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教所的一些见闻


【明慧网2001年11月16日】我今年五十多岁,修炼以前长期身体一直不好。93年3月得了脑血栓,心血反流,手脚不灵,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非常痛苦。97年有幸得法,几年来通过不断学法修炼心性得到提高,身体的病痛在我身上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在我立志坚定信心一定要紧随师父一修到底、直至圆满时,大法在中国受到邪恶势力的迫害,邪恶之徒手段越来越卑鄙、越来越残忍。作为大法学员,心如明镜,看到大法遭到如此的迫害心如刀绞,身为大法的一粒子有责任向世人讲清真相维护大法。

于是我于2000年3月5日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广州派出所的民警接回后非法拘留15天放出,接着我又去公园炼功洪法,于6月18日又一次被非法抓捕,接着被非法抄家。由于恶警在家中抄到有关洪法的横幅和老师的新经文,所以将我直接送到看守所,8月7日又非法将我送到省劳教所。我们这些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大法学员过着非人的生活,每天被逼迫干十几个小时的活。我们被强制不让炼功学法,哪怕半小时也不行。有一天我们大法学员一早起身不洗漱马上炼功,被管教看见了,指使那些吸毒的犯人来推、拉、打我们。我们继续炼,他们就用大字型手铐把我们铐起来,不让炼功。有时我们乘管教不注意,一有空挡就炼功,但仍免不了那些吸毒犯的打和骂。

有一次管教要我们大法学员填表,并且照相,我们不依,因为我们没有犯罪,是堂堂正正的修炼。他们又用手铐铐我们,并且毒骂我们。

9月份的一天,有其他大队的人放弃修炼了要被释放,并且被管教作为样板来动摇我们坚定的大法学员,宣扬:如果跟他们一样不学不炼也可以提前解教释放,并且让他们发言。这些可耻的叛徒受了邪恶的指使,有骂老师骂大法的行为,我们突然站起来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这样我们又遭到一次毒打,大法学员邓淑娟的膝盖、头、脸、脖子都被打破了,不断地流血。接着要关禁闭,邪恶的管教还指使5~6个吸毒犯人一起打大法学员邓淑娟。邓淑娟的整个屁股都被打得又紫又黑全都肿起来。

9月18日我们被转移到三大队205房,我们六个大法学员刚一进去就马上被反锁起来,我们乘此机会马上盘腿打坐。管教马上走过来破口大骂,然后分开我们几个,不让我们在一起说话,我们经常被无故搜身,房间也经常被翻得乱七八糟。每次大法学员的家属来探望后,回监房时都要被脱裤子搜身,这是对大法学员的人格侮辱。

我们经常不断地向这些打我们的吸毒犯人洪法、讲道理。其中有一个叫欧冰坛的大法学员,对一个吸毒青年洪法,引导他得法。他很爱听有关大法的真相。被管教知道后,还把他关禁闭好几天进行惩罚。报纸上经常登一些诽谤大法的文章,管教将它复印并且贴到门背,让每个人好好看,大法学员刘芳将其撕下来。这样她又被管教禁闭了好几天。

我是因为经常血压高、多病、干不了活,半年多后被所外就医,于2月7日出了劳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