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法弟子隐藏心中的故事


【明慧网2001年10月31日】记得九岁那年随父母到地里割麦子。不多会儿便割了自己手指一下,母亲找来屈屈毛叶子(一种野菜名)给止了血又继续割。因割得慢落在了后头。割了一阵后又割了手指一下,便自己解决了。又一阵后又一次割在了手指上,伤口比整个手指面还宽,肉往外翻着。这时我看到空中有一位慈善的年轻人端坐在空中,周围是满天星星样的东西,并告诉了我“真善忍”,还说了什么已记不清了。再一次找来叶子止血已不好使,便随父亲去了卫生室。包扎后跟在那儿玩的同学说起看到的场景,她说我当时疼昏了头。以后便没对别人说起。

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没交作业本。老师让交作业本的举手。我也将手在桌子边上举了举。老师让再举高点,我便又举了举。老师很气愤地从讲台上下来,问了我没交作业本后一拳把我打得倒退两三米远靠桌子站住了,又跟上来在我胸口打了我三拳,蹬了我几脚。在我耳边又一次听到了“真善忍”这三个字。打完后老师说随时等我报复(按当时的校风可以找社会上的青年进行报复)。当时我流泪了,不是为了我挨打。几天后另一位老师问我恨不恨那位老师,我说不恨。

初中毕业那年有一天帮邻居拉砖头。到砖厂装完砖后在回来的路上三辆车比车速,我坐的那辆车超过了前边两辆车跑在最前边,没注意前边有一个大坑,到跟前一个急转弯把我甩了下去(沥青公路)。醒来后看见一个跟我一样的身体往高空中飘走了。一位高大慈善年轻人端坐在半空中,满天数不尽的各色“星星”。我很好奇地想上去,结果真上去了。他告诉了我“真善忍”并让我下去。我低头一看,我的肉身在地上躺着,一同去拉砖的人在边上七嘴八舌说我死了等话,一同去的我弟弟要动手打那位司机。我赶忙下去从地上爬起来并斥责了我弟弟,他们赶忙上前问我伤的怎么样,我说没事,周身检查了一下只擦伤了几处皮(当时只穿了裤头背心)。

九七年秋后的一天晚饭后,我跟一位同学到一同事家玩,他给我们放了师父的讲法录像第一讲。放了十几分钟后他俩先后睡着了,又看了十几分钟后我看到电视机上方出现了一个大盘子那么大的法轮,十几秒钟后师父的法身显现了出来,跟着身后又出现了层层不尽的法身,身上又多了一些纵横交错的水桶般粗的光一样的“柱子”,并打出各色的法轮还冲着我笑,接着我便起空了(不是幻觉),起来一米多高又下来了(仍保持坐姿),下来又上去。有一次在上边停了一会儿又往下降。坐下后我想不知到天花板上面去看看是什么样,就这么一想便又起来了。刚上去个头便觉眼前一片漆黑,满脑子生疼,心想赶紧下去便下来了,一眼看到边上多了一个天女在散花,花散下后又是一个个的法轮,师父的法身还在冲我笑。坐下后心想可别再起来了便没再起来。一会儿慢慢都隐去了。他俩醒来后我没有告诉他俩。从那以后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这只是发生在我身上的几个故事。我想讲出来对讲清真相会有帮助,便写了出来以供抛砖引玉之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