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感召下得救的生命


【明慧网2001年10月31日】在与大法弟子接触的过程中,大法弟子们坚定的浩然正气打动了她们,大法使一个个扭曲的心灵复苏了。我为她们在大法的感召下心存善念与良知的觉醒而高兴,为她们在佛光普照下生命的得救而祝福,为她们未来生命的美好而祝福!
……作者题记

2000年“十一”前夕,江罗之流开始了新一轮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被以“非法聚会”之名抓捕,被非法刑拘一个月。先被关押在区分局看守所,一周后转送到市局看守所。在区分局看守所里 他们把我当成要犯,和贩毒、盗窃、卖淫等刑事犯关在一起,管教让这些犯人严加看管我。

我所在牢号里的“号长”是个年仅28岁的盗窃主犯,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当她听说我是因炼法轮功被抓进来时,对我显示出了友好的态度。原来,在我进来之前,这里曾经关押过许多各地大法弟子。她在与大法弟子们接触的过程中,被大法弟子们坚定的浩然正气所打动,并在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感召下得了法。师父的《洪吟》一书,她已经都会背了。她对大法弟子怀有深深的感激之情,不愿大法弟子离开她。我被抓来之前,一个大法弟子临走时对她说:“你别伤心,我走了,还会有一个大法弟子来,她得法时间较长,你什么话都可以对她讲。”果然没过几天我就进来了,她见到我如见到亲人一样,并向号里所有的刑犯宣布:“她就是我妈,是炼法轮功的,是好人,谁也不许欺负她。”

在这几天时间里,她向我哭诉了她儿时苦难的身世,悔过自己做错的许多事。哭诉了大法弟子因在这里坚持炼功而遭受迫害的经过。她告诉我:“前段时间,这里从某看守所转送过来几个大法弟子,都是大学的讲师、教授,她们因炼功被打后,又给她们带上手铐、脚镣,生活不能自理。大法弟子们在自身遭受迫害的情况下,坚持讲真相、慈悲待人的表现震撼了我、感动了我,我白天黑夜的照顾她们的生活,帮助她们洗脸、洗脚等等。她还说:“我信不着别人,怕别人洗不干净她们的脸。”她还向我介绍关进来的其他大法弟子坚定的举动,告诉我打进来的特务及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我为她的觉醒而高兴,我继续向她洪法,告诉她争取早日看到《转法轮》。后来,我们约定好,如果将来有机会,我一定去找她,给她送去《转法轮》。她一遍一遍地告诉我她的名字,唯恐我忘记了。

看到这些曾被社会遗弃的人重新燃起了生命的火焰,我感慨万千。此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话:“我开的已经没有门了,就看人心。”是啊,无论什么人,无论在世上做了什么坏事,只要她心生正念,就能得救,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就度他。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啊!

是啊,得法的人是幸福的,得了法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我为她在佛光普照下生命的得救而祝福,为她未来生命的美好而祝福!

号里的其他犯人也被感动了。一天,一个因贩毒被抓来的犯人,突然两眼含着泪水来到我的身边,说:“你也教教我背法,法轮功是好人,我也要做好人。”我一下被她的话打动了,连忙说:“我教,我教。”我教她背师父《洪吟》中“做人”一文,她认真地学、认真地记。

这里的环境改变了,尽管管教一次次找刑犯谈话,了解我的情况,让她们如何如何限制我,可是这些都不起作用了,犯人们有的为我通风报信,有的用各种招数骗管教,我为她们在大法的感召下心存善念与良知的觉醒而高兴。

一周后我又被送到了市局看守所,同样是和刑事犯关在一起。号里有戴手铐脚镣的杀人犯、跨国贩毒的无期犯、经济犯等。这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更为严厉,法轮功学员连这些刑事犯的待遇都不如,不许与别人说话,不许用自己的钱购买生活品,等等。

进号后,犯人们都在观察我,我也在和她们的接触中了解她们,用大法弟子善的行为影响她们。因为在我的心底里装着大法,有着坚定的一念:我不错过任何机会向有缘人洪法,牢记师父的教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诚然,在正常人的眼里她们是有愧于社会的罪人,但在大法弟子的眼里,任何生命、只要他还有一丝善念,大法弟子就救度他。

她们逐渐的愿意接近我,对我说心里话。后来不叫我的名字了,亲切地叫我“法轮功”。她们对我说:“你一进来,看你乐呵呵的,就知道你是炼法轮功的,真好。”她们说:“刑事犯不是这样,一进来愁眉苦脸哭哭啼啼的,炼法轮功的就不是这样。”我知道,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我得到的是宇宙的真理,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为了宇宙的真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我利用有利的条件引导她们得法,跟她们讲怎样做个好人,向她们介绍《转法轮》,给她们背师父的《洪吟》和《精进要旨》。我谈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关于瓶子里装满脏东西就下沉的道理,有的人非常愿意听。其中有三个人明确提出要我教她们法,我就根据她们三个人的特点安排时间教她们。

号长是个经济犯,我和她值夜班时,用牙膏皮做成的笔避开监视器在墙上写下师父的诗、经文,她默默地记,记住了再擦掉。白天再复习。小囡(化名)是个被判了死刑的杀人犯,文化水平低些,我就利用每次饭后在室内活动时教她,她告诉我,以前就看到过法轮功学员炼功,觉得法轮功好,也想炼,只是没时间。此时她知道时间对她的宝贵,全身心地在学。有一次她和同监室的犯人发生矛盾,心里过不去,耽误了学法。我就把师父讲的“朝闻道、夕可死”的法理讲给她。我对她说:“你想想看,还有什么比你现在得法更重要的呢?你在学法,也应该按着法的要求去做呀!把那些争斗、执著快些放下。”她含着眼泪点点头,她听了我的话,再不去计较个人利益中的一些小事,又重新认真地学起法来。晓梅(化名)是一个因贩毒被判无期的犯人,坐板时挨着我,我就在板上用手指一遍一遍地默写师父的诗让她看,她也用手指在板上学着写,她非常愿意学,记忆力也好,学得很快。

我利用一切有利机会帮助她们得法,我把我平时能背下来的全部交给了她们。我发现在她们得法的这段日子里,每个人都在发生着变化,小囡变得红光满面;号长的得法使这里有了一个宽松的环境,使每个人都能从中收益;特别是晓梅当知道自己被判无期后,曾经几次轻生未成,在悲观绝望中苦苦挣扎,得法后她重新燃起了生命的火花,她变得活泼乐观,乐于助人。还有一个跨国贩毒主犯虽然没有得法,但她也认为大法好,对我说:“我知道我错了,将来如果我能够出去,我一定一定炼法轮功,你们是好人。”

常言道,“哀大莫过于心死”。对于一个在人间犯了罪的常人来讲,进了看守所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尊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们的心已经死了。然而,“佛光普照,礼义圆明。”佛法的光芒也照亮了人间这块黑暗的角落,使她们心灵的创伤得以抚平,使她们扭曲的心灵得以扶正,使她们泯灭的良知得以唤醒,使她们即将毁灭的肌体富有了生机。

师尊的慈悲,大法的感召,大法弟子们的正行改变了铁门铁窗下许许多多负罪的生命,对大法的善念正念也使许许多多即将跌入万丈深渊的生命重新获得了新生。看到一个一个的生命得救了,我久久不能平静,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深深感到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伟大意义与重大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