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万家劳教所小号证实大法、窒息邪恶


【明慧网2001年11月11日】自从6月26日我被关进小号,已四个月了。小号阴暗潮湿,夏天闷热,秋天寒冷。万家发生了“6.19”绑吊迫害事件后,绑吊事件的肇事者至今仍逍遥法外,一些干警对此次流血事件不但不引以为戒,反而变本加厉。万家对“6.19”绑吊违法事件诬陷造假,继续严重违法,超期非法关押,还实行了“五不”(不许接见,不许放风,不许交谈,不许存钱,不许物归原主)。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我们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6.19”惨案发生后的第五天,狱警们不顾我们身体失衡,记忆不清,再次把我们关进小号。在小号关押期间,多数人都起了脓包疥或潮湿疙瘩,身体疼痛奇痒,饱尝煎熬。在这种极限和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们走出自我,破除邪恶。现将我们用以下几种方式进行反迫害的几个片断纪实如下:

1、写:自从6月26日被关进小号以来,我们多次给有关部门写被绑吊迫害的情况,要求法办凶手,并给被害死的同修开追悼会。我们的申述对恶人起到了震慑作用。

2、绝食:我们十多名大法弟子采取绝食的方式要求出小号,要求无罪释放我们且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其中张桂荣(女,48岁,黑龙江省阿城铁路工人)共绝食55天,每天灌食两次,共90余次。一次她善意的劝导宋绍会院长:“你不要再打大法弟子了,这样做对你也不好。"话没等说完,宋狠狠地向她心口窝踹去,当时张就呼吸困难,头重脚轻,还没等她明白过来,又一拳打在她脸上,令她的腮部被剌出一条一寸来长的口子,当时就吐了一摊子血,并且一上午血流不止,脸、牙床肿了很长时间。

3、讲:我们的人身权利几乎被剥夺殆尽,就连我们坐着、躺着也要受限制。一次同修韩少琴盘着腿坐着,一些管教冲她又喊又叫又拽。还有个同修有一次盘腿躺着,干警郭秋丽穿鞋进屋踢她,碰到她隐蔽处,使她心灵受到了侮辱和伤害。她告诉了同修,讲给了管教,迫使干警们不敢再象以前那么放肆了。有一次大法弟子高淑彦正襟危坐,竟也受到多个干警的询问和训斥。

4、炼功、洪法:8月16日正值酷暑,因同修王芳自己小声背法,干警吴宝云把小号门都插上,致使多名大法弟子头晕、胸闷。8月17日我们开始集体炼功,一次干警王忠华看到林咏梅炼功,二话没说,象疯了一样把林拽出来,不容林穿鞋,极快地推着她,途中凳子把林绊倒,林仰面朝天倒在地上,旁边正好是暖气片,真危险。王忠华胡说林炼功是不尊重她,我们说:“我们炼功就是在修炼,不存在不尊重谁的问题,这是宇宙大法,不同层次、不同空间都在学,炼功不讲时间、地点,法轮内旋度己,外旋度人,对人有百利而无一害,况且我们炼功静悄悄的,又妨碍谁呢?"

5、揭露邪恶:有的管教误解我们:“你们和国家对着干,国家不让炼,你们非得炼。"我们告诉她:"国家根本就没禁止炼法轮功,只是江泽民一夥假借政府名义干坏事。他是没有任何权利以个人名义给任何功法定性的,他一个人的话代表不了国家,是他操纵那些甘当打人棍子的邪恶之徒和造谣的宣传工具,从而蒙蔽了一些善良的群众,是他在践踏法律,侵犯人权。"

6、讲清真象:有的人谩骂我们:“你们自私,你们对家人不负责任,你们谁都不管。"我们就纠正她们的变异观念:“我们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以来,对工作兢兢业业,与邻居、同事和睦相处,对家人关心照顾。自从7.20以来,江泽民一夥开始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我们打压,抓、拘、劳教、判刑、甚至折磨致死。如果我们不放弃修炼,就被学校、单位开除,致使大法弟子失去工作、家庭、人身的基本权利,甚至生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本着对国家、对社会、对人民、对自己负责的态度,依照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力上访,没有任何违法暴力行为。当时交通井然,行人依旧,根本就没有扰乱秩序,却被强行劳教。是江泽民剥夺了我们应有的权利,现在又超期非法关押,使我们有家不能回。"

7、窒息邪恶:我们炼功除恶时,有一些管教大声放电视,踹铁门,高声吵骂,把拖鞋放在我们手上、腿上,用棍子打我们手,用力拽、推、搡,不顾30多度的高温闷我们,甚至骂师父、骂大法。我们劝阻她们,说:“谤佛谤法,干扰别人修正法,多大的罪啊!"有的管教还是一意孤行,我们就跟所长反映,因为邪恶是最怕曝光的。有一次劝善不成,我们就背《论语》,窒息了邪恶,那次我们真正体悟到了“法能破一切邪恶"、“大法可正乾坤,当然就有其镇邪、灭乱、圆融、不败之法力"的内涵。

8、发正念:有的管教看到我们炼功、除恶,就把我们拽出去,让我们到厕所站着。我们不配合,因为我们是修炼大法,救度众生,做的是最正的事,怎么能到厕所站着呢!一次干警王忠华把大法弟子拽出去,罚站并戴手铐子,我们就发正念除恶,当时王就心脏病突发,不能动弹,遭到了现世报应。8月29日,干警王忠华以“放风"为名,把大法弟子孙杰、许丽华骗出去录像。当我们询问所长史英白是什么单位来录像,录像的目的是什么时,竟被告知"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拒绝录像,史英白就让干警和刑事犯们强拖硬拽,我们一边抵制、一边发正念,结果录像资料无法使用,这使我们进一步理解了师父所讲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法理。

9、放下生死:现在万家劳教所已由肉体折磨升级为精神摧残:无限期的超期非法关押,无限期的关小号,秘密单独隔离,噪音、闷热、谩骂、指责、侮辱、甚至威胁(什么要给我们坐铁椅子、铐在监门上、不给被褥、什么加期、什么判刑……),更严重的是7月份又把小号全部安装上了监控,控制我们的一言一行。面对这一切,我们在法上认识到:一个大法修炼者怎么能受制于邪恶之徒呢!只要有邪恶的因素存在,作为正法弟子就不能配合、不能认可,我们就得铲除它。我们放下一切心,在破除邪恶的过程中,告诉世人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懂得炼功既是我们的本份,又是通过此方式救度众生。在这以后两个多月里,我们堂堂正正地学法、切磋、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发正念(每天20~60次),做了一个修炼人应该做的,打乱了邪恶旧势力的安排。现在万家劳教所花数万元安装的监控已成了多余的摆设,我们也更明白了师父讲的“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

“目前这场邪恶的迫害是旧势力强加给大法与弟子的,针对反迫害所做的一切,不正是大法弟子对大法与自己负责最伟大的表现吗?"(《路》)“你们知道吗?这场旧势力所安排的邪恶考验,我是根本就不承认的。"(《建议》)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们怎么能认可呢?不要再消极承受了,因为师父说:“如果自己的所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时,那么大家想一想,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慈悲与佛恩浩荡下,如果还做不好,怎么会还有下一次机会呢?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同修们,让我们共同勇猛精进吧!主动窒息邪恶,破除邪恶势力的安排,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早日重返家园。

(2001年10月26日于万家劳教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