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阳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的毒打与折磨


【明慧网2001年11月16日】辽阳教养院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现有2名学员已经超期、3名学员到期仍不放人,而关押和所谓的刑期本身就是非法的邪恶的迫害。

鉴于上述情况,9月8日辽阳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联名向该教养院领导写了一封信,信中要求:1、要求不与普通劳教在一起;2、要求恢复接见;3、撤消三名普通劳教对学员的监管。并敦促院方向上级反映:1、给大法正名、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2、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所有大法弟子;3、希望给全国所有的大法学员一个宽松的学法炼功环境。

大法学员本想通过与政委谈话方式解决这一问题,教养院不但无视学员的正义要求,而且强迫学员下劳务队,进行超强体力劳动。9月12日学员们开始第二次绝食抗议,不法干警们强迫十一名学员下劳务队,三名学员被遣送抚顺教养院。下劳务队的学员在未进食情况下被强迫劳动,否则就打骂、用手铐铐住、罚站等,绝食学员被插管灌食。

辽阳籍67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士锦绝食至今。

以下是大法学员们在辽阳教养院遭受的种种迫害。

法轮功修炼者周顺的遭遇:周顺是昌图后窑乡人,1999年7月20后在家被无故抓的。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昌图看守所、铁岭教养院、辽阳教养院。法轮功修炼者周顺9月13日被调到三大队后沈教导员就逼他们出工,周顺说:“我们没吃饭能干动活吗?如果非要我们出工的话,那我们看到谁就把你们这样对待我们的事说出来。”院武大兴科长凶狠地说:“即使八天不吃饭也得出工。”因他拒绝出工,其所在的三中队陈队长把他带到办公室,二话没说,沈教导员、内勤穆队长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打周顺的脑袋、脸、牙、鼻等部位,直至打出血,后陈队长拿手铐子给周顺扣上,就这样他们被带到工地。因到工地后他拒绝干活,陈队长将周顺扣在了水泥花墙上,回队后二中队队长不由分说将周顺两手扣上,然后踢倒在地,沈教、二中队中队长用两根电棍电周顺的脖子、后背和胳膊等处,并扬言说:“明天不干活还收拾你!” 9月16日沈教导员告诉劳教说:“他不吃饭,就给他灌盐水。”中午周顺还是没吃饭。二中队中队长说:“你不吃饭,就给你扣上吊起来。” 不法之徒们就是这样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

辽阳教养院将孟重贺、刘宝奎、杨启祥秘密送走。9月13日早6时左右,教养院里把孟重贺、刘宝奎、杨启祥强迫铐走,至今也没有说给他们送到哪去了。后来听说是送抚顺教养院去了。

辽阳的67岁法轮大法修炼者张士锦至今仍然在绝食抗议。张士锦从9月13日到现在(10月4日,消息传出之日)还在绝食呢!教养院强行给他灌食。

暴徒们还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不然就关禁闭室。叶延东是铁铃教养院转到辽阳教养院的法轮大法修炼者。2001年8月7日省里来的邪恶“帮教团” 对大法学员进行欺骗。叶延东与她们辩论了一天,这时已经是到了晚上10点多钟,叶延东跟她们提出来要休息,她们不同意,并说你一天不放弃修炼就跟你谈一天,两天不放弃修炼就谈两天,直到你放弃为止。叶延东说:“你们没有资格跟我谈!你们不认师父走向了反面,是叛徒!是走狗!”当时政委、教育科的武大光科长、吴房静队长都在,看叶延东坚定的态度,就想拿叶延东开刀,武大光科长对吴房静队长说:“把他送禁闭室去!”

吴队长说:“走!跟我走。”叶延东说:“我没犯什么罪,我不走!”这时他们就凶狠地冲过来把叶延东先拽进办公室,用电棍电他的头部、颈部、胸部、腹部,然后把叶延东按倒在地,用脚踩着他的双腿,将叶延东狠狠地反铐了起来,强行送到禁闭室。

这时窜过来一个牢头逼叶延东脱衣服,叶延东没服从,这个牢头就对送叶延东去禁闭室的吴队长等人说:“你们出去!”吴队长等人居然乖乖地反过来听他的话回了办公室。随后,这名牢头又找了两个人,疯狂地对叶延东进行拳打脚踢,并拽他的头往墙上撞,把叶延东的头撞起了大包,叶延东大声喊:“打人了!警察不管呀!”吴队长等人听到叶延东喊声,居然跑了,而后他们又将叶延东双手铐在了墙上,就这样一直铐了7天7夜,由于大法弟子们的绝食抗议,到第10天才把叶延东解除了禁闭。可是吴队长却把叶延东送到了劳务三大队监禁起来,不让与同修们接触,怕揭露他们的罪恶。

法轮大法修炼者张相义所遭受的迫害:9月14日下队第二天,因为已经绝食两天张相义不想出工,院里派劳教强行把张相义架出去扔上汽车,到工地将张相义铐住,由劳教拽着张相义走,由于没吃饭身体虚弱,走不快,他们越发快拉,并不断地抖动铐子,使手腕被卡破多处,拽倒后在地上拖着走,甚至撞到砖头上,干警就在旁边则视而不见,劳教人员越发猖狂,在张的大声抗议下,他们仍然继续,就这样折磨了一上午。下午政委邪恶地说:“你属严管对象就得干活,强制的。”更助长了干警及劳教的嚣张气焰,于是将张相义摔倒了,拉起来又摔倒,反复折腾(这些是干警李锡海指使两个劳教人员干的)。

9月18日上午在裕国花园地下室,李锡海暗示地说:“非得动手打你,你才干活吗?”在其唆使下,劳教杨保明、付金宝、吴宝义分别动手了,杨把张相义的左眼打青,喉、腮打破,吴将张相义的后腰撞伤,付金宝将张相义左耳拧破皮。手腕结痂至10月2日才脱落并留下疤痕,而左手至今仍然麻木。

9月14日在强行劳动收工等车时,李队长指挥兰军和王东两名劳教强迫还没吃饭的法轮大法学员张相义练走步,有意刁难实施虐待,不走就强行摔倒,然后拽起来,再摔倒,最后劳教王东将张相义从地上拖到李队长面前,李问“还炼不?”张相义说:“这样好的法,当然还炼!”于是劳教王东将张相义吊在汽车上。当地有许多老百姓都目睹了此事。在这光天化日之下,邪恶之徒竟如此猖狂。

韩海东的遭遇:由于辽阳教养院的大法弟子揭露院方非法企图强制大法弟子洗脑,而将十一名大法弟子分散各劳务队与普通劳教在一起出劳务,另三名被送至抚顺教养,9月12日下午韩海东、王进被安排在一大队,韩海东在一中队,当晚他俩为抵制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没有进食,次日13日早,韩海东和王进向一中队长许队长提出请其代向院方转达大法学员不出工的要求,并指出他们是违法的,同时也没有吃早饭,待至出工到劳动现场(辽阳城郊农村与市电业局架设电线),让韩海东干活,韩海东说:“我不干!这是对我的迫害。”一大队张副队长说:“院里说了,不干活就用手铐铐起来”,韩海东说:“那也不干!”于是他将韩海东单手吊铐在教养院的汽车上(脚尖着地,脚后跟离地)约一小时左右,后又将韩海东单手铐在大树上,至他们吃完饭转移工地才将韩海东解开,下午又将韩海东双手抱铐在一农户大棚铁架子上,至晚上收工,回院时将韩海东铐在车上,说是怕韩海东跳车,韩海东绝食抗议一天。次日,又将韩海东单手吊铐在一新建门市房的防盗门铁架上,脚下单行叠放6、7块砖,若站不稳就会真得吊起来,当时正是日升烤热之时(9点钟左右),大约吊了一小时,许队长见韩海东有些坚持不住,将韩海东放下来,单手铐在较低的车栏上,下午到市裕国花园B区工地干活,又将韩海东抱铐在建筑脚手架上至晚上收工,韩海东又绝食一天。第三日(15日),又这样铐了他一整天。16日,队中帮凶开车的李干事,将韩海东的双手抱铐在缠电缆线的线轴上,脚下单行放5、6块砖,就这样吊了韩海东又一整天,中午他们吃饭,韩海东要求换换手,他们说:“你不吃饭、不干活,就不给你换手。”就这样至晚上收工。在这期间,另一大法弟子王进(二中队)也在同一个工地,他于15日因绝食、绝水、不干活而被铐两天半时间,又因日晒而发生抽搐,16日王进又被铐在轮轴上,队中司机刘干事为泄愤,先将王进双背伸直用一长木竿背绑上,脚下放4、5块砖,后又看不过瘾,将双肩加砖,李队长则说:“如果砖掉下来就用手中的竹竿打他”。因王进坚持不住,砖掉了就又用水泥袋装半袋沙子让王进背着(哈着腰),约5至10分钟,因为王进坚持不住,蹲了下来。沙袋掉下,进而又说要用铁线将其双腿绑上,最后王进从砖上掉下来被铐子卡破,到18日韩海东也就这样被吊铐或抱铐了6整天,这期间韩海东没有吃饭。

25日韩海东和王进被从一大队调回,韩海东在被吊铐期间,天天有许多群众劝说韩海东,韩海东就向世人讲大法是正法,讲明真相,并揭露教养院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有许多百姓有所认识,有的对大法有了新的认识。就包括一大队的部分干警也对大法学员和大法有新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