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路上──莫斯科之行


【明慧网2001年10月9日】初听到莫斯科法会时,我不是很在意,后来听说俄国的环境封闭,学员受限不容易出国。不能出来,那我们自己就进去,都是大法弟子,所以我想那是我该去的地方。于是我取消澳洲的行程改到莫斯科,希望能给予俄国同修精神上的鼓励。

一、缘系今生

由于我们提前两天到莫斯科,俄国学员就安排我们早上到中国商场弘法。从宾馆至目的地,辗转换了好几趟地铁,大家已搞不清,反正我们边走边弘法。在地铁站内人潮汹涌、应接不暇,每个人恨不得自己能多出几只手来发真相材料。等车期间继续发,从我们附近经过的人无一遗漏。一入拥挤的车厢内站定后,学员开始很有默契的一排一排地发,仿佛这些人就是准备好要来接受我们的资料。我们发现俄国人接受能力强,拿到资料会仔细地看。当然也有极少数的人拒绝,有的拒绝前面的学员,后面的学员仍努力不懈再补上,有的最后还是会接受,我们真的不希望他们失去这选择机会──摆放自己的位置。救众生我们是不轻易放弃的。

地铁内小乞丐很多,这在世界各地是不容易看到的,遑论富裕的台湾。学员们仍精神奕奕地发派俄文资料,连他们也给,我看到他们拿到SOS报纸、书签,都很珍惜的夹入怀里,并没有因为“它”不是钱而弃之,有一个还把书签一再拿出来抚摸、看一看,我教他念“法轮大法”,但愿这个机缘能促成他们的修炼,也不枉今生此时在地铁的乞行,也愿所有善良、有缘的俄罗斯人,不分贫富贵贱皆能知法、得法!

中国商场附近人潮不断,尤其是华人一批一批地来,这是我在海外见过最多的一次,大家亲切的招呼、讲清真相。当然也有人受到毒害,一听到是法轮功赶紧闪躲,连听都不愿意听,可是我们仍努力不懈。师父说:「看上去我们把一个传单给了一个常人,看上去我们把一个真象讲给了常人,我告诉大家,如果在正法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人类将要进入下一步的事,头脑中装了“宇宙大法不好”的这个人、这个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对象,因为他比宇宙中再坏的生命都坏,因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那么我们在讲清真象的时候,清除了一些人对大法邪恶的念头,最起码在这一件事情上不是救了他吗?因为在大家讲清真象过程中有人得法,不只是去了他们的罪,同时还度了他。」(《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师父说华人是受害最深的,今天难得有这么多大陆人士来此,我们要把握机会告知真相,希望能藉由这些种子散播回国,让国内其他的人了解到真相,扭转观念。原预定16:00集合回去,可是没有一个人想走,我们感到太多太多人需要我们救,最后直到中文资料发完才收队。看看时间快17:00,此时才想起大家已一整天无吃无喝的。晚上交流时听学员说当天发了一万七千多份的资料。此次让我深感到还有好多好多的有缘人在等待,如果我们松懈、不精进,那将会延误到多少众生啊!

有二件事情令我印象深刻:第一件事是刚进入中国商场附近,只要有华人出来,俄罗斯的学员就会很积极的指引我们去弘法,把握每一个机会,有人甚至抓着台湾学员去追,深怕遗漏一个,看到他们那颗纯真、无私的心,令人感动!第二件事是:回程途中仍需辗转换车,就在后几站,有位台湾学员老先生走丢了,我和两位白人学员回头找,整个站走遍了就是找不着,就决定由一个到站前去找,我和另一位在原地等,这位同修自始至终举着大法黄色的小三角旗,地铁内下班人来人往,有的人在笑、好奇、指指点点,甚至有人要旗子,他皆不为所动仍高举旗子。他跟我说每个经过这里的人都可以看到法轮大法,我坚定地点头同意。整团在另一地方等待时,有个俄国人好心的告知他们我们拿着旗子在哪里等。你看大法旗威力无远弗届。

二、坚定正念 邪恶自灭

两天的法会从下午至晚间,早上我们去中国大使馆发正念两小时,前面一半学员炼神通加持,另一半的人发正念,不能放音乐只能喊口令,每半小时轮替一次。我们发现大使馆占地辽阔,气温异于四周非常寒冷。第一天阳光普照,我们辗转换地铁之后,步行约三十分钟才到达中国大使馆。学员坚定正念不断排除,此时普渡济世音乐从遥远地方传来,学员专注地听其引领,终于排除干扰,她感觉到这是师尊在身旁护持。第二天天气骤降,太阳被重重的黑云挡住,寒冷异常,那种冷是打从里面冷起,有学员形容好像整个人被关在密闭的冷冻库里的感觉,带手套和不带手套一样,双手好像有几万支针在扎。记得今年在瑞士零下一度的雨中赤手炼功也无此感觉,何况当时天气阴无雨,温度约在摄氏四、五度左右。当时轮到炼静功,我心想我是喊口令的,我要带领学员和邪恶奋战到底。正念一出,当我炼功时,我仿佛坐在暖炕上,两手四周仿佛有暖气护着,我有力地喊出变掌口令,旁边的同修说当时被我的大声吓一跳,后来剩十分钟再发正念,他说我就立掌直直不断地发、发、发出去。是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切邪恶自灭。

三、从人中走出来

瑞典学员在交流中提到,欧洲学员一直全力推动救援赵明,说这件事对欧洲来讲很重要。她建议请当地国会议员们关注、支持,她说一般的学员会觉得这是发生在中国大陆,可能无切身感觉,建议大家把他当成朋友或亲人想一想。当你在讲时发自内心地讲,对方就较容易接受,也就不会有人把注意力都花在追究消息来源上。我个人理解到,我们都是法粒子,所有法粒子都是一体的,对赵明的迫害就是对我们的迫害、就是对大法的迫害,而这是邪恶的旧势力强加的,我们必须加以制止铲除。师父说:「正法中我在破除旧势力在左右正法的同时,安排着你们的事情。看上去事情是很邪恶、很乱,实际上都是非常有序的。旧势力他们安排得有序,我做得也很有序。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讲,都有一个最后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在这个期间,我们大家怎么样利用好这个机会,真正体现出一个修炼人的了不起和伟大的威德,这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今天赵明为了证实法,维护法被迫害,也因此给了大家一个讲清真相的机会,那么他同时是不是也在为我们承受着。今天将赵明换做是你、我将如何处之?当你觉得感同身受时,你的心会在淌血,因为救援之事每慢一步,他就要为大家多承受一些。当你感同身受时,你发自内心讲出的话,就能唤醒善良人的良知,令邪恶自灭。不要以为这件事情与自己无切身关系,师父说:「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还有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为法负责的因素,同时还有你在最后圆满中怎么样丰满你自己的那个世界等等这些问题。」(《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其实这不也是欧洲同修在建立自己的威德吗?师父说:「在史前历史过程中也一直在按照正法时期弟子的伟大造就着你们的一切,所以安排中当你们达到一般圆满标准时,在世间还会有各种常人的思想与业力,目的是一边做着正法的事一边在讲清真相中为你自己的世界圆满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圆满你们自己世界的同时也就是在消去你们最后的业力,渐渐去掉人的思想,从人中真正走出来。最根本上讲你们还要在破除旧势力迫害的过程中建立起伟大的威德,回归到你们的最高位置……看上去是你们为大法做了你们应该做的,实质上是你们在为自己全面的圆满和回归而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作为你们每个大法弟子,讲清真相这件事情是必须做的。这一点我再一次告诉大家,任何为其辩护、没走出来过的都是错的。」(《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大家不要再犹豫、不要再等待了!全力救援赵明和所有受迫害的同修,走出人的观念来破除一切障碍,开创未来!

几次参加海外的活动,感到台湾的修炼环境和海外相比,实在是太舒适安逸了!那安逸腐蚀着人心,使人容易松懈、不精进!师父说:「目前大法弟子正处在正法时期,旧势力的表现构成了对大法弟子最根本最严厉的考验,行与不行,是对大法与每个大法弟子能否对自己负责的实践,能不能在破除邪恶中走出来证实大法成了生与死的见证,成了能否圆满正法弟子的验证,也成了人与神的区别。作为大法弟子来讲,维护法是理所当然的。」(《路》)「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路》)表面上是支援海外活动,实际上不就是给台湾学员一个开创自己未来的机会吗?看到俄罗斯学员在封闭且恶劣的环境下,仍能精进不懈,那颗纯净的心、珍惜大法的心,让我看到自己的差距。感谢俄罗斯学员!感谢邀请台湾支援的各国学员,在回归的路上丰富着我们。感谢师尊这一切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