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警察虐杀大法弟子,给当地带来灾祸

【明慧网2001年10月8日】9月26日《大连晚报》的报导,9月24日凌晨客滚船“国润轮”与货轮“圆通一号”相撞后,造成沉船附近海面多处漂浮污油。

“据悉,我市年初以来,已发生十余起因撞船而引发的漏油事故,为此大连制定海上除“黑”计划。”

“据介绍,今年大连海域撞船事故多于去年,仅今年8月,大连海域就发生过三起大事故(注:直接损失在50万元人民币以上、死亡3人以上的为大事故)。从今年年初算,大连海域至今已发生十几起撞船事故,同往年相比上升幅度不小。其中漏油50吨以上的为3起,最高达到100多吨。它们对大连海域造成的污染至今未能完全排除。辽宁海事局防污处高工杜川说,我市以往每3年会发生一起较大的撞船事故。”

从大陆官方的报导不难看出,仅从大连今年所遭受的撞船事故就远远高于正常时期发生率,难道这一切都是偶然的吗?

李洪志老师说:“人无德,天灾人祸。地无德,万物凋落。天无道,地裂天崩,苍穹尽空。法正,乾坤正,生机勃勃,天地固,法长存。”(《法正》)

我们发现,大连不法官员和警察在这场邪恶的镇压法轮功的运动中,不甘落后,多位大法弟子被虐杀,众多大法弟子受到惨无人道的精神与肉体的迫害。

仅示一例:63岁的曾宪梅女士学炼法轮功多年,原籍为东北旅顺口区。今年8月9日,她正在大连西岗区三元街她女儿的家中帮做家务时,被当地的警察强行闯入带去“问话”。一去数日,在14日传出曾宪梅的死讯。她的尸体上到处是伤痕,西岗区的警察对此,至今不露面说明。

2001年3月19日,国际人权大会召开前夕,大连教养院对非法关押在那里的四百多名法轮大法学员实施了残酷、血腥、毫无人性的暴行。在长达三天三夜的时间里,几十名警察和被它们利用的二十多名刑事犯罪劳教人员(以下简称“四防人员”),对法轮大法学员进行毒打、酷刑折磨,以恶毒、卑鄙、下流的手段强制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修炼真、善、忍。

3月18日晚,警察王军将一名大法弟子捆绑之后,用电棍等刑具进行折磨。二楼大队办公室内大队长带领恶警和“四防”人员十多名,手持电棍、手铐等刑具冲上三楼,它们对一些所谓“带头”的弟子暴打,扒光学员的衣服,用胶皮警棍打,使用五、六根电棍同时电一个弟子。

恶警副院长张宝林亲自坐镇指挥。恶警大队长乔威亲自动手带领数名恶警和四防人员开始残酷地强制洗脑,反复用刑逼迫学员在“保证书”上签字,念诽谤师父与大法的“三句话”。它们使用惨无人道的法西斯手段毒打、折磨大法弟子。有的被将头按进水桶里用电棍过电;有的被双手反铐起来,用警棍毒打,并打向男性生殖器部位;有的被扒光衣服,踩住头、脚,同时用五、六根电棍电学员的神经敏感部位,如后脑中枢神经、耳朵根、嘴、阴部、脸部。有的弟子在被毒打的过程中高喊“法轮大法好”等语。当天夜间它们采用更加凶狠恶毒的手段毒打折磨大法弟子,使用一种特制手铐,将学员反背铐住双手,捆住双脚,扒光衣服脸朝下,按于水泥地上,上面用两张椅子背压住,再坐上一个人;用拖布堵上嘴,将身上浇上水,同时使用五、六根电棍电击身体各处。有的弟子被打昏后,乔威让人泼冷水,醒后再打。有位弟子被恶警采用各种手段毒打折磨了四个多小时。先是双手被反铐吊于铁窗栏杆上,脚尖似着地非着地,将电棍插入肛门过电,还使用了老虎凳。用两根皮带将双腿捆绑于床上,脚脖部位垫一点五公分厚的木板,当木板累加垫到二十四块时,皮带崩断,方才住手。

那天晚上它们连六十多岁的老人也不放过。一恶警雍XX(此人甚恶,已遭报,心脏病住院。)两手各持一电棍,毒打两位老人,恶狠地叫嚣说给他们“洗桑拿”,这两位弟子发正念背法,战胜了邪恶。在以后的两天两夜,这些逼迫弟子放弃正信的恶警,不仅毒打学员,还采用狠毒的手段折磨学员。学员有的被逼迫双手后伸朝天撅着屁股不准睡觉;有的被扒光衣服,盘坐在四个踩扁了的易拉罐上(着地的两个脚踝骨、两个屁股尖各垫一个,两手前伸长时间端平,不准落下一点,臂下、腋下就是电棍);有的被强迫直腰一夜盘坐在地上,不准合眼,否则就背用脚踢、用电棍电。

在迫害男队的同时,另一帮邪恶窜到女队,将女弟子带至大厅内拳打脚踢,用电棍电,用警棍毒打,有的被打得口鼻出血,有的被打得躺在地上起不来,还有的被歹徒用钢针扎,有的被迫双手后掀撅着屁股,一夜不准睡觉。

每批新进教养院的大法弟子都会遭毒打。五月十日,男队二十多名弟子被打;六月五日,六名弟子被打;七月四日,又有数名被打。毒打方式越来越重,后来用“电床”──八根电棍同时用于一名学员。每次学员被毒打用刑时的凄惨叫声撕人肺腑,裂人心胆,在楼外很远都能听到。

在这场最恶毒、最卑鄙、最下流的折磨中,两名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失去了生命,有两人被迫害致残。

……

种种暴行,丧尽天良,罄竹难书。

《大连晚报》的报导分析说,“今年发生在大连海域的撞船事故,主要是雾大造成的。”

李洪志老师说:“特别是当人类社会的道德处于全面崩溃时,是伟大的宇宙再一次慈悲于人,给了人这最后的机会。这是人类应该珍惜万分的希望,然而人却为了私欲破坏宇宙给予人类的这最后的希望,令天地为之震怒。无知的人还会把各种灾祸说成是自然现象。宇宙不是为了人类而存在的,人只是最低下的一层生命存在的表现方式,如果人类失去在宇宙这一层生存的标准,那就只能被宇宙的历史所淘汰掉。”(《再论迷信》)

打死打伤大法弟子的罪恶给当地带来了灾祸。我们本着善念,希望有关方面能注意到:撞船事故不是所谓的“自然”灾害,这是大连市恶人们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带来的,如果罪恶不被停止,不仅仅是海域受到污染,大连的形象也会因这种恶行而受到负面影响,大连的人民更会受到牵连,等待将是更多的天灾人祸。我们真心呼吁:制止对大法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让大连这座城市真正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