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正法修炼中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2001年11月15日】首先让我和我周围的同修向伟大慈悲的师尊问好!

最近我和同修在一起切磋时,几次都谈到了同样的几个问题。我现在写出来与更多的同修交流,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 在恩师的点化下所悟到的:

1、横扫一切邪恶

有一次炼静功,很静的时候出现一个景象:很多同修都站在那儿,每人手里抱着一个大扫帚立着。

我悟到:师父赐给我们除恶的武器,我们要横扫一切邪恶。我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有时发正念时间掌握不准,不是晚几分钟甚至十几分钟,就是忘发了。更为严重的是发正念时还受到干扰,有时打哈欠,有时思想溜号,有时把口诀都念错了。师父说:“修炼是非常严肃的。”(《转法轮》)师父还说:“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师父,我错了。我心想:错了就改,摔倒了爬起来。我现在这样做:(1)多学新经文,背法,时刻想着用正念铲除邪恶,整点发正念每天6—8次,随时发正念。(2)发正念时主意识要强。(3)同修到一起时先发正念,然后再学法,或切磋、做事。珍惜恩师给我们延长的修炼时间。

2、快催老学员

有一次炼静功入定时,眼前出现五个大字:“快催老学员”。我反复看了两遍记住了。我悟到:有些时候,我还不够精进。师父有时叫我早起来,我看看表又睡了。我这个老学员是怎么当的,首先催一催自己。另外,有些老学员至今没走出来,因为有怕心。只是在家学法炼功。没有走入正法的洪流中。师父很着急。这也是我应该做的。师父说:“弟子们啊!师父心急而无用啊!你们为什么就放不下那颗常人之心哪?就不愿再向前一步哪?”(《再去执著》)

我以前想:“师父法讲得这么明了,根本就不用悟了,照着做就行了,还不出来那怨谁呀?修不修是自己的事。”

师父点化后,找到自己的不足:我还有没有去掉的情,没生出那么大的慈悲心来。我们都向世人洪法、讲真相,同修掉队了,怎么不拉他一把呢?师父都不想让一个弟子掉下去,我们也不能让一个同修掉队。我只想自己怎么做,怎么修,那怎么是“无私无我”呢?而且我们是一个整体呀!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话:“要对自己负责,对学员负责,对社会负责,对大法负责。”(《法轮大法义解》“写在前面的话”)

于是我和几个同修切磋,发挥每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有的同修做得非常好,我们就一起分片、分块开小型法会:(1)发正念;(2)学法;(3)切磋去怕心;然后这些人再这样做,很快建立了无数的学法小组,几个人一组,到处都是满地开花。每天集体发正念,集体学法,大家提高得非常快。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所在的地方大多数同修都走出来了。他们一个带一个,然后再一个带一个,很快形成了一个大的粒子团。他们做得都很好,时刻记住师父的教导:“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

二、 目前大法弟子所出现的两方面情况

1、从狱中出来的部分大法弟子全身发痒,皮肤粗裂,严重的流水起“脓包”出血,象似“疥”,有的长时间过不去。

我看到和听到的有十来个同修出现这种情况。有的说是“长疥”,有的说是“消病业”;我不这样认为。师父说:“真正修炼的人是没病的。”我认为(1)是消掉最后业力;(2)是邪恶势力利用我们的业力和执著强加给我们的干扰。一句话:就是考验,考验我们是否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考验我们有没有丝毫的不信在里边掺杂着。

师父说:“消业就是把业消灭、转化。”(《转法轮》209页)。切磋中,有的同修说狱中水泥地潮湿,在里面时间太长了等说法。可是有的在床上睡,而且一个多月就回来的,也是这样的。我认为还是人的观念。还有的说能不能传染……这也是人的观念。因为我们是修炼的人,细菌刚接触这个场,就已经死掉了,怎么会传染呢?如果恰巧身边的人也长这个东西,我说这很可能是执著心造成的。是怕心或疑心。利用它去这个心。如果心很正时刻都在法上,那魔就钻不了空子。

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赶紧学法。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做事。该干什么干什么,能干多少干多少,千万不能放任,一放任魔不就钻空子吗?那不就没完没了吗?师父说“好坏出自一念”。一定要有正念,不要怕它,把心真正放下,它必然不存在了。因为这个场不适合它。同修们,让我们“互相鼓励,共同精进”(《师父致俄罗斯第二期大法法会》)。

2、为什么有的人被送去强行洗脑后误入歧途呢?

我带着这个问题与同修切磋。后来遇到两位曾因洗脑而误入歧途,现在已在加倍弥补的同修。她说:“我怎么被‘转化’了呢?”有的说:“还是自己有漏。”究竟漏在哪儿呢?她们也说不出来。我详细地问了一下那里的情况和误入歧途的经过,我似乎明白了。

(1)所接触的都是以前非常熟悉的、甚至关系很不错的学员或辅导员,他们已经邪悟了,现在来欺骗你,根本没有认清他们就是“毒瘤”,这时思想上放松了警惕,没站在大法的基点上,忘记了“以法为师”。

(2)“毒瘤”表面上那么关心你,特别亲热。给你洗水果、打饭、端水,什么东西都给你用。如洗发膏、梳子、卫生纸、香皂、毛巾等日用品,很亲热地拉着你的手,搂住你的脖子,一起吃、一起住,处处给你方便。经过两个多月折磨、绝食后,一看这里还挺好,吃细粮、还有菜……,思想又一次放松了。没想想他们把你关在这里本身就是迫害

(3)“毒瘤”开始在法中找适合它的词、某句话,断章取义一点一点灌输邪悟,它也讲“师父”如何如何说的,还拿出书指给你看……。如果学法不深,不能用师父的原话来揭露它,或说不太清楚师父的原话,用自己理解的去说,没有法的威力,只要对法理解偏一点,有一点漏,它一下子就钻进去了。从而认为它说的哪句话有道理,悟得对,逐渐也走向邪悟。你没想想它为什么那么“关心”你,就是往下拉你。

师父说:“当然你要接触的话,能保持住他的什么东西不接受,也不要,只做一般朋友,那问题不大。”(《转法轮》214页)。那么你要了他的东西,吃了、用了就坏了。因为他摸过的东西都带有不好的东西,那不就进去了吗?

我谈这么一件事:我得法初期,大约95年初,我到一位同修家,她很热情地接待我,并拿出邻居孩子结婚送来的糖、瓜子、花生让我吃。我平时很喜欢吃这些东西,那时不知为什么脱口而出说不吃。当时我也觉得奇怪,话说出口也就不好意思再吃了。第二天一早我又去她家还录音带,只见她脸色腊黄,浑身无力,很难受的样子。她说“消业了”。我一问才知道,吃了“喜糖”的三个同修都是连拉带吐。我们切磋后都明白了,原来那人是练其它不好的功法的。当时悟不到多深的法理,还不太会修,只是记住了这件事。“毒瘤”是利用邪悟来破坏法,使学员误入歧途,它带的东西更坏了。师父说:“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

我想接触“毒瘤”时,头脑一定要清醒,以法为师,坚定正信正念,不要它任何东西。摸过的不吃,没等他们说话就背除恶口诀,积极主动铲除邪恶的旧势力,毫不客气。背法,无论叛徒说什么都不听,不给其市场。时间多久也不放松,并发正念,那不是我们呆的地方,尽早离开……我想这样就不会出问题,邪恶在大法面前、在大法弟子身边一定会被化掉、除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