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显威力,破除邪恶迫害


【明慧网2001年11月12日】我们是大陆的大法弟子,因为向世人讲清大法真象、救度世人而于2001年9月被非法分别抓捕,押入大连看守所,关在8-6监室,监室里共非法关押五位大法弟子。

师父在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里说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我们悟到:不能配合邪恶的一切安排,所以我们就从不穿马甲、不背监规做起,此正义行为激怒了所长,给一位大法弟子砸上了地环儿(几乎每个监号里都有被这样虐待的同修)。在这之前,已有两位同修相继绝食,我和李慧(化名)及另一同修看到这种情况,认为不能再等下去了,我们决定用生命护法,绝不再吃大狱的一口饭。

绝食的第五天,所里开始给我们进行野蛮灌食。被灌食的头一天夜里,有位53岁的同修就已经休克过,她的血压很高,仍被强行灌食,回到监室里刚刚坐下,身体就无力地向后倒(坐是指每人一个小圆凳子;有人来参观时,就让我们在床板上坐着,把拖鞋和凳子藏到卫生间里)。同修们和同室的人把她抬到床上,这时她已经昏迷,身体冰冷,额头上沁出了冷汗,我们急忙掐人中,几位同修流着泪急切地喊:“大姐,你怎么啦?快醒醒!”过了一会儿,她才缓过气来,大夫给她扎了一针;另一位同修曾在北京看守所绝食,因血压高,食道离心脏太近,灌食会出现生命危险而把她放了,然而这里的警察和狱医得知她的情况仍没有人性的对她强行灌食,由6~7个杂役按住她的身体,此时她已绝食7天,当她被扶进监室后,已经是手、脚冰冷,手指尖开始发青到双手乌青、呼吸困难、心口疼痛难忍,这时,狱医才感到事情的严重性,往她嘴里塞药,打氧气,在她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之际,将她抬上救护车,从此没有了音讯。

还有那位被砸地环儿的同修,从灌食那天起,就开始咳血,浑身抖动,心口疼痛不止,呼吸困难,然而邪恶之徒还是天天对她迫害性灌食,那种惨状使有的杂役都暗暗流泪。尽管这样,大法弟子是绝不屈服的。

我被6、7个人强按着灌食,我拼尽全力抵抗并发出正念:不能让鼻管插入胃里。食管一次次地从这个鼻孔插入,却一次次地从另一鼻孔出来,鼻腔被插破,殷红的鲜血染红了洁白的手纸,几天都这样,根本插不进去,狱医和杂役竟都笑出了声,而我却因他们的麻木不仁而失声痛哭。还有三位同修被灌时鼻管都是从嘴里出来。

到绝食第8天,邪恶之徒怕我们出现生命危险,难逃罪责,给我们戴上手铐,送到新世纪医院准备灌食。医生听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已经绝食绝水8天了,执意要给我们检查身体。有位同修53岁,血压高达160~140,仍被强行灌食;另一位同修在呼吸困难,奄奄一息的情况下被强行灌食;我两手呈黑紫色,手腕内扣,十指僵直,胳膊、腿发木,站不起来,瘫软地坐在地上,这时,护士推来轮椅,几个人把我扶在轮椅上坐下,警察说我是‘异病’,大夫说我有点‘抽’,经检查,心跳120次/分钟。我和李慧的血压都是90~60,我们被监视着,在走廊里被强行灌食。

大法是超常的。在警察和大夫手忙脚乱地给同修灌食时,我们撸下手铐,放在轮椅上,和另一功友一起,在绝食绝水8天的情况下,不翼而飞,离开了医院,又投入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中。最后用师父的经文做结束语:

正大穹

邪恶逞几时
尽显众生志
此劫谁在外
笑看众神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