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食抗议暴露了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的干扰


【明慧网2001年10月31日】当我发现被关押在中国一个劳教所里的同修已经绝食一个多月了,当我得知世界各地的同修一直在进行“紧急救援”步行活动以声援这一绝食行动时,我震惊了。两年多来为了呼唤全世界人民的善念良知,中国的同修们承受着巨大的苦难。然而,在乌克兰和俄国许多人依然不知道法轮大法是什么,甚至仍被邪恶的宣传所蒙蔽着。我认为他们应该知道真象。

进行绝食抗议纯粹是我个人的意愿。在那之前我写了一份声明并见了一位律师。根据法律,个人抗议不需要正式的许可。所以律师帮我向市议会登记了我的绝食计划。

9月11日早上10点我来到中国大使馆。我告诉守卫我已经向政府登记了我的抗议。我也请他向中国官方递交一封信,信中要求停止这场残酷镇压。开始的时候他们的反应相当平静。

我竖起两块大展板,上面写着“法轮大法 -- 真善忍”和“已经有260名法轮功修炼者死于警方监禁之中”。我也展示了陈述迫害真象的资料、自己的绝食声明和大赦国际的决议。

过了一阵,一位守卫使馆的乌克兰警察要求我立即离开。我告诉他我是站在乌克兰而不是中国使馆的土地上,而且我的行为完全合法。然后他便要求我出示绝食的登记证。

人们开始聚集过来,有人甚至摄录下了这个场面。很快,两名高级官员过来和我说话。他们说中国官方高层人士已经知道了我的要求,所以我现在可以走了。我回答说我想继续绝食抗议。他们便建议我去国会前抗议。我告诉他们我对总统和议会没有什么不满的,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够谴责中国的迫害。他们回答说根据中国和乌克兰代表之间的文件,象这样在使馆前面抗议需要得到外交部的许可。

一位报社新闻记者过来采访我。好几名中国人也过来拿法轮功的资料。还有一些学术界人士和政治家,他们都祝我好运。有些人甚至希望能更多地了解法轮功。

临近晚间的时候,同修们带着另一个展板来支持我。夜幕降临时,一组警察过来拿走我们所有的展板并迫使我们离开。他们甚至说,“你们应该想一想我们的难处,因为中国使馆不断给我们施压。”我便告诉他们法轮功的真象,以及我希望乌克兰人民不被中国政府欺骗的愿望。然后他们显出非常不好意思的神情,并声明是上司命令他们这样做的。 (译自欧洲圆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