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怕’的一点浅见


【明慧网2001年11月11日】我年纪很小的时候,就有怕心,因为别的孩子比我胆子大,所以自己一直有自卑感。自己走进修炼后,才渐渐地、不知不觉地去掉了怕心。

因为自己对怕心的反感,在有了孩子之后,我努力不提关于‘怕’的字眼,想让孩子不要形成‘怕’的观念,不受这种观念的污染,可是后来发现我做不到,那只能是自己的一种执著心,不可能不让孩子形成‘怕’的观念。我的老人也讲:孩子知道‘怕’了,就好带、好领了。常人就应该是常人的状态。修炼者没有了‘怕’心的状态,绝对不是孩子的那种无知。

古代的常人相信神是真实存在的,知道自己是有罪的,所以见到神会害怕,怕是因为自己又做了什么坏事神才出现,自己要受到惩罚。古代的很多人并不惧怕邪恶坏人,他们知道邪恶之徒的所作所为终究要得到报应处罚,而自己有神的庇佑,即使失去生命也不用害怕。现代的人不是这样,内心中没有了神的位置,只看到眼前的蝇头小利,患得患失,对那些坏人恭敬畏惧,却把真正伟大的神不放在心上。其实这些现代人只要站在神创造人、神是真实存在的角度上,他们就会大大改变目前的这种认识。这是古人和现代人的不同,也是变异了的常人的劫难。如果那些常人不知道悔改,继续配合服从邪恶势力做坏事,他们将是很危险的。

师父《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中讲过:“胆小也是因为这个宇宙中有那样的因素存在,使你怕,它就叫做怕。”我理解,‘怕’也是‘情’的一种,正因为有‘情’和‘怕’等这些物质,才能形成三界这种特定空间中的一切生命形式。‘情’既是修炼者修炼的障碍,也是三界内众生存在的标准;但是因为变异,‘情’已经偏离了宇宙的标准。三界内正法后,新的三界将是美好的三界,变异的‘情’也将重新成为相对最好的‘情’;‘怕’也是一样,将来的人只会有对神的畏惧,不会有对邪恶的畏惧。三界内的邪恶在逐步清除中,那些常人会逐渐地摆脱邪恶的控制,从内心逐渐认识到神的伟大,也很可能会有新的畏惧。一个常人是不可能没有‘怕’心的,就如同不可能没有‘情’一样。这是宇宙对三界内众生的约束,因为一个没有了‘怕’心的无知常人,很可能无恶不作,很快地走向灭亡,所以说‘怕’实际是对常人的一种慈悲。我们要堂堂正正地告诉那些常人善恶必报的道理,让他们有对神的敬畏之心,这是对他们生命的挽救,而选择他们能够接受的方式让他们认识真相,更是对这些生命的大慈悲。

常人无知地想自己说了算、想人类如何发展,但显然这只能是一种痴心妄想,因为神在很高层次上控制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今天的正法进程只有师父才决定得了,当然,这些事情与大法弟子做得如何有关系,大法弟子做得好可能会使进程快一些。人认为自己没有了麻烦事、没有了病、有很多的钱,就幸福了;其实师父早讲过还业的道理,也讲过一个从不生病的人可能就是要被销毁了。让人吃苦,是对人的慈悲,是对还有希望人的挽救。另外,一个常人的‘怕’心也应当是神对人的启悟,而不应该被邪恶利用。

一个大法弟子应当是堂堂正正走出人的,要堂堂正正地走出‘情’来,不应该有对邪恶的‘怕’,也不会有对圆满不了的‘怕’。大法是最正的、最高的,一个大法真修弟子绝对可以堂堂正正地修上去。一个大法弟子有对众生的慈悲,但不会有对自己得到与失去的恐惧。一个真修弟子得到的应该是圆满或者与自己的付出相应之层次,不会受‘怕’的制约,因为‘怕’只是三界内的东西,或者低层次的东西,对于高层次的生命不会有任何的制约。

邪恶在无知中胆大妄为地钻宇宙的空子时,大法弟子为什么不主动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呢?那些邪恶只能利用低层次的坏人和变异的东西,而大法中修出来的觉者完全可以在更高的层次中正法。一切都是为正法而存在,在今天的正法中,一切也都可以为正法所用。大法弟子的修炼永远是最正的,一切不正的都将被正过来。三界正法的过程也将是众弟子树立自己威德的过程,圆满自己世界的过程。这是师父对三界内众生的慈悲,也是对弟子的慈悲和救度。作为弟子,我们应该理解师父的伟大,走好自己的每一步。

以上是我对大法的一点肤浅理解,请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