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双口劳动教养所的黑暗内幕


【明慧网2001年10月4日】天津双口劳动教养所是所谓的国家“部级”劳动教养所,现非法关押100多位大法学员,许多学员被超期关押。这个所谓的“部级”劳动教养所,其实黑暗至极。

双口劳动教养所共有五个队,每队约100人,每天从五点就开始干活,一直干至深夜才允许收工。每种活都定极高的定额,许多人都得干至夜里11-12点才能完成,完不成的就熬夜,许多新来的人都要熬至凌晨3-4点才能睡觉。就是这样每天干17-18个小时的活,有的队长还叫喊“你们一天干的活还不够你们一天的饭钱”。

一次,司法部副部长要参观双口劳动教养所,参观前,二队郎队长召集大伙开会说:“你们每天干活都有日工资,所里为省事,没有发到你们个人手里,但你们干活挣的钱都放在饭费里了。”要大家在上级领导询问时,统一口径,别说漏了,而且还要求我们说每天只工作八小时。此时我们才知道,每天干活按规定是应该给我们报酬的,但每天的工资从来没给过我们,说是放在饭费里了,可从来没有见改善过伙食,每天只有五个比拳头还小的馒头,总是水煮茄子,几乎是每个季节哪种菜最便宜,就天天吃哪种菜。只有当有外界来参观时,才将伙食改善一下。那么请问,全所这么多劳教人员干活挣的钱哪去了?从标准伙食费中苛扣下来的钱哪去了?不仅如此,双口劳动教养所还从方方面面敲诈劳教人员的钱财。劳教服每件押金100元,解教时从来不退押金;更衣箱每个押金10元,换一把小锁要6元,打一个市区电话要交20元,从所里的小卖部购物,每种物品的价格均比外面贵1~2倍。有的队长竟厚颜无耻地搜刮学员财物,三队姓魏的队长(武清人,后调到一队)曾借犯人之口向大法学员索要家属送的新皮鞋等物;另一外地学员家中贫寒,其父千里迢迢来津看望,并留下了200元钱,却被一队长私吞。

双口劳动教养所还弄虚作假,欺骗新闻记者。曾有一记者来双口劳动教养所采访,所里安排被采访的人员都是那些牢头狱霸,替他们涂脂抹粉,不敢让记者采访接触大法学员,怕大法学员讲真话。双口劳动教养所许多队长被犯人们称之为“流氓队长”,这些队长不仅在所里抬手打人,张口骂人,还到外面与被释放的犯人花天酒地,到处寻欢作乐,多人染上性病,一劳教人员利用祖传偏方多次为这些无耻之徒治病。

自从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到双口劳动教养所以来,学员高尚的行为与思想境界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其他犯人。许多犯人不骂人了,不打架了。可邪恶的公安人员却说“你们把犯人都教育好了,他们都变好了,我们吃谁去,我们就失业了”。有的多次犯对大法学员说“我进来多少次了,从没见过象你们这样的好人,你们真不应该来这里。XX党的监狱进来次数越多,人变得越坏,双口劳动教养所从来不进行思想教育,只是利用犯人挣钱。我们进来值,你们只为讲一句真话,太冤了,国家这么对你们,你们还为国家着想,太傻了。”一名大法学员曾问一犯人,你觉得我们如何,此犯人话未出口,泪先涌出,发自内心地说:“你们这些人太好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为别人着想,乐于助人,我回家后一定要重新做人,我也要学大法。”

双口劳动教养所其实就盛行一个“打”字。三队的中队长韩队对新接收来的大法学员训话时曾说:“队长就是你们的教师、医生与家长,在这里不听话,家长急了就要打,医生看不行就要开刀,教师对不服管的就要罚。”99年夏天,一犯人因忍受不了队长及狱霸的打骂与折磨,一次在大食堂就餐时,猛跑用头撞向食堂的大门的玻璃,以图自杀。双口劳动教养所的队长还与狱霸串通一气欺压他人,狱霸们苛扣其他学员的钱供队长吃喝,队长平时思想道德教育的作业都让犯人替写。

大法学员在这里也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双口劳动教养所利用打骂包夹等恶毒方式迫害大法学员,并纵容犯人打学员。当我们指问犯人时,犯人说:“我们都知道你们是好人,我们也不想打好人,是队长让我们打你们,不打的话,所里就给我们加刑,如果能把你们打‘转化’了就给我们减刑”。更甚者,队长竟让犯人拿电棍电我们,真是执法犯法,警匪一家。一大法学员因炼功,被一队张队和一名叫张军的犯人拉到厕所又电又打,打人的棍子有一扁担长,每队均备有这样打人的棍子,此学员后被调到五队,身为指导员的杨实秋和其他几名恶警为逼迫其写悔过书,用两棍警棍,两棍电棍,加以拳打脚踢,并用椅子卡住学员身体,不让其躲闪,折磨该学员一上午,胸部大面积被电破,臀部大面积淤血,肩部被打伤。一队另一大法学员被犯人打得一个多月腰直不起来,为让此学员写“悔过”,被一队长郑队和路队电了一上午,头和脸部多处被电肿电破,流水。学员王玉明要求炼功,两根肋条被打折,脸被打得不成人样,手腕被打伤。学员鲁得旺被一队长电击后,脖子后部被电伤处一直流脓水长达五个多月,出狱后几日内死亡。双口劳动教养所还采用集体熬夜的方法折磨大法学员,经常连续10多天让学员笔直地坐马扎,不准合眼,否则队长就授意10多个犯人同时殴打一名大法学员。三队学员张翔俊曾连续一个月没让睡觉。队长还暗示犯人在我们干的活中找碴打学员,并扬言“打出事没关系”。二队的甄指导员叫嚣“打死让家属交99元钱,再交一元队长打酒喝”。队长还让三四名犯人看管一名大法学员,不许学员说话,有几名学员因互相说话均被毒打。许多学员被打后,因身上有伤,队里为掩盖其罪恶,不允许家属接见。每个学员都受到过不同程度的体罚与虐待。有的被塞到床下睡觉,有的夜里反复被叫醒,不停地擦地,有的被逼迫在操场上跑步,有的被罚来回搬箱子等等

虽然邪恶对大法学员残酷地折磨,但却丝毫动摇不了真修弟子对大法的正信,大法弟子在承受迫害时,仍不忘向犯人洪法,不少犯人表示出去后一定学法轮功。

在此我们奉劝双口教养所的干警不要再做江泽民流氓集团的爪牙,停止对善良的大法弟子野蛮迫害,否则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