。因在北京车站部分弟子被抓,我们在等待中,心里很矛盾,几次想站出来去天安门向世人讲清真相,但人的观念又成了拦路虎,遗憾地离开了北京。2000年我们又去了北京天安门,把自己的真心话“法轮大法好”说出来了。我被关在天安门分局、昌平、丰台看守所。在义和派出所,我们用正念走出了魔窟,又加入正法的洪流中。

后来由原单位引路,我被公安抓住,进而被非法拘留。因自己学法不深、不精进,没能在法上认识法,为了执著,产生了人的思想:如果我坐牢,大法工作谁来做?学员得不到经文及真象材料怎么办?为自己的执著找借口,一时被邪魔钻了空子——因为我的错误认识,各方面的压力都来了,糊里糊涂地由别人代写、我念了“保证书”,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助长了邪恶的迫害,再次向邪恶低了头。这是大法弟子的耻辱,是对大法的侮辱。为什么自己没有过好这一关呢?我心里很痛苦,对不起洪大慈悲的师父,几乎不敢回忆这件事。我总是对自己说:那不是我说的!后来还是大法的力量使得我重新在法上认识了自己,认真回顾了几年来的修炼历程,发现了自己的主要问题:过去一直认为自己学得不错,悟得也挺好的,该放下的差不多都放下了,也没有什么怕心,可是却在魔难面前真正找到了自己的差距。

“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用人的圆滑心理对待修炼上的事是极端错误而又极其危险的。圆滑本是变异了的人的思想,怎么能带到大法修炼中来呢?师父在(《大法坚不可摧》中告诉我们:“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干了不应该干的事之后,如果不能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与那千万年的等待都将在史前的誓约中兑现。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我更加看清了自己问题的严重性及恶果,认识到任何情况下坚定正念对修炼者生命的重要意义。

我真正意识到自己没有起到大法弟子应有的作用,在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中感到自己与精进的同修有很大差距,只是在正法洪流的后面慢步地跟着,师父讲的法越来越明,正法除恶的进程在加快,需要每个大法弟子勇猛精进。我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心性与大法的要求和精进的弟子的差距很大,再不赶上就要掉队了,就不配做大法粒子了,就辜负了师父一等再等的苦心,师父本来为每个弟子承受了很多,还要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承受更多。我明显感到了师父在为我着急和担心,用各种方式暴露我还没有放下的人的东西,让我快点去掉它。我于是更加认真学法,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正法的进程中不断地重新认识自己,才能修得执著无一漏,从而做到在乱中、在难中、在邪恶残酷迫害中,坚定正信、正念,走好自己的每一步。师父教诲:“无论你们再忙,都不能忽视了学法。这是走向圆满与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证。”(《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在《走向圆满》中讲:“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师父说:“目前人类的每一天都是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来的,”(《什么是功能》)。所以我们每时每刻都要把自己的心融入正法,充分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师父用他的洪大慈悲挽救了我们,我唯有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倾尽全力助师世间行、除尽邪恶,直至法正人间的那一天。

现在我再次严正声明:我过去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论和行动一律作废!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坚决一修到底,决不辜负恩师的慈悲苦度,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陆大法弟子:安三庆
2001年10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4.25前后,我妻子和我商量:“现在社会上有人反对法轮功,我想到北京去上访,以自己修炼的切身体会来证实大法的无比伟大和正确”。她还说:“有人掉到水里了,是师父把我们救上来的。现在有人说师父的坏话,我们应该站出来证实大法,证实师父是来世上救渡众生的”。比如我自己吧,在得法前是三天两头有病,因有病只能呆在家,自从94年修炼法轮功以来,病状完全消失,像变了一个人,红光满面,走路一身轻,真是青春焕发。可是,当时我却以家里有个长期病号和经济上也不够宽裕等为借口,实际上是在思想深处有怕,怕被抓,怕出事,没能明确的支持她走出去说明真相,给大法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99年7.20后,江氏集团利用高压手段,千方百计地想把修炼法轮功的同修压垮,主要也是自己学法不深,害怕抄家。派出所和街道工作人员三天两头来我家做所谓的“转化”工作;一次,我和妻子正在把大法资料和师父的法像快要藏好的时候,突然进来几个街道工作人员,由于措手不及他们将放在桌上的《法轮功》和《转法轮》两本大法书籍拿走,给大法造成无法补救的损失,这是严重的教训。

师父在《大法坚不可摧》一文中说:“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邪恶再三要我写“保证书”,当时出于压力妥协了。和心性高的学员比较,深感惭愧,这是由于学法不深,遇到问题没能“以法为师”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给邪恶可乘之机,带来极坏的影响。最近在看到到《对‘严正声明’的一点体悟》,给我很大的启示,决心痛改前非。更加深感伟大慈悲的师父给我们又一次改错的机会,我要以实际行动,不辜负师尊对我无微不至的关爱。特此宣布自己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郑祁 2001年9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11月21日进京证实大法,想去说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在去北京的列车上,乘警用卑鄙的手段,让我骂师父,骂就让上北京,不骂就扣押。我们恩师教导我们要善待每个人。“做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转法轮》)而当今的人民警察怎么让人骂人呢?相比之下,哪个正,哪个邪,一目了然。

我就这样被扣押在车站派出所,我不骂人,被派出所值班的骂了一顿。第二天被当地派出所接回来送拘留所,非法拘留20天,不但不放,还被非法劳教18个月。

今年5月份因心脏病被办理所外就医,因平时学法不深,认识的不深,怕心,放不下“情”,还有一种显示心。被邪恶的魔钻了空子,恩师多次点化,因悟性不好,在痛苦中写了“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等,还交了一部分书。确实不是我正念所为,给大法带来了伤害,让恩师痛心。在恩师的多方面的点化和同修们多次帮助下,使我幡然悔悟,重读经文才知道自己真的错了,在修炼中走了一段弯路。自己在内心多次悔过,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真的对不起恩师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大法。我要向世人讲清真相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在此我向全宇宙严正声明,在劳教所所写、所说、所为,违背大法、违背师父的事全部作废。我们修炼宇宙大法“真、善、忍”,没有任何错。修心向善做好人,对任何一个国家与民族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通过学习师父新经文,我认识到现在向世人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是多么重要。“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作为大法弟子要用正念清除邪恶,正宇宙中一切不正的,做合格的大法弟子,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兑现我的神圣誓约:“助师世间行”。如有不妥之处望慈悲指正。

大法弟子: 刘德英 2001年8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六月修炼的法轮大法。通过修炼法轮功,体会到师父和法轮大法带给我身心上的好处,是说不完的,我热爱法轮功,敬仰师父。

邪恶的“610”给我办洗脑班,不让我修炼法轮功,我心里不服。凡是反对大法的话我一点儿都听不进去,而且从心里生气,着急忍不住跟着他们辩论。用我真实的体会跟他们讲理,我说修法轮功修的是我们自己,也妨碍不着别人,是去我们自己不好的心的,而且要是修法轮功的人多了对国家、对社会,都是有益的。他们不听非让我说不炼法轮功,而且还威胁恐吓我,由于自己学法不深,看书少,而被邪恶的“610”钻了我内心深处的怕心和人心繁重的空子,使我写了“材料”。回来后,学习《转法轮》和《精进要旨》,我认识到错了,无论如何我都是错的,我对师父和大法犯了大罪。我这几年白修炼了,我心里很苦恼。是师父的慈悲和善心使我重新站起来。我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在“610洗脑班”上所写的一切作废,今后我必须坚修大法心不动。因为我认识到法轮大法是神圣、伟大的佛法,是教我们修炼的大法。我的师父是我心中最高尚、最好的老师,没法用语言讲出来的好。他教我们修正法,做一个一心为别人好的觉者。法轮大法我修定了!无论如何我也要一修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法轮大法修炼者 赵仲兰2001年10月24日


严正声明

今年十月一日夜零点十分左右,邪恶之徒到我家抄家。我向邪恶妥协了,写了个有损大法的“保证”。邪恶之徒走后,我心中烦躁不安,悔恨交加。通过学法交流,我才深刻认识到,这是邪恶通过这种形式动摇我对师父、对大法的正念、正信,这是针对大法的破坏,是对大法的侮辱。我辜负了师尊亿万年的造就和慈悲苦度,令我痛悔万分,无地自容!我没有听师父的话,配合了邪恶的要求,关键是自己放松了学法,没有及时识破他们破坏大法的险恶用心,使自己在捍卫宇宙大法的机缘中没能尽到一个大法粒子的神圣职责。为了使更多的同修不再被邪恶的旧势力利用险恶多变的手段来迫害大法与正在向各自先天最高位置升华回归的大法弟子,特写出这个经历与同修借鉴。同时严正声明:我写的那句“保证”立即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就在被抄家后的第三、四天,我决心写此声明时,听到约有几十只蛤蟆乱叫,我们这里干旱,不可能有此物,我悟到这是魔的干扰,立即发正念铲除。这种情况出现了两次。发正念过程中,听到蛤蟆的叫声逐渐减少至没有。

由于我放松了学法,还有执著心,被邪恶的旧势力钻了空子,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没能在邪恶迫害时坚定地证实大法,揭露邪恶,实在无颜面对师尊。辜负了慈悲苦度我们的师尊。由于以后的历史将以我们各种正确的表现为参照、为标准,我悟到这些后,更感到自己能维护大法、参与正法是多么的严肃、关键、庄严、殊胜、伟大。我今后一定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心自明》),彻底铲除邪恶的旧势力及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不放松学法,直至圆满。

大法弟子:蔡灵芝 2001年10月21日


严正声明

今年四月中旬在家里由派出所强行带去“洗脑班”。由于悟性不高,在叛徒邪悟谎言欺骗下,曾神智不清的写了份“悔过书”。但我坚信师父与大法,发正念于第十四天从“洗脑班”里走了出来(在“洗脑班”期间写过严正声明:在班上写的悔过书及两会前家委会要求写的保证书等全部作废)。

出来后,我丈夫迫于压力按照“610”办头头的意思写了一份“材料”,这种由“610”头头指使、我丈夫配合代我写的一切是绝对代表不了我的。因此再次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今后不管在任何环境及情况下,在正法修炼的这条路上我会坚定地走下去。不管常人社会发生什么变化,怎么动,“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一定排除一切干扰,积极地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去,去做一个正法弟子应该做的。决不辜负伟大师父的洪大慈悲,以及大法弟子这一神圣的称号。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王惠浦 2001年10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于97年得法,学法几年来虽然深感佛法博大,也得益甚多,但由于自己对法认识不足,又贪恋常人生活,放不下的人心太多,使得自己在劳教所时,不能在法上认识法,主动邪悟写了“五书”,被邪恶钻了空子。现在我认识到,我对大法已经犯下了大罪,要不是师父慈悲,几次给我机会,我的命运不堪想象。虽然过去给我留下了深深的痛悔,一个修炼人的耻辱也让我萎靡不振,但是今天,在恩师的感召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决心抓紧时间,接着再往上修炼,认真学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努力跟上正法进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粒子。在此,严正声明过去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劳教期间写的“悔过书”、“保证书”、“决裂书信”、“揭批书”、“感想”等等统统作废!从今以后再不干违背大法、违背良心之事,坚修大法,决不动摇!

大法弟子: 王云珍、唐德明 2001年10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期间,所写过的“保证书,揭批材料”都是在高压之下写的,现在声明作废。劳教期间,由于江泽民政府的高压,对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学员肆意迫害,无限制的加期,做苦工,从早到晚。还指使其它劳教人员对学员包夹,动辄打骂,日子过得非常苦,再加上受邪悟影响,执著心的带动,使我做了一名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不可以做的事,我曾经在劳教所的大会上宣读“揭批材料”。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从今以后,我一定会用我的实际行动来“助师世间行”。在正法洪流中贡献我的一份力量,洗刷我过去的耻辱。

大法弟子:曹仁恒 2001年10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于2000年底在家被剥夺了人权,恶警无法无天的将我抓进了监狱。在强制“洗脑”过程中,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狱中被马三家的一伙人渣、骗子搞丑剧所蛊惑,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写了“三书”等背离大法的话。通过学法我认识到原来所写所说的那些不利于大法的东西是错误的,是自己终身最大的耻辱。特此声明,原来所写所说的东西统统作废。今后要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加倍努力,补偿自己背离法时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李有桃、王安群 2001年10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势力迫害大法时,配合了邪恶势力,当村干部在1999年7月22日后代我写了一份“材料”时,我同意了,现在认识到是背离了大法和师尊,所以在此严正声明村干部给我写的所有不利于大法和师尊的话一律作废,我向村干部交大法书也是向邪恶势力妥协,没有用生命保护大法的书是犯了天法,我认识到自己错误的严重性,不仅要吸取教训,更要认真学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的步伐,助师世间行,一修到底。

大法弟子:林玉英 2001年10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如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经文中所说:“……学员自身的业力、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自己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干出了助纣为虐的事,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愧对师父、愧对大法。今天我在《明慧网》上严正声明,我自己所说所写一切作废。坚定修炼。重新投入正法之洪流,用行动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徐莱 2001年10月29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劳教所期间,被迫不让睡觉,强行洗脑,每日十多个小时超负荷劳动(有时甚至达20小时),被迫害得神智不清,又看到其他同修被电棍、死人床、强行灌食等法西斯手段迫害的惨相,产生了怕心,做出了有悖大法、有悖师父的事,痛心不已,后悔莫及。现在此郑重声明:我在劳教所期间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今后我要更加坚定实修,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刘梅 2001年10月27日


严正声明

自从720后,始终没能静下心来学法,向内心找,没能认识到自己被变异的思想带动着。虽然心里明白媒体所宣扬的都是骗局,与我知道的都是相悖的,却不能站在法的基点上去认识、去对待,去向周围的人讲清真相。而是做了不该做的事,写了“保证书”,在条幅上玩文字游戏,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在此我郑重声明,对自己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刘兴明 2001年10月26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7.20以后,被江泽民邪恶团伙的妖言所蒙骗,在片警与街道委员到我家中做工作时,说了妥协的话,还在委员到家中要求写“保证”时,也写了。从今天开始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挽回给大法造成的影响,一定要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心不动,紧跟正法进程,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

大法弟子:刘永珍 2001年10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这场邪恶对大法残酷的迫害中,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人执著的东西太多。当魔难来时,不是用本性的一面去理解,结果倒向邪恶,致使自己走了错路,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后悔莫及。我要继续修炼,加倍补偿自己的过失。特此声明,在高压、诱骗下所写、所说的一切声明作废。那不是我的本意。感谢师父的慈悲,我愿重新开始。

声明人:刘新芳 2001年10月19日


严正声明

自1999年7月22日以来,已是第二次去北京,由于我学法不深,又有许多怕心和执著,在看守所写了妥协的话,给自己的修炼道路留下了污点。现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所有一切违背大法、不该修炼人所为之事全部作废,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自己的过错,誓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鄂善伟 2001年9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7月20日,到市政府上访要求释放无故被抓的大法弟子,7月22日,当地派出所民警到我家中,我被迫写了“保证”,交了几本大法书籍,由于当时自己有放不下的执著心,和对大法正念不强,配合邪恶安排,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秦玉风 2001年10月29日


严正声明

从前因为怕,执著心不去,在恶警、街道干部面前说过妥协的话,今日在此严正声明以前说的不利于大法的话作废。给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心中愧对恩师的慈悲。以后一定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正法进程,珍惜师父延长的修炼时间。珍惜这万古难遇的高德大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

大法弟子:王庆艳 2001年10月1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本人学法不深,没有在法中认识法,在邪恶的花言巧语下,在自己放不下的名、利、情的执著心带动下,写了一个“保证”,给大法抹了黑。特此声明此“保证”作废。我要认真学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在任何情况下也要坚持炼功、学法,返本归真,跟师父回家。

大法弟子:朱阳春 2001年10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人的怕心驱使下,被魔钻了空子,写出了有损于大法的违心话。因此我严正声明:家人写的“保证书”,以及我写的“保证书”和以前有损于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过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坚修大法紧随师,走好正法的每一步,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王成立 2001年9月1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人心过重,在公安和单位保卫处的非法关押及胁迫下,违心地写了“保证”。虽然已向邪恶势力收回了“保证”。但为了彻底挖掉自己的怕心和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在此,再次公开地严正声明,收回我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保证”,充分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正法作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邹良2001年10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执著心太重,在考验面前没能用正念对待,在亲人、朋友的压力下写了“保证书”,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包括亲人代签)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刘桂波2001年8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1年8月被邪恶势力强行抓进所谓的“洗脑班”关押了四十多天,进行强行“洗脑”,最后被迫听从了邪恶的指使,请人写了所谓的“三书”等不该做的事。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实,给自己的修炼路上染上了这一污点,深感痛悔!现声明强行“洗脑”时所写、所说的一切不好的东西统统作废。今后要紧随师父,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周模分、保寿森 2001年10月5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邪魔胁迫下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给大法造成了不利影响,使自己十分痛悔。为了挽回影响,所以我严正声明,以前不管在任何情况下所说、所写和所做的,只要不符合大法的要求,一律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心不动。

大法弟子:管玉新 2001年8月10日


严正声明

7.20以后,我在邪恶强迫参加的“洗脑班”上,写“保证”、签字等等,虽然都是违心所做,但这样做就等于是帮助了邪恶,给大法造成了伤害,我从内心深处感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声明所做的这一切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正法时期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胡丽珍 2001年10月28日


严正声明

因为我在修法轮大法中有很多放不下的执著心,在邪恶的逼迫下写了“保证”,通过学法我深刻认识到,这是我服从了邪恶的安排,我对不起师尊。现在郑重声明,我对邪恶写下的一切“保证”全部作废。我向师尊发誓:“坚修大法紧随师”,在修炼的路上心如磐石走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徐桂兰 2001年10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有放不下的执著和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在所谓的“洗脑班”上写了所谓的“转化书”,从此一直在良心的谴责下度日,现在我已经明白了,自己所做的一切已经给大法带来耻辱,决心重新振作起来,重新投入正法修炼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裴爱军 2001年10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过去在劳教所写的“四书”和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话声明作废。回来后,我在当地派出所对民警所说的不利于大法的话和签名的问讯记录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弘扬大法,勇猛精进,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王玉贤 2001年10月26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修炼不扎实,在邪恶迫害面前没有把握好。现在严正声明:妻子代写的“保证”作废,公安局制作的相片,手印等一律作废,自己写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材料”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张文友 2001年9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单位在99年7.20以后,强迫要我在打印好的纸张上签字,当时由于学法不深实属违心。现在我严正声明那次签字作废。我决心坚修大法,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朱亚珍 2001年10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从前自己学法不深,在当地派出所的“保证书”上签了字,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情,特此声明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王志江、吕秀双 2001年9月4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违心所写的所谓“保证书”和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我要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在今后的正法进程中做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刘淑芬 2001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在425以后写的“保证书、悔过书”都是在强制状态写的,在这里声明全部作废。以后要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随师父回到美好的家园。

大法弟子:张素琴、周宝昌 2001年9月9日


严正声明

1999年我在上访的途中被抓,在公安写好的“保证书”上签了名,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现在我严正声明我所签的名字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牟效英2001年10月29日


郑重声明

本人在1999年“7.20”之后所有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宣布作废,决心坚修大法紧随师,奋力精进,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杨吉善 2001年8月1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0日以来,我所有不利于大法的文字、言行全部作废,并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张振华 2001年10月29日


严正声明

今年三月份,我由于有怕心,在亲人代写的“保证书”上按了手印,事后很后悔,现在严正声明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周惠敏 2001年10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在派出所写的“保证”声明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王立平 2001年10月26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高压下所说、所做、家里人代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要求,违背大法的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紧随师。

大法弟子:梁秋云 2001年8月10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在“洗脑班”中所写的一切言论,声明作废。从今以后我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正法进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胡淑芳 2001年10月


严正声明

我在99年7.20被非法拘留期间,由于有怕心,被迫在印有污蔑大法和师父的材料上签了字,现在严正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张保卫 2001年10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对正法认识不足,没有严肃对待正法,在邪恶诱使下写下了“保证书”。现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正法进程,做一粒真正大法粒子。

大陆大法弟子:卜庆凡 2001年10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村、派出所、“610”面前说的“保证”和签字等一律作废。精进实修,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董德义 2001年10月5日


严正声明

因为怕心,在拘留期间写了“保证书,决裂书”。在此声明作废,今后加大力度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周诚 2001年10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99年7.20以后,由于对法认识不够,被怕心带动,给街道写了一个“五不准”,在修炼中留下了一个污点,现在严正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颜晓东、王中岩 2001年10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修炼不扎实,在邪恶迫害面前没有把握好。现在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作废,自己写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材料”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刘雅林 2001年10月28日


严正声明

以前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从现在开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声明人:华金石 2001年10月


严正声明

我因学法不深,被邪恶势力所带动,写了“保证书”,做了不该做的事,现在我严正声明一切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李秀琴 2001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