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死亡边缘走回来

【明慧网2001年11月1日】天有不测风云。1994年12月,我被确诊为白血病。这消息如一颗重型炸弹轰击着我和周围的亲人,从此惊恐、悲痛和绝望的乌云笼罩着整个家庭。

白血病几乎意味着宣判死刑。有的医院见我病情严重,都不肯收我住院。好不容易住进了医院,也只不过是在拖延时日罢了。我心里明白,死神正在向我招手。躺在病床上,我浑身疼痛难忍,四肢无力,病魔一分一秒都不放松对我的折磨。身体上饱受煎熬,心中更是难受,回味着人生曾有过的温馨,我怨恨命运的不公,真想放声痛哭。可是我连哭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在疼痛和绝望中,我只有呻吟!

就在我消极等死的时候,1995年初,大姐来看我,她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大法的神奇玄奥,深深地吸引了我。那博大精深的法理象春雨一样滋润着我久已枯萎的心田。往日,我躺在床上,如卧针毡,倍受煎熬,翻身都无力,更谈不上坐起来。可是这天听介绍大法,我越听越精神,竟不觉疼痛,一直坐了一个多小时,还毫无倦意,这可是住院以来从未有过的奇迹。得到了大法,我看到了人生真正的希望之光。从那天起,我决心走上修炼的道路。我坚持天天读书学法,并炼习打坐。当我放下了对绝症和死亡的忧虑,一心一意地修炼时,大法向我展示了他的神奇:

第一天打坐时,我看到头前黑气翻滚着从体内冲出,身上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舒适,疼痛之苦顿时如烟消云散;

炼功第四天,我感到法轮在全身各处高速旋转,甚至能听到旋转的“呼呼”声,觉得身上增添了活力,病态日渐消失;

炼功第五天,血小板达到正常水平,各项指标也都异乎寻常的好转;

炼功前我寸步难行,炼功后仅十几天,就可以在30多米长的走廊上走20几个来回,可以一口气从二楼到四楼走几个来回,好像有人推着一样,一点都不觉得累。

修炼仅40多天,我就完全康复,幸运而自豪地告别了医院和药物。我迅速康复的超常现象使病友们又诧异又羡慕,医生和护士们也感到不可思议。我告诉他们,是李老师的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从死亡的边缘上被挽救回来,我怎能不珍惜这万古难遇的大法。那些对大法无中生有的诬陷又怎能蒙蔽得了我。我要坚定不移修大法,我还要用自己亲身的经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