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指使叛徒将大法弟子迫害致死


【明慧网2001年10月4日】2000年11月,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又犯下滔天罪行。该劳教所某大队大队长指使五名经他们诱骗、毒打软硬兼施最终走向邪悟、背叛大法的叛徒用拳打脚踢等灭绝人性的暴行将一位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活活摧残致死。

2000年11月,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又犯下滔天罪行。该劳教所某大队大队长指使五名经他们诱骗、毒打软硬兼施最终走向邪悟、背叛大法的叛徒苏丽丽、陈丽丽、英霞、马胜春、XX霞疯狂折磨在劳教所坚定修炼大法的弟子,如不接受他们的邪恶谎言,就被用尽酷刑折磨,就在这样暗无天日的残酷迫害下,我们的一位同修(约四、五十岁左右,名字待查)被苏丽丽等五人用拳打脚踢等灭绝人性的暴行活活摧残致死。由于邪恶惧怕人民知道真相,消息封锁严密,有些具体情况仍在调查中。

阴险恶毒的劳教所负责人及所在大队队长非常恐惧其恶行暴露,随即将上述五人押送至刘长山看守所,并严密封锁消息,同时对外编造欺世的谎言蒙蔽大法弟子家属及世人,她们经过策划最终口径一致地造谣说该大法弟子患有精神病,她们为了阻止她自杀,企图以此来掩盖她们所犯的罪行。更为恶毒的是劳教所的恶警为了逃脱罪责,对这五名凶手施以伪善,表面上假惺惺关心她们的狱中生活,经常到刘长山送点破衣烂衫或方便面之类的小食品收买她们,并许下无法承兑的诺言,以此稳住这五名可怜的替罪羊。此五人在刘长山看守所遥遥无期地被关押着,分别被关押在刘长山看守所501、502、503、504、505监室,至今已近一年仍未作任何进一步的处理。目前这五个人长久见不到家人,她们的所做所为令看守所的干警所不齿,更得不到犯人们的尊重,生活孤寂无望。阴险的劳教所大队长抓住她们的这些心理,间隔性地施以小恩小惠,也算是“慰藉”她们苦熬的悲情吧。

尤其需要说明的是她们五个人,尤其是苏丽丽在刘长山看守所仍不思悔改,继续跟随电视上污蔑大法。苏丽丽是五个人中的第一元凶,也是最可悲的被利用者,她本人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家人均是炼功人。苏丽丽自被强制洗脑以后,曾用大篇幅的谎言企图诱骗其丈夫邪悟,但未得逞。苏丽丽在刘长山常向许多人哭穷,以一副可怜相乞求别人的资助,或是夸赞“关心”她的大队长,真是“被人卖了还替人点钱”。不仅如此,苏丽丽在监室里不断向犯人们灌输邪恶的歪理,误导在其监室里的大法弟子邪悟,阻挠有缘的在押人员得法和了解法轮大法真相。

善恶有报乃天理。苏丽丽不听劝阻,恶事做遍,完全致大法弟子的好心劝告于不顾,最终为自己招来了应有的报应。自今年六月份,苏丽丽污蔑师父与大法后即开始牙痛,开始的时候是到了吃饭的时候就不疼,其它时间都疼。后有大法弟子依然不愿看到她毁了自己的未来,曾满含着泪水正告她不要再助纣为虐,毁了自己、害了大家、苏丽丽依然听不进去,但有些动情地说:“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已经做了,我不后悔。”同修就跟她讲了现正法的进程和口诀,执迷不悟的苏丽丽则说:“我还能挺过去。”同修痛心地说:“你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恐怕下一步连吃饭的时候都得疼痛。”苏丽丽不语,随后的日子里,苏丽丽的牙痛一天比一天重,痛得她呻吟不止,央求狱医给她点止痛药,再后来苏丽整夜地睡不着,以至于白天要向狱警告假睡觉,此时的苏丽丽已经面黄肌瘦,在一步步偿还自己所造下的罪业。其间她曾向大法弟子说过:“你们才是真正地护法,你们做的对。”其他四人也都不同程度地继续做坏事。

“无论什么人在世上干了什么坏事,都得自己偿还。”(《排除干扰》),在此奉劝那些把握不住自己,因各种不好的心指使做了大错事的人赶快醒一醒吧,“真善忍”大法在衡量着一切,天地无私,善恶必有报,同时正告浆水泉劳教所的恶警们,不要再充当江氏流氓政治集团的魔爪,“正邪不分谤天法,十恶之徒等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