渥太华《夏乐特Charlatan报》:法轮功──正在被扼杀的善良


【明慧网2001年11月14日】加拿大渥太华《夏乐特Charlatan报》,2001年10月11日,第31卷第9期。

真、善、忍,三个简单的字。这三个字通常不会被联想到暴力,只有和平。这三个字使一个渥太华大学的学生入狱并面临可能的酷刑甚至死亡。

王学亮曾经因炼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而两次被拘禁在中国的监狱里。这套包含了五套练习和打坐以及心性提高(和平和安康的哲学)的功法在1999年遭中国(江泽民)政府禁止。随后,法轮功学员指控中国(江泽民)政府利用它的权力拘禁,惩罚,甚至对那些参与者施以酷刑。中国(江泽民)政府之所以选择了禁止炼习法轮功,是因为它害怕练习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

王对禁令产生的原因分析到:“我认为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法轮功太受欢迎了。按照官方报导在中国有七千万人炼习法轮功,这一人数超过了XX党员的人数。”王认为镇压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反映出了江泽民在人数上感到威胁后所作出的反应。他说:“江泽民害怕失去他的权力,他想要人们都听他的…他甚至知道法轮功学员是非常和平的,而且他们打不还手。”

他在因炼功而被拘禁期间,亲眼目睹了中国(江泽民)政府镇压法轮功。王说监狱比他想像的还要糟糕,看守们试图强迫被囚禁者放弃他们对法轮功的信仰,否则就滥用刑法。“你无法想像在监狱里是多么的可怕,”王说,“因为从电视上我自以为早已知道,但实际上并非如此。”至今,王还留有被强行戴手铐所致的疤痕,他被监狱看守对着胸口吹风,使得他阵咳了很长时间才恢复。

法轮功S.O.S.紧急救援(中国大陆学员)小组说王的经历只是成百例子中的一个。文字报导说有超过2万人关押在中国的各劳教所,已经有263人在拘禁期间遭酷刑而死。发行的小册子指出酷刑的方式包括洗脑,强奸,电击和强行注射药物破坏中枢神经。

害怕这种酷刑使张琳娣和她的家人努力争取,使她的父亲张昆仑教授成功获释。张教授曾执教于麦基尔大学,他在中国入狱并被劳教3年。在他家人的努力下,她们通过向周围的国际社团呼吁,力争媒体的支持以及公诸于世,张教授终于被释并回加拿大。

据张讲,她的父亲是幸运的,他活着出来了,相对来说未被伤害。他经受了电击并被以死相威胁。“他们告诉他如果他死了,没人知道怎么死的,他们说‘我们把你埋了,并告诉每一个人你是自杀’。”张说对她父亲获释的援助来自加拿大各地和各个国际组织,直到中国(江泽民)政府迫于压力释放了他。“整个(加拿大)国家都参与了…太好了。那是非常感人的时刻,信件来自加拿大各个角落。”张自己也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她已决定把她的时间用于营救目前在中国仍被关押的学员。“两年时间太长了,”她说到,“中国(江泽民政府)所干的最象国家恐怖主义……他们关起门来肆意妄为。”

为什么这些人还继续炼?是什么使得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在付出巨大代价时仍不放弃?

智靖说,自从她开始炼习(法轮功)后,她能够更好地把握挑战性的生活。“当我被激怒时,我试着保持冷静和祥和。在工作和学习上,我很努力,当我感到焦虑时,我能够把它放下,仍然努力工作,因为我的心是平和的。”

张发现法轮功之所以吸引她也是有类似的理由,她说:“在我读完了(《转法轮》这本书)之后,我想,这是本好书。它就象你寻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她说她的全家都受益于炼功和读书。她说:“这些法理是很深刻的。在我们全家开始炼习后,整个家庭充满活力,我们不再生病。”

张在努力地保护法轮功,营救那些因此遭受长期而严酷迫害的人们。在她讲述那些仍被拘禁在中国拘留所的人们时,她的眼中流露出担忧。她说:“现在最紧急的是救援在中国的学员,几乎每天都有人死亡。当我坐下看书时不可能不想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