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亲情的执著,和孩子共同精进


【明慧网2001年11月13日】学法,每天如是。知道生活中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没有偶然,都是针对自己的心性来的。过关的意识强,对过关的思考也就更积极主动一些。很多事情,与法对照,积极内找,处理起来真有一种心结被豁然打开的畅快,过关较以前相比,的确从容许多。

不经意间,似乎常人式的执著少了,但对于自己的孩子却产生了另一种执著。我对大法的感悟使我确信孩子们需要我的经验去帮助他们迅速提高。我用我的一切去指导他们,塑造他们,甚至处理事情的方式都要依据我的想法去做,进而干预了他们的修炼过程。我认为我是为他们好,帮助他们在法中提高。

孩子很小就进入法的环境中,看待事物的视觉和具体现象都和常人的孩子有很大差异。比如,他们不喜欢看常人的电视,因为觉得头疼;不愿参与常人的娱乐活动,因为觉得变异;不喜欢读那些常人故事,因为感觉内心受骚扰。在与周围更多生命发生联系沟通后,他们的生活就在真实的世界里,快乐的源泉和表现方式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

孩子对法的领悟力,坚固的正信使他们同化、溶于法的能力很强,但他们的问题在于,他们活在真实的环境中,与常人的生活方式有很大不同,孩子又不肯去符合那个存在很多谬误的、虚假的生活环境。他们直白无误地选择自己的生活,认为应该让常人清醒去靠拢大法,而不是自己来符合常人生活状态。为此,我常感到不安,我站在常人和孩子中,强调符合常人生活状态的一面,淡化了常人靠拢大法的一面。我固执地要求他们按照我的想法去做。

为什么会这样?我发现这是“情”的执著另一种表现形式。过去孩子身上出现的一切问题都牵动着我的心。孩子如有不好的行为会因为亲情迁就他们,对他们的错误会找各种理由加以开脱,夸大他们那些好的行为和想法。现在,我不会,我知道我已经走过了那个阶段。现在我只关心他们在法上所表现的一切。状态好我会为之喜悦,不好我会着急,以至于我想在每一个问题上都给他们做榜样,指导他们去提高。修炼的事情牵动着我的“人心”,我既没有发现,也没有去想。执著就这样潜藏在那里,羁绊了我的脚步。

看到执著所在,破除它们势在必行。法衡量一切,符合法理的事情就努力奉行,不符合法理的不论其人其事,一概地加以纠正,正一切不正的观念、人和事情,包括解脱亲情的束缚。这样,一下子心胸就豁然开朗起来,我承担我常人中作为家长的抚养责任,其他的全由法来定义。孩子们出现的任何问题,我不再动心,跃然于外平静地审视这其中的根由,帮他们学会用法来破解生活问题,一起讨论,找到答案。我只是在法理上帮助他们认识,至于具体问题诸如他们怎样圆融自己的环境,怎样对待常人的生活方式,怎样过自己的关,都由他们自己去思考,去解决。结果发现,他们并不象常人对孩子幼稚、无能的理解,他们很有智慧,看似不很合适的行为,却在他们诚信的作用下,善解了一切,带来了似乎不可能的结果。法的威力巨大无比。他们有自己的难和关,经过这些真实的过程,他们的提高才扎实可信,自我认识才能够升华上来。

我们明确了同修之间的关系,我们是整体,精进向上互相帮助,我们又是独立的修炼者,自己的路自己走,不能相互干扰,相互替代。我们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纠正一切不正状态,这使得修行的过程丰富而充实。

放下自己最放不下的执著,就在精进中,想到此,我的脚步不由得加快起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