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县人敌视大法遭现世现报数例


【明慧网2001年10月9日】蔚县610办公室和公安局密谋迫害法轮功修炼者,非法抄家10多次(其中有3家不是炼功学员,只是炼功者的亲戚),半夜去大法弟子家骚扰,街坊四邻都不得安宁。可这还不算,又继续升级,直到8月7日,把刚值完夜班的大法弟子祁爱去水房打水之时,骗到警车上,未能打上这一壶开水,不让和妻子告别,不让带一件换洗衣服,不让吃一口饭,不让喝一口水,一直送进唐山荷花坑劳教所。这不就是绑架吗?

当天,610办公室副主任高志刚的儿子(10岁),被邻居的狗严重地咬伤了生殖器,县医院治不了,连夜送往北京大医院治疗。

法轮功是一片净土,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每个人都以师尊的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迫害这些好人是要下地狱的。发生的这件事,这是警告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立即住手!停止迫害!不然的话,大的报应还会来临。这是神的慈悲警告啊。

蔚县代王城镇刘家庄村民王希春,男,60岁。该人一直仇恨大法,辱骂师父及大法弟子,曾先后撕烧《转法轮》两本及大法资料。他妻子、女儿都是大法学员曾受益非浅,被他经常跟踪、监视。大法遭受迫害后,他强行阻止,使修炼后健康的妻子又恢复了修炼前的多病。他更加起劲地攻击大法。就在这时,他的双眼突然看不见东西。先后去北京治疗两次,花款4千多元疗效不大。现仍走路摇晃、撞树、不能自理。可他悟不到这是应有的报应。

蔚县代王城镇李家碾村原党支部班子,以郭连新(书记)为首的干部,为官几年来几乎把村里的东西洗劫一空,无孔不入,并给村民造下了外债累累。在配合上级邪恶迫害大法学员时更是无恶不作,曾在集中看管学员阶段中借口上级的命令趁火打劫,在镇上罚款的基础上他们又每人多罚100元,妄图大捞一把。因炼功学员多,罚款就多,发了一笔财。由于他们的所作所为太大胆妄为,对学员采取苛刻、恶毒的手段。没过多久,他们的行为被群众告发。上级派人来调查,开始时拒不承认,在纪检委调查他们的轮番工作后,都如实交待了贪污问题。由于性质严重,均被撤职处理,并分别罚款二千至七千元。

刘家庄村民的杨成文、赵秀琴夫妇二人,30岁左右。99年7.20以前杨的母亲炼法轮功,多年神经性头痛、健忘、神经衰弱等病全部好了,性格变得温和、开朗,杨很高兴。支持母亲买大法书炼功。其姐、妻子也炼功。

7.20以后,他相信媒体的谎言和造谣,开始抵触大法。他去姐姐家探亲,看见墙上有李老师的经文。他十分生气又害怕,上前一把撕下,揉碎扔到了垃圾桶里,并说你还想被罚款、被看管吗?以后再让我看到还是统统撕掉。妻子赵秀琴也变啦,出于个人私心挑起大法学员和常人闹矛盾。就在当天的中午他两周岁的儿子突然眼球向上翻,头向下耷拉,口水直流,全家乱作一团。半小时后才返过来。第三天赵秀琴摔到茅坑里。去北京的杨成文因车违章被罚款,自己又生了病。全家三口花了不少药费,这就是他们反对大法的报应和警告啊。

该村村民王成,男,30岁,以前对妻子炼功很支持,邪恶势力开始迫害后,他也相信了媒体的谎言和污蔑。骂师父又跟踪监视妻子和妹妹,先后撕毁《转法轮》和大法资料。随之他的意外出现了:1、先后几次肚子疼得死去活来,医生诊断胆囊炎,去北京做了手术,花了不少钱。2、他和别人合伙做生意赔钱,因非法生意130汽车被交警没收。3、其父母接二连三的生病住院治疗花钱。4、三周岁的女儿背部被开水大面积烫伤、脱皮。他自己说"运气不好,走背字"。跟随恶人伤害天理,这就是报应。

杨庄克乡北双涧村一妇女张XX,近40岁,乘班车去赶集,一路上见树上挂着许多大法条幅和标语,就当着大夥的面百般侮骂,有人阻止、解释,她却如火上浇油骂得更起劲。几天后她儿子上树偷人家的杏,杏主人赶到只是"嗨"了一声,孩子一头栽地,摔断了一只胳膊,花了一千四百多元。真是一人作孽,祸及子孙。

相庄克乡村民杨XX,男,50岁,为了争得村委会的义务工,每次街头巷尾写的大法标语,树上、电线杆上的大法条幅,他提着漆桶,用油漆涂刷删大法标语,助纣为虐地攀高处取下条幅。三天后他的右胳膊抬不起来了,疼痛难忍。指派他干活的村书记董XX的孩子被开水烧伤。他俩一口同声地说:“难道真有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