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溪国小洪法之心得


【明慧网2001年10月30日】10月13日,大法于青溪国小运动会上,堂堂展现于世人面前,那一刻,我只有一个想法:感谢师父给青溪这样一个机会。

回顾半年前,曾在网站上读到同修们争取在各学校运动会上洪法的文章,身为教师的我,便萌生将来若有机会也要仿效之的念头。不过,想归想,由于对学校行政人员有相当的排斥感,因此始终不太肯定届时会如此做,再加上日子一久、工作繁忙,渐渐的对此事就淡忘了。

一个月前,学校敲定10月13日要开运动会,各项节目也纷纷展开训练,百忙中,隐约想起半年前的心愿。但安逸心和想像不断地干扰,诚如师父所言:“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虽然我也想克服求安逸之心,但一想到向主任、校长争取洪法机会时,心中总是冒出这样的想法:主任、校长他们一定不会轻易答应的。况且洪法又不一定非得在运动会上,哪里都可以洪法。自己学炼大法才一年,好像承办这些洪法活动的都是一些老学员或辅导员,我只是一个新学员;而且每天手边事情这么多,如果真的承办,一定又会增加许多麻烦事,我看还是等明年时机成熟些再说吧……就这样,一天拖过一天,尽管每天都会遇到主任或校长,但我绝口不提此事,让机会一次又一次地错失。

两个礼拜后,学校宣布隔天会将节目单草拟出来,要老师们对提供的节目做一简略的介绍,这时我才猛然惊醒,节目要定了。左思右想,真的觉得很难开口,想起师父说的:“修炼可不是儿戏,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严肃,不是想当然的” “机缘只有一次,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精进要旨》“退休再炼”)我想现在不办,明年不一定有机会了。于是硬着头皮找到负责运动会的组长,跟他说明想要争取一个15-20分钟的表演机会,他说要我等几天。过了三、四天,校长很爽快的答应了。据侧面了解,校长长期学某一气功,他能这么轻易就答应,着实让我讶异。当时虽讶异,但心想:身为一校之长,既然他都答应了,那就应该没问题了。连正念都不用发,事情真是进行得太容易了。可能是师父在帮我吧。

和炼功点的辅导员说运动会洪法一事,她很热心的帮忙一切事宜。看着一切都陆陆续续在准备中,我的欢喜心不时涌现:青溪国小一百多名教职员,只有两人学炼大法,但我却能轻轻松松就争取到这样一个洪法的机会,我这件事做得真好。欢喜心一起,那真的是什么事都可能出现的。就在最后一次运动会预演结束时,我才赫然发现节目单上竟没有“法轮功”一项,心中很是纳闷,晚上拨电话询问筹备的组长,但一直无人接听。隔天是双十节放假一天,还是找不到该位负责人,一整天心里都忐忑不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在晚上电话接通之后,他告诉我:“主任没告诉你吗?校长说最近『时机敏感』,所以要删除法轮功的节目。” 当时我都愣住了。

因为自己衍生的不必要的欢喜心,结果把这么好的机会都弄丢了。我真是懊悔不已。想起师父说的:“不要因为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转法轮》),曾有那么好的机会,可我却只沉醉在“把事情做成功了”的一种干事心当中,连正念都没发过一次,后悔晚矣。放下电话的几分钟内,各种想法不断往出翻,除了上述懊悔的心情之外,一会儿想“要如何向辅导员及其他同修交待”,一会儿又想“不要办也好,承办洪法活动很多琐碎之事都要顾及”,一会儿又想“是魔在干扰我?还是师父在考验我?”最后,我以很强的主意识排除这些思想业,正念集中于一点:“为了大法,我决不轻言放弃”,这么想的时候,那些思想业的干扰便明显消下去了。当晚紧急联络了辅导员,她要我多发正念。临睡前,我花了比平常更多的时间来发正念,发完之后,我悟到:此事我必须亲自出面向校长说明,不能老是躲在别人的背后,自己不出声音。师父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一文中提到:“每个学员除了参加集体活动之外,平时都要充分发挥大法弟子的主动性,在讲清真相中树立自己的威德,走好大法弟子每一个人的路。所以,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于是,当下决定:隔天一早便找校长谈一谈。

隔天早上,我先到教室和那些有学炼大法的学生们(注:这些学生是平时利用午休时间来和我学大法的)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我们就一起发正念。10:30我和另一位同修进了校长室,我们一个人说真相、另一个人发正念。十分钟不到,校长就改口同意了,他说:“好吧,你们想表演就给你们表演吧。”不论是干扰,抑或是考验,这次的圆满挽回,可说是“大法无边”的又一真实体现;同时,也让我对“发正念”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有了上次欢喜心、干事心等的教训,这次我踏踏实实地稳住这颗心,“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而不以常人心来做大法工作,这样规划了进退场的路线、当天应注意的事项等,以纯正的心态来思考,觉得一点也不难。最后连本来不允许发简介、传单的校长,也不再坚持,让我们可以在校门外发简介和做征签活动。

10月13日,阳光温煦地洒在每位大法弟子身上,黄色的印有大法字样的衣服,就着阳光看起来是那么金灿灿的,在吵杂的、混乱的运动场上,呈现出不凡的祥和、慈悲而自在。好几度我的眼眶都红了。事后,连平时不多谈大法的老公都说当时:“场面很感人”。

顺便一提的是,我们节目是排在社区太极拳之后,当天早上,主任很紧张的问我,说今天法轮功来了多少人?我说还不清楚,陆陆续续会再来。他说:“那可惨了,便当不够供应”,我赶忙说不用准备便当,我说:“法轮功的人从来不向人要什么东西的,你不用紧张”。他讶异的指着太极拳说:“他们负责人跟我说,待会儿表演完,他们每个学员要一个便当。你们真的不要?”我笑着说:“真的不要。”顿时,我看到主任眼中那种对大法敬佩的眼神。也许,大法在他心中已不知不觉地埋下了某种机缘吧。

由于这一次的洪法,原本校园中不太认识法轮功的老师、学生及家长,固然因此而有幸认识大法,但我觉得,我在这往复的历程中,曲曲折折的阻挠中,收获最大。最后,感谢同修的共襄盛举,感谢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