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南山看守所的法西斯暴行招致人祸

深圳全国医疗展 毒倒200中外商人

【明慧网2001年11月13日】世界日报报导,据悉,九日在深圳高交会场开幕的第四十六届全国医疗器械博览会上的数百参展商家,食用了由会场指定的盒饭,至十日凌晨便有二百人感到肠胃不适,其中有六七十人上吐下泻症状严重,至十日早上,有近百人自行投入深圳多家医院。

据北京一医疗器械公司的冯先生表示,他当时仅吃了盒饭中的烧茄子和红烧猪耳朵,当晚就感不适且服药后无效,十日凌晨腹部已绞痛至不能行走,而吐出肠胃食物后更开始吐清水和鲜血,其症状就像吃了老鼠药。

深圳南山看守的法西斯暴行招致人祸

深圳南山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方法之多,手段之残忍下流,令人发指,罄竹难书,这个法西斯暴行的黑窝,历史总会有那么一天,把它的罪恶昭示于世人。让我们看看深圳南山看守所的邪恶之徒是怎样把一个乐观、活泼、健康向上的青年女教师迫害致疯的真象。

王晓东,女,深圳市南山区外语学校教师,依法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后被非法开除公职。2000年4月29日被非法关进南山看守所,2000年7月13日被非法判劳教2年,送往三水妇女劳教所,2000年8月中旬由佛山市法医专家小组确诊为“监狱型”精神病,无行为能力症。从进监狱到确诊为精神病,前后不到100天。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呢?

王晓东入狱以后,因抗议对她的非法关押,她曾多次绝食、拒绝穿囚衣等,遭到监狱的多方面迫害。后来,她把自己在狱中受到迫害以及其他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受虐待的事实,写信向上级领导机关以及人民检察院反映。南山看守所的不法官员王楚荣所长违反监狱法规,不但不向上转达,还把此材料给邪恶之徒李燕芝管教看过,于是,一场疯狂的打击报复开始了。她们先把王晓东从6仓调到1仓,因为这个监仓虐待犯人是出名的。调到1仓不久,因王晓东绝食,就罚全体犯人集体挨饿一天,一下子就挑起了全体犯人对王的敌对、愤怒情绪,从此以后,王晓东稍有一点不如她们意的地方,就任意殴打、凌辱。每天都遭到各种花样惩罚。邪恶的所长王楚荣、李管教还多次召集“四人小组”开会,研究迫害王的具体事宜。她们给王晓东无限期的加戴35公斤重的脚镣,几乎相当于她的体重。专门抽调两名犯人24小时看管,每小时记录一次言行,犯人还故意把不属于王说的话强加于她。

此时的王晓东已经骨瘦如柴,身体虚弱得几乎难以站立,根本无力行走,每天由两个犯人架着胳膊拖来拖去,脚腕处的两个环已经深深的卡进肌肉,致使肌肉溃烂,每天鲜血淋漓,白花花的骨头有时直接接触到铁环,钻心地疼痛。就是这样,邪恶之徒王楚荣等仍然不予以解除。王晓东肌肉溃烂进一步加剧,以致到三水劳教所几个月以后,腿部、脚部高度浮肿持续几个月不消,久治不愈。三水劳教所的干警无不摇头叹息,从没见过有人会把脚镣戴到这种地步,闻所未闻。

因无力行走,上厕所时由两个犯人架着拖来拖去,有时往厕所一扔,就不理了,只好在厕所里睡一夜,有犯人上厕所,就扯着头发拖出来,过后又塞回去,日复一日。哪一个如果表示出对王的同情,便会遭到严厉的惩罚。一个作过财会的犯人只说了一句同情的话,邪恶的李管教就罚她三个星期不许购买商品。

更为惨烈的是,一天下午,一名受李管教唆使的犯人(牢里四人领导小组成员之一,负责安排值日的女犯)用作手工的细针,一针一针的刺在王晓东的脚背、小腿上,脚上腿上密密麻麻的排满了针眼,都冒着血,王忍着痛,不敢喊,一喊就会招来拖鞋打脸。喊也没用。折磨持续了近一个小时,当时很多犯人都看到了。

当天晚上,野蛮的迫害进一步加剧。后半夜一时,两个看管的犯人为了睡觉,用白天作手工的细线拧成绳,将王的两手捆死,倒背着压在身子底下。七十多斤的脚镣,倒捆的双手,压得麻木肿胀,既不能翻身,也不能坐起,稍有做声则拳脚相加。此时真是求生不能,欲死不得。这种捆绑长达6个半小时,直到第二天早上值班的干警来巡仓,犯人们才匆忙解开。王晓东向干警大声报告自己的受虐情况,干警哼了一声走开了。两个小时后,又一位干警来巡仓,王手中举着那个捆了她的绳子向干警报告,干警还是置之不理。犯人们哈哈大笑,抢过手中的绳子,威胁说:“你还敢告状,告诉所长我们都不怕,看今晚怎么收拾你!”王陷入极度的恐怖中。后来,看守所的老狱医来巡仓,王又把昨天下午遭受针刺和夜晚被捆绑的事向老狱医报告了一遍,要求他转告给所长,老狱医同情的摇摇头,走开了。

长时间的野蛮迫害,使王的精神陷入极度崩溃的边缘,监狱不但不提供任何精神检查与治疗,脚部溃烂也得不到医治,家属数次求见被拒绝。7月13日,王被送往三水劳教所时,已经是瘦骨嶙峋,遍体鳞伤,全身肌肉萎缩,双脚腕溃烂不堪,腿部高度浮肿,目光迟滞,无语言能力,无反应能力。即使这样,南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的曾科长,南山看守所的王楚荣所长还要亲自驾车到三水去掩饰其罪恶,部署进一步的迫害。一个多月以后,王的家属才打听到她的下落,延误的治疗已无可弥补。

两个多月的时间就把一个健康的人摧残成这副样子,这些败类们还洋洋自得的到处宣说,“思想不转化怎么样?王晓东就是样板。”

南山看守所利用恶毒流氓手段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修炼,用谎报数字换来的节节高升的所谓“转化率”,竟成了各地学习的经验,所谓的“南山经验”,就是滥抓、滥关、滥判、滥施暴行,就是疯狂的践踏人权,践踏法律,让法西斯暴行在中国大地上重演。如果这竟可以成为先进的经验来推广,那么,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将向何处去呢?换来的能不是天灾人祸、天理的报应吗!

这里正告江泽民那些邪恶的小丑和败类们,不要认为你们的罪恶可以粉饰,翻开历史,哪些个法西斯恶徒能逃脱历史和人民正义的审判?天网恢恢,天理昭昭,你们已经把路走得太绝,生命在层层灭尽中所有的罪恶都要偿还,这一天不会太远。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而一个地方的当权者参与迫害大法造下罪业也会祸及一方百姓。如果对大法与学员的迫害仍不停止,真正的灾难还在后面。认清真象,共同制止江泽民集团对大法与学员的迫害是每个真正向往美好的人的共同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