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茅家山女子看守所教唆犯人殴打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1年11月12日】我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判劳教一年,被强行关押在重庆市江北区茅家山女子劳教所。我现将在劳教所里度过的15个月中的亲眼所见与经历告诉善良的人们,揭露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暴行,让善良的人们能明辨是非,不要相信江泽民政府的谎言,正确地认识法轮大法,摆放好自己将来的位置。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从2000年12月开始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包夹后,迫害就不断地升级。什么是包夹?就是公安利用恶习深重的劳教人员(犯人)对大法弟子实行24小时监控,使其完全失去自由的一种手段。其实包夹者也就是一群打手。

女恶警严丽萍有时对包夹们煽动说:“你们是小问题,她们(大法弟子)是大问题,是反革命……。”于是包夹们恶毒地骂我们是反革命、应全部拉出去枪毙等等。并且只要我们一炼功,他们就歇斯底里地发泄,狠毒地打我们。今年1月9、10、11日这三天包夹们在恶警的授意下,对五十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连已近六十岁的张美玫、王进修老人也不放过。她俩被七、八个包夹从床上拖到地上,拳打脚踢拖出舍房,一边打,一边骂:“打了你又怎样!”两位老人被打得遍体鳞伤,衣服都被打烂了。当我们发出正义的呼喊“不准打人!不准迫害大法弟子”时,遭来的是臭袜子、擦脚布堵嘴,打耳光。三天下来后,被毒打上铐的弟子有15人左右,一直到过年前几天才解铐。

三月初,劳教所三中队黑板上专刊诽谤大法,诬蔑师父。十六名大法弟子迅速地把诽谤文章擦得干干净净。三月七日,黑板上继续在诽谤和造谣,十五名大法弟子又一次把黑板擦掉。第二天邪恶强行拽出擦黑板的大法弟子看诽谤大法的录相。会场上,公安用手铐、绳子、堵嘴的胶布威胁我们,公安、包夹的人数比大法弟子多出好几倍。为了抵制邪恶,在场弟子齐声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不看录相。生无所求,死不惜留……”男恶警陈浩准备用手铐作恶,弟子们心里明白,一场正邪较量的严峻考验来了。大家相互保护着,不准邪恶抓人、上铐。一女恶警(姓杨)率先打了大法弟子高杰的耳光,包挟们一看公安带头打人,就蜂拥而上,大打出手,持续了一个半小时。包挟颜家华扯掉了大法弟子的头发,还恶毒地说:“我为XX党做事卖力,打死你们我也不怕……。”

师父告诉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在劳教所里,公安经常把劳教人员的身份强加给我们这些无罪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8月20日所谓的生活会上,公安要求我们自我介绍,大法弟子都站起来告诉公安“我是大法弟子某某,修炼没有罪,没有错,要求无罪释放。”结果遭来的是体罚,每天晚上回到舍房罚站,站到11点半才能睡觉。有的被罚三天。8月27日的所谓生活会上,大法弟子再一次严肃地告诉公安:“我们的身份是大法弟子,要求无罪释放。"这一下触怒了恶警范培培、黄XX、肖XX、周XX,体罚的程度也加重。8月27日50名大法弟子被体罚蹲一天。其中有69岁的老人,当这些年龄大的弟子站起来伸一下腿,马上受到包挟们的毒打、谩骂。于是恶警又提着手铐和绳子来迫害大法弟子。女恶警范培培邪恶地说:“下周再这样说大法弟子就加倍处罚,我就不信制不了你们。”当天50名大法弟子绝食水(第二天增加到六七十人)。

第四天邪恶的公安给绝食的大法弟子强制插管灌食,进行迫害。当场有的学员鲜血从管里流出来,有的感觉呼吸十分困难,有的呕吐。邪恶的公安们却幸灾乐祸地说这是对我们的关心。为了减少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准她们再插管,有的大法弟子采用智慧,这样持续了十六天。大法弟子坚不可摧的正念“令一切邪恶胆寒”(《也三言两语》)。大法弟子用生命证实了大法,“对恶人也起到了消除和震慑的作用。”(《正念的作用》)

目前劳教所还非法关押有一百多名大法弟子,他们还在承受着非人的折磨。从10月8日到现在,每天都听到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抗议:不准打人,不准打大法弟子。

善良的人们啊,大法弟子为了挽救你们的生命,唤醒你们的良知,他们默默地承受着一切煎熬。请正视你们的良心,伸出援手,声援这些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