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弟子“SOS紧急救援”环澳车旅花絮(七)


【明慧网2001年11月15日】偶遇土著人的感悟

11月1日(星期五)下午4点多钟,在一个加油站加油时,一位在当地妇女组织工作的西人女士,拿着“SOS紧急救援”传单对我们说:“你们的事情,我已从电视及广播电台知道了,非常想帮你们,但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澳洲政府太软弱了,令人感到非常遗憾。愿上帝保佑你们。”

次日上午去发传真,一位原居民(土著)和我聊了起来。我给了他1份“SOS紧急救援”传单,接着我便去附近找公用电话亭。过了一会儿,突然那个土著人激动地拼命挥手,猛朝我大喊大叫,我只得朝他走过去。他指着“SOS”传单上的“杀害那些信仰真善忍的无辜的人们”那句话,急得话也说不清楚了,我连忙告诉他,这是中国江泽民政府迫害法轮功学员。我指着“SOS”传单背面的“法轮功是什么?”及传单上平静打坐的图片对他说,你看完这里写的,就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了。

看完真相传单后,他一下平静了下来,态度非常和蔼地俯在我耳边亲切地说了一个单词:“水”(Water)!我一下呆住了,以为自己没听清楚,赶快问了一句,“你说什么?”他又解释道:“水,游泳池”(Water, Swimming Pool)。这个原居民(土著人)一个“水”字,便告诉了我,他看了“法轮功是什么”的简介后得到的全部答案:宇宙中万事万物,一切生命最最本源的物质─水。现代人所认为的土著,实则含有当地原始人之意,我们修炼返本归真,不就是要返回到我们最早产生的地方去吗?如果不是今生幸遇大法,修来修去的,千年万年,几生几世,生生世世的还修不回去呢!突然,我对“土著”这两个字的理解真正明白了许多。

“在高层次上就是这样看的,你觉得往前进,实际上是往后退。人类觉得在发展科学在进步,其实也只不过是按着宇宙规律在走。八仙中张果老倒骑驴,很少人知道他为什么倒骑驴。他发现往前走就是后退,他就掉过来骑。”(《转法轮》),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张果老倒骑驴”,在我的脑海中久久的翻腾……此时,我真正地意识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自己做的太差、太差。自己身上的多如牛毛的种种变异的观念的桎梏,见形不见形的“自我”膨胀的“私”字,对现代安逸的贪图与强烈的执著等等,使得自己“横着爬”、“退”着走,常常南辕北辙,走出反道,走不达意。正法、正法、助师正法,正念除恶,得先清理自己的脏东西。“正一切不正的”(《大法坚不可摧》)也包括先正己,先正心!其实,师父在《转法轮》中多次指出,炼功人由于自己心不正招惹的一些麻烦,并强调:“所以心一定要正”(《转法轮》P218)。

达尔文市集贸市场洪法

11月10日晚10点多钟,我们到达了达尔文市,找到青年旅馆,已是夜间零点了。次日晨于当地时间同全世界大法弟子齐发正念除恶。很快又与当地的几个弟子取得了联系,赶到海边的一个公园与他们一起炼功后,我们去了该市的一个星期日集贸市场。我们很快便成功地申请到洪法炼功地点,及争取到在中心舞台上功法示范的机会。因为我们是临时申请,开始主办人只同意给我们5分钟的时间上台示范功法。中午,我们利用两个乐队互相交换的空隙,上台做功法演示,弟子美玲并同时用麦克风向大家介绍法轮大法、SOS紧急救援中国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及她因炼法轮功回中国4次被抓,被关押的亲身经历,在她呼吁澳洲政府和人民共同帮助制止中国的这场虐杀时,人们鼓掌以示支持,纷纷到台前自取放在那儿的“SOS”传单,很自然地,一下就是10多分钟过去了。主办人也被人们对法轮功极大的兴趣和反应感染,忘了时间的许诺,和大家一起鼓掌致谢。当我们又回到台下炼功洪法时,马上有几位西人过来表示想学炼法轮功,人们纷纷取阅“SOS紧急救援”传单,自发地主动在征签表上签名。一位年轻的母亲索性在我们炼功的旁边坐下来,给她的才4岁的孩子读着“SOS紧急救援”传单内容。当地的弟子也表示会将“SOS紧急救援”传单放大后,贴在这里的一栋大楼的多处橱窗上,并且会在以后的周日集贸市场设一个大法摊位,方便人们了解大法和中国江泽民政府迫害法轮功真相。感谢师父的巧安排,我们能在这里洪法和讲清真相,给了这里人民与大法结缘的机会,给了这里的人们,尤其是这里的9千多华人了解中国江泽民政府迫害法轮功学员真相的机会。

向市长和媒体讲清迫害真相

11月12日(星期一),上午正在去市政厅的路边泊车,迎面走来一位西人惊讶地跟我们打招呼说,昨天看见你们的汽车,今天你们就过来了。原来他是ABC广播电台的晨间节目主持人麦奎。我们正和他说着话,又碰上了播音员塞满多,他马上带我们去播音室录制节目。他表示对法轮功有浓厚的兴趣,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中国江泽民政府要这样残暴地对待法轮功,他以一个想急于了解法轮功的听众的心态,对大法弟子进行了采访。他感谢我们送给他《法轮功的正义》和《天安门自焚》真相录像带。并告诉我们,6分钟的录音将于明日上午9时半钟在晨间节目中播出。

下午1点多钟,我们去了市政厅市长办公室,见了市长Mr. George Brown,市长亲切地用中文“你好!”和我们打招呼。他坦率地告诉我们,作为他个人,他很了解和理解法轮功,他是支持法轮功的,但从政府角度来讲,因与中国方面的合作关系,他不能作任何支持性签名……。我们一听市长这样讲,马上发正念铲除他身后另外空间的邪恶,市长的话音未落,手已经去拿那张签名表,严肃、庄重地签上了他的名字。随后又向我们索取《转法轮》,并告诉我们他想学炼法轮功。大法弟子马上送给他《法轮功》和《转法轮》,并介绍他怎样和当地弟子联系。市长认真听取大法弟子讲清真相。

在和市长的交谈中,地方报记者打来电话,与我们约定下午见面时间。从市政厅出来,我们便去了当地最大的一家报社《Northern Territory News》。记者Mrs. Suellen Hinde 在听了大法弟子的讲清真相后,又详细了解了当地澳洲人民怎样才能对我们作出更大帮助。当摄影师正在室外对我们进行拍照时,记者Mrs. Suellen Hinde又跑出来,专门问我们一个问题,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按真善忍做好人,这么好的功法,中国政府为什么非要镇压?听了大法弟子的再次回答后,她才满意地说,“噢,这下我弄明白了。这样的政府真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