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0月31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10月31日】
  • 某市4位大法弟子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不配合邪恶,安全返回

  • 某地2位大法弟子走上了天安门正法后当天安全返回

  • 安徽大法弟子贴标语讲真相

  • 辽宁某市的大街小巷近期出现大量真相传单

  • 长春市大法弟子刘哲、赵桂凤、张玉凤等被转移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

  • 东北某市大法弟子释放巨型气球条幅向世人讲清真相

  • 石家庄一大法弟子失踪

  • 辽宁本溪大法弟子因在家中挂师父法像被非法劳教

  • 长春几位大法弟子近期被捕

  • 揭露北京怀柔看守所的邪恶

  • 揭露北京大兴看守所的邪恶

  • 揭露黑龙江省双城市的邪恶

  • 请辽宁抚顺大法弟子注意

  • 请徐州市大法弟子正念铲除操纵邪恶演出的邪恶势力

  • 上海开拍“反X教”闹剧

  • 抵制邪悟者的荒唐言论

  • 某市4位大法弟子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不配合邪恶,安全返回

    2001年10月13日大陆某市4位大法弟子走上了天安门广场,他们在正念的力量下,顺利地来到了天安门前,在城楼门洞前,高举“法轮大法好”横幅,向宇宙众神及世人庄严的宣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洪志师父清白”。此壮举震惊世人,后3名女弟子被抓,一名男弟子安全走脱。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这3位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不报姓名,住址,后将其3人分别关押到北京的各派出所,因师父的帮助,在送往北京看守所时,因检查身体不合格,他们问弟子有没有病,弟子表示身体不舒服,这难受,那疼痛,结果看守所没有收。

    此3名女弟子在京分别呆3~4天不等,分别被警车拉到郊区车站释放,同时因此原因释放的还有其余的两位大陆女同修,其中之一的一位老同修已经进京正法9次了,每次都是绝食被释放的,最长的一次绝食21天。这位同修悟道:“我们不配合邪恶,不说出姓名,后被释放是因为我们没有配合邪恶,所以本不应该的被迫害就不能对我们起作用,就应被释放,无魔难缠身。而配合邪恶的同修说出了姓名住址,所以等待的是有形的迫害和有魔难有大关。”就这样大法弟子顺利的解脱魔掌,安全返回,又回到正法洪流中来。


    某地2位大法弟子走上了天安门正法后当天安全返回

    2001年10月25日大陆某地2位大法弟子在已经走出来的同修进京正法的感人事迹的鼓励下,抱着强大的正念走上了天安门,打出了大法好的条幅,喊出了自己心中的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有利的震慑了邪恶,救度了世人,后在师父的加持下,当天安全返回,又回到了正法洪流中来。


    安徽大法弟子贴标语讲真相

    安徽某市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救度世人。一次,在一热闹繁华的大酒店门前的宣传牌上贴“法轮大法好”标语,贴时边上没人,贴好后转过身,见一路人正站在身后看着他,该大法弟子先是一愣,只见此路人微笑着向他点点头,并用敬佩的目光目送大法弟子远远的离去。他的正义感不仅仅是保护了大法弟子,也给他自己的生命留下了美好的未来。由此看到世人都在渐渐的觉醒,不再受邪恶的谎言蒙蔽。大法弟子的讲清真相,真的是在救度被蒙蔽的世人。

    安徽某市的大法弟子将“法轮大法好”的标语贴遍了几十条大街小巷、繁华街道、市区电话亭、以及各大生活区。把用不干胶印制的“法轮大法,万古奇冤”的标语贴在了商场内的扶杆上。有些贴在农村开到市里的汽车上。有些贴在了警车上。开始有人撕,现在撕的人少多了,有些标语一个多月了仍然还在。至今大法弟子仍在做着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事情。并且越来越理智的用智慧证实大法。


    辽宁某市的大街小巷近期出现大量真相传单,有力地铲除并震慑了邪恶。


    长春市大法弟子刘哲、赵桂凤、张玉凤等被转移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

    据悉,长春市大法弟子刘哲、赵桂凤、张玉凤等被转移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长期非法关押,继续进行迫害。该看守所位于长春市双阳区奢岭,条件恶劣,监号潮湿,非常邪恶。据司法内部消息,其它看守所不再关押大法弟子,邪恶准备将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都关押到第三看守所,要集中进行迫害。望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铲除邪恶安排。


    东北某市大法弟子释放巨型气球条幅向世人讲清真相

    2001年10月27日星期六这一天,东北某市大法弟子在火车站、中心广场、市中心立交桥和文化活动中心繁华处用大氢气球悬挂11个巨型条幅向世人讲清真相。当书有“还法轮大法清白”和“法轮大法就是好”的黄底红字的巨型条幅高高挂起时,引来众多世人驻足观看;同时,大法弟子行走于条幅周围,发正念铲除邪恶。悬挂时间最短为40分钟,最长90分钟。邪恶之徒费了好长时间才弄清条幅是怎样挂上去的。世人惊叹于大法弟子的无穷智慧和非凡的勇气。在宇宙大法被定为XX两周年之际,“真善忍”又一次强有力地震慑了邪恶。

    花絮:

    (一)东北某市警察的非法行径
    2001年10月27日星期六,东北某市中心广场的恶警看到巨型条幅挂起时,气急败坏地四处抓人。一人看到条幅后,只因自言道:“这下可好哎……”遂被恶警带走。百姓无奈道:“这叫啥社会,话都不敢多说!”

    (二)警察烧人敷衍了事
    2001年10月27日星期六,当恶警拽下气球后,因气球过大,不好拿,无知的恶警便用烟头触氢气球,结果气球内氢气引燃升起火球,不仅把恶警的眉毛、头发烧光,还将周围一群众的眉毛、头发也烧光,脸部也轻度烧伤。群众不满道:“警察同志,你看这事儿咋办呢?”恶警推托道:“回去抹点药就好了。”


    石家庄一大法弟子失踪

    石家庄一位姓李的女弟子,自9月底以来一直在外流离失所,10月23日回石家庄后,于24日失去联系,至今下落不明。请知情的同修予以关注。


    辽宁本溪大法弟子因在家中挂师父法像被非法劳教

    1)2001年1月5日本溪大法弟子王凤清和丈夫、女婿因家中挂师父法像被本溪市工人派出所恶警杨勇、所长邓中伟等大批恶警抓走并被非法劳教。当时中央电视台正播放“被抓的大法弟子都是到外面XX的人”。

    2)本溪市一名大法弟子被怀疑在单位上网,公安局到其单位逐台电脑检查,经证实没有上网,公安局仍不死心,又到其兄(不是大法弟子)单位检查,证明也不曾上网。但其兄以此而受到株连,被单位没收电脑房钥匙。

    “天欲使其亡,必先使其狂”,邪恶势力疯狂的垂死挣扎,意味着“数点梅花天地春”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长春几位大法弟子近期被捕

    长春大法弟子王天明(男)2001年10月26日星期五晚在贴真相材料时被邪恶警察抓走,下落不明。

    长春大法弟子邢桂玲,女,毛增顺(音),男,二人2001年10月27日星期六被警察抓捕,目前下落不明。


    揭露北京怀柔看守所的邪恶

    去年7月份我去天安门证实大法,被天安门公安分局与各地同修共50人押解到怀柔(全都是不报名的)。一到怀柔就看到黑压压的恶警,把我们叫下车靠墙根蹲下,我们不配合,恶警就在我们后面连踢带打、拽头发,有的拽到地下有水窝的地方打,打得浑身是泥水,有的恶警把大法弟子手背过去按住不让起来,并叫来好多刑事犯(男犯)按住我们不许动。由于我们不报姓名,邪恶就在我们后背衣服上写下脏兮兮的号码,然后弄到屋里扒光衣服检查,分头审问,并把携带兜子里的衣服、毛巾等用品,不分青红皂白全部扔在车子上烧掉,如身上带钱,警察给登记,然后买用品,价格特别贵,牙刷每只5元,毛巾一条5元,香皂5元……总之这里的物品要比市场高几倍。

    这里有个姓储的女管教30左右和一个50岁左右的女管教更邪恶,她俩对大法弟子又骂又打,把头发拽下去一撮一撮的,不报名就往死里整,用电棍电,有的男恶警对我们这些女大法弟子也是又踢又打,真是惨不忍睹,我们在这里学法炼功被发现,除遭毒打外还被戴上手铐,脚镣子。对我们绝食是往死里打、插管、灌盐水。

    以上是我在证实法中亲身经历的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揭露北京大兴看守所的邪恶

    2000年底我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警察踢倒后拽到车上,由于我在车里打开车窗,继续喊法轮大法好,又打开横幅,恶警就在警车上拳打脚踢,把我嘴都打肿了,流出了血。后来我被拉到天安门公安分局,又是搜身,又是靠墙,下午押解到大兴,恶警又把我们分别转移,单独提审,逼我们说出地址、名字,我不报名就不让睡觉换班看着,软硬兼施,我绝食两天两宿后见我还是不说,一个叫谭铁军的恶警就把我带到他的办公室,让两名小警察恐吓我,让我把衣服脱掉,光着脚站冰凉的水泥地上,我不配合,就打我手,插上电用电棍电我手,由于我没有怕心,所以电棍丝毫不起作用,他们也就罢手了。这里的恶警对所有大法弟子都是这样邪恶,有的大法弟子被关在铁笼子里,受尽酷刑与折磨。


    揭露黑龙江省双城市的邪恶

    去年4月份我到同修家,一句话都没说,就被别人举报,公安局来了7~8个人,就把我们抓到第二看守所,以莫须有的所谓“聚集”之名押了40多天。在狱中天天被体罚,每天两顿饭,吃的是喂猪的发霉的窝窝头,冻白菜汤一滴油都没有,我们用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绝食抗议刚三天所里就给我们灌盐水。我们学法炼功,经常挨骂、挨打、几乎很少放风,如一天安排放风,刚蹲下,有时大便没便完,管教就喊,快点,快点。很多时都不放风,只在屋里便桶里大小便。

    7月份,我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双城专案组恶警围攻我两个来小时,单位领导、亲人也施加压力,必须说x教、决裂,否则不放,于是他们写完后按住我的手签了名,我痛哭不已,在我回家的第8天,恶警把我从家中骗走,说张国富局长找我谈话,以我没交所谓的“保释金”5000元为由,把我又送进看守所。我向提审人员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后家人交了2000元,一个星期后我被放回。

    12月底进京回来我又被抓到看守所,一进监狱我就绝食,邪恶之徒就给我打针、插管,我不配合,9天后我被以保外就医释放。没过十多天又开始抓我,我被迫流离失所。


    请辽宁抚顺大法弟子注意

    请辽宁抚顺大法弟子注意:据可靠消息,抚顺武家堡教养院最近计划释放一批邪悟者,同时要再抓一批外面的学员进去!请抚顺学员高度重视并注意安全,同时发正念铲除邪恶!

    原定的每晚9点钟发正念铲除抚顺市的邪恶请继续,并通知其他弟子。


    请徐州市大法弟子正念铲除操纵邪恶演出的邪恶势力

    2001年10月29日晚,坐落在徐州市南郊的石油管道公司俱乐部上演了一场罪大恶极的所谓“反X教”演出,附近中专院校的学生被迫观看了演出,这是旧势力和人间败类毁灭众生的又一罪行。但是它们的企图不会得逞,一些知道这事的大法弟子在演出期间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操纵这场演出的邪恶生命,令参与其中的邪恶坏人立刻现世现报,并在演出后向被邪恶毒害的青年学生散发了大量的真相材料。

    请了解详情的人提供参与者的情况和罪行,揭露邪恶,请看到消息的徐州市大法弟子和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发正念除恶。警告邪恶之徒,立刻停止作恶,否则上天“天地复明下沸汤”的惩罚就要到来!


    上海开拍“反X教”闹剧

    2001年10月29日上海电视台的早新闻中,惊闻上海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办公室和上影联合摄制的一出“反X教”的电视连续剧所谓《生命的呼唤》在上海开拍了。该剧的作者是上海“作家”叶辛。故事将现实中邪恶洗脑迫害的事例杜撰成所谓“春风雨露”的挽救故事。

    晚间的文汇报也刊载了一条豆腐干大的消息,大意是该剧自诩为“中国第一部”反X教电视剧。可究竟反的是谁,支支吾吾,语焉不详,似乎他已经见到了自己心虚之处,纵然“世界反X教”这块遮羞布他也觉得太透明,遮羞布底下,也不敢什么都不穿。

    呼吁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能用正念去铲除背后的这股邪恶势力,并希望各阶层有正义感的人们通过各种渠道谴责这种丑恶表演。也希望知晓更详细情况的同修能够提供这些个人和单位的联系方式,并对此作追踪报道。


    抵制邪悟者的荒唐言论

    北京新安劳教所首批邪悟者王XX,此人虽能背诵《转法轮》,但终因受强烈的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争斗心等魔心指使,走向大法的对立面,被旧势力所利用,天目中看到的全是假相。此人还自称开悟了,自称能知道生生世世的因缘关系以及被“转化”这到什么什么层次了云云。对学法不深的人来说,其言论具有极大的迷惑性和欺骗性。

    此人魔变后极为张狂、自负,曾在劳教所破口大骂师父,造下了滔天罪业。王被释放后,又四处传播自心生魔后写的文章,传递乱法的小册子,说炼功要分时间、地点等等,并自吹自擂,攻击师父。

    现在王的活动诡密,并向其追随者灌输其自心生魔的言论。望北京学员不要与她接触,不给其市场,坚决抵制邪悟者破坏大法的言论。

    广东肇庆李XX、王XX,在被非法关押在广东三水劳教所期间走入邪悟,于今年年初解教回肇庆。望同修正念对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31/18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