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阿城市玉泉镇大法弟子鞠亚军被迫害致死的经过 【明慧网】

黑龙江省阿城市玉泉镇大法弟子鞠亚军被迫害致死的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大法弟子鞠亚军,男,黑龙江省阿城市玉泉镇一普通农民,平日为人忠厚,老实,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只因他坚信“真、善、忍”,在被折磨了近300多个日日夜夜后,含冤而去,年仅33岁,抛下7旬的老父和年幼的孩子。白发人送黑发人,欲哭无泪,可苍天有泪,顿降大雪,为死去的大法弟子送行……

2000年10月11日,眼看法轮大法在人间遭到迫害,多少无辜善良的人被这欺世谎言所蒙蔽,一向忠厚老实的鞠亚军,再也坐不住了,决定进京上访,讲清真相,不料被公安抓回送往阿城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他受尽折磨,“狱头”每顿饭只给他半块窝头,另一半扔厕所里也不给他吃,借此折磨他,使他经常挨饿;夜晚,让他睡在下铺,不许伸直腿,发现伸直腿就挨打。邪恶的公安局长高忠还亲自写个条儿摁在黑板上,“法轮功家属前三个月不许见面。”所以家属给送去的物品,本人根本就得不到。在那里,“狱头”看谁不顺眼就打谁,有一次无故要把任忠德、刘宏运、鞠亚军三人提到走廊罚站,他们拒绝出去。在看守所所长的指使下,犯罪恶人高司机就用皮鞋猛抽这三人,后来全体大法弟子齐声高喊:“不许打人!”他才住手,然后又将这三人转入女监,就这样鞠亚军被折磨了两个多月后,无罪释放了。

可刚回到家一个月零两天,又被当地片警以开会为由骗到玉泉镇派出所,一顿拳打脚踢过后,又被非法送到阿城市第二看守所,这一次他遭的罪就更大了。有一次鞠亚军为制止恶警骂法轮功、骂师父,而遭受“飞机式”的酷刑折磨,所谓“飞机式”,就是两臂向后伸直,腰弯90度,头向下低,就是通常所说的撅着。狱警看着,一动不许动,动一下就挨打。由于他坚守自己的信仰,不肯说假话,被强行非法判处劳教一年,于2001年7月5押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集训八天,在那里,挨打挨饿是常事,而且有三天三夜捆绑在铁椅上,不许睡觉,否则就惨遭毒打。八天后,又被送到哈尔滨市长林子监狱。到了长林子监狱更是经常受体罚,坐铁椅子。由于长期生活在阴冷潮湿的地铺上,鞠亚军浑身长满了疥疮,流脓淌血,生活不能自理,惨不忍睹,即使如此,也难逃非法提审时的酷刑与折磨。对于这些善良的大法弟子,邪恶之徒怎么如此心狠手毒呢?

在这投诉无门,而又遥遥无期的铁窗下,绝食抗议是表达无罪释放心愿的唯一方式。在长林子监狱,他共绝食三次,最后一次是从10月8日开始,直到被迫害致死,共计18天。在绝食期间,每天被强行迫害性灌食两次(灌食十分痛苦)。10月18日,鞠亚军的嗓子肿得已经插不进管子了,就这样当天上午没灌,下午又强行抓去灌食。大约10月21日下午,鞠亚军与其他大法弟子正在操场旁边站着,这时过来一帮人,不问青红皂白,抓起鞠亚军就走,只听鞠亚军高喊:“大法弟子救命啊!”在场的人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他就被抓到长林子监狱卫生院,不知用了什么药,大约晚上9点多钟他被送回,已昏迷不醒。次日清晨,一个同修发现鞠亚军的手臂上有针眼儿,才知道是被打了针,究竟打的什么针?用的什么药也不清楚。从那天起,鞠亚军就抬不起头来,处于神智不清状态。鞠亚军原身高1.72米左右,体重140多斤,无任何病史,是个非常健康的人。

这场迫害是早有预谋的。据家人说,大约10月19日,长林监狱的李大队长给鞠亚军的二姐(幼儿教师)家去电话,要鞠亚军的身份证、户口复印件,家人问要这个干啥?回答说:没啥,就是登记。家人想,人都被你们关押这么久了,登啥记?又是骗人,就没给。而后在他二姐的强烈要求下,才与狱中的弟弟通了电话,已经绝食10多天的鞠亚军,用微弱而坚定的声音只说了一句话:“姐呀,我就想回家。”没想到,这句话竟成了他最后的遗言。

10月24日,当长林子监狱的一行人将鞠亚军送回玉泉镇政府时,他早已不省人事,来人强迫家人快签字,否则还拉走,万般无奈,就在家人刚签完字,人刚被抬下车,一溜烟儿,全开车跑光了。全家人不顾一切,全力抢救,从阿城市医院,连夜转送哈尔滨市医大二院,36个小时不停的抢救,无效,鞠亚军于2001年10月26日早4点18分离开了人世。

消息传开,乡亲们无不为这忠厚老实的年青人落泪,更为这孤儿寡母而难过,同时也流露出对当权者残酷迫害法轮功导致家破人亡的义愤……

就这样,鞠亚军带着满身的伤痕和对世人的怜惜静静地走了,几经折磨的亚军哪,没能留下一句话,但他用他那持续不退的体温(从10月26日早4点18分一直到次日下午体温依然保持,肢体柔软)融化了人们对法轮大法的敌视与不解,用这独特的语言,唤醒了人们沉睡已久的良知。

亲人们咽不下这口气,几经上访,得到的是逐级的推脱、威胁与恐吓,现鞠亚军的尸体依旧停放在阿城市医院太平间里,望善良的人关注这人间奇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