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甘肃大法弟子袁江被迫害致死一案的补充


【明慧网2001年11月16日】袁江1995年7月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专业。在清华就读期间的1993年有缘得法,曾先后四次参加了李洪志师父亲自讲授的法轮大法传法班,自那以后,他就成了一名坚定的大法修炼者。毕业回到兰州,就积极在当地和周边地区传播、洪扬大法。据当时看到的人说,当时袁江每天早上在西北师范大学偌大的操场上炼功,很长时间只是一条横幅一个人,但他坚韧不拔地继续着。也就是短短的一、二年时间,仅兰州市区的大法修炼者就达到了数万。可以肯定地说,大法得以在甘肃及西北地区迅速、广泛地洪传,与袁江的默默奉献是分不开的。1995年,他担任了大法甘肃义务辅导站站长。

袁江善良敦厚、才华横溢。在兰州市电信局所属的信息技术工程公司曾经担任过副总经理。后因他不愿放弃法轮功信仰被解职,改任技术总监。他是市电信局公认的任劳任怨、一心奉献的技术骨干和中层干部。凭他的年龄、学历、才能、为人,袁江完全可以在常人中迅速崛起,得到很大的成功。但他并不执著于名利。

袁江于2001年1月被迫出走,他并没有用自己的学识、技术去打工挣钱,而是饥一顿饱一顿地辗转于大江南北、边疆内地,为大法默默地奉献着,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他不擅言词,常说:“做到是修”。

袁江是2001年8月30日在甘肃敦煌附近被捕的,因没有身份证,是在一辆班车上被抓的。事后据内部消息说,当时北京公安部下了密令,称有十几名长春法轮功学员要从河西走廊赴新疆,责令沿途军警严查缉拿。

袁江被捕,乐坏了甘肃省公安厅的邪恶之徒,他们终于找到升官发财的机会了。按正常程序,人应该关押到看守所去。但那样一来,刑讯逼供就不方便,因为看守所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规矩”:看守所自己打人是天经地义,可别人把人打坏了再往他们那儿送,他们是不收的。于是,公安厅给省邮电管理局施压让找个合适的地方。这样做,有以下好处:1、公安厅不用花钱;2、万一有事,起码两家担责任;3、具体办案人员可白吃白住。

按照公安要求的条件,省邮电管理局提供了自己在兰州市白塔山后山的绿化基地。这里距市区约五公里,林木葱茏,群山环抱,建有高档别墅,是省里和本系统高官们寻欢作乐的地方。目前天已转冷,无人光顾,正好派上用场。环境封闭,吃住高档,公安窃喜,两下一拍即合。打手们迅速麇集,光刑具就拉了两车。

袁江知道的事太多了,全国各地肩负重要大法工作的功友的面容一个个浮现在眼前。接下来的过程是大家都可猜到的,太血腥,无法往下想。至于具体的细节,只能等“法正乾坤”的那一天让杀人凶手自己交代。但是,可以肯定地说,我们的好同修袁江,他金刚不破地挺立着,没有出卖同修,没有违背与师父签定的誓约。

在那个魔窟里,袁江被酷刑折磨了近两个月。约10月26日,一个奇迹般的机会突然出现了,袁江艰难地潜出了魔窟,行走不远便体力不支,他钻进了一个山洞。在西北十月末的这个山洞里,他昏迷了整整四天。而山外面,邪恶动用了两千军警,地毯式地将兰州市翻了个过儿。

听得警笛声渐渐稀疏,袁江几乎是爬出山的。他摸黑进了一同修家,得到了很好的接待与照顾。然而他的伤势很重,高烧昏迷,显然有内伤。袁江坚强地挺着,一直挺到11月9日,终因多处内伤发作,不治而去了……。

袁江死后,公安紧接着开始了大搜捕,许多参与过掩护、救助袁江的同修相继被捕。他的父母亲也遭严密监控(其父为西北师范大学教授、系主任;其母是某学校高级教师)。



将原大法甘肃辅导站站长袁江迫害致死的责任单位及其电话:

兰州市区号:0931
兰州市电信局(刘鑫琳赵灵芝刘霞林):390-4594
兰州市电信局:8866-8800,882-6665
业务科:880-0375
人事科:882-1600
实业公司人力资源部:390-4602
飞天网景公司:886-9888,827-6009

兰州市公安局(总机):846-2851
专管法轮功的地方(地址-雁滩):851-1960-转一处

甘肃省公安厅庆阳路58号 8827961
甘肃省国家安全厅 8888000
甘肃省司法厅皋兰路100号12层 8844062(办)
兰州市司法局滨河东路 846-2352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庆阳路 885-0116
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西津东路 235-2511
甘肃省人民检察院皋兰路 841-8033
兰州市人民检察院武都路 846-5621
甘肃省政府办公厅中央广场1号 846-5941
甘肃省法治局中央广场1号 846-5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