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一切障碍,跟上正法进程


【明慧网2001年11月19日】在过去的两年中,宇宙中进行着轰轰烈烈的正邪大战。人间的大法弟子也在魔难中无所畏惧,放下了生死,坚定地捍卫大法,救度世人,体现了大法弟子与大法的无上威德。在这期间我因一时的执著,曾一度没走出来护法;又因为对法理解不深,产生了绝望的情绪,最后终于排除干扰下定决心证实法,重新汇入正法的洪流之中。现将这一经过和体会写出,希望与有障碍而不能坚定地护法的功友共勉。突破各种障碍,坚定地维护法。

99年7月19日得知哈尔滨的辅导员被大量非法抓捕,我决定进京上访。不料在火车站被警察截住。据这些警察说他们在几周前就接到命令在车站蹲坑了,看来“7.20”事件早有预谋。后来和几位上访的功友被送进公安局。由于我们拒绝在讯问书上签字,他们想非法把我们送看守所的计划没有得逞。第二天被本单位的人接回来。后来派出所的人找我写保证书,我十分坚决地说:“一修到底,绝不动心。”看到我很坚决,他们也没办法,只好让我回家。

当天夜里,梦中我上了天碰到一位穿蓝衣服的人(可能是位菩萨,当时没看清)。她示意我往下看,我回头一看:地球的上空有一个外壳将地球包住,外壳分三层,里外都是白的中间是黑的。有几朵莲花从肮脏的污泥中长了出来,一尘不染。当时也没细想是怎么回事,现在悟到是当时做对了,师父加持我看到这些,鼓励我做好。

那段时间家里看得很紧,电视又在造谣宣传,再加上警察的恐吓和自己的怕心,看到大法与师父受污蔑,自己又无法做什么,心中一种无以名状的焦虑,不知如何是好。只想求师父能点化。可是在那对大法修炼者考核的时候,师父又怎能告诉弟子试题的答案呢?

我是在外地上大学时得法的,和家里这边的功友接触少。99年7月毕业后还没来得及多接触就和功友失去了联系。后来好不容易联系上了,却得到了假经文。假经文不让做任何事。当时心里也有几分怀疑,但是在得到假经文的前天夜里梦中有得到大法资料的预示(现在悟到是因为自己对梦中点化的执著,想求师父告诉我怎么做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再加上害怕,人的一面找借口掩盖自己的怕心,听信了假经文走上了邪悟,在家里所谓的实修了。

后来派出所的警察多次找我,最后在怕心和假经文的影响下写了“保证书”。写完后感到心里很难受。在以后的日子里,有几次别人在我面前说大法和师父的坏话,我也不敢证实法,讲清真相。而且一学法炼功就困,学法也看不出内涵,平常也守不住心性,经常整天打游戏机。在那段宝贵的时间里,同修们为了证实法,在面对非法拘捕、毒打、判刑甚至家破人亡的威胁中挺身而出,用自己行动实现了自己捍卫大法的誓言。相比之下,我怎么能算坚定修炼呢?实在无颜面对大法和师父。

2000年10月份终于和证实法的功友联系上了,才知道我看的是假经文,并得到了真经文和大法弟子的心得体会。也知道了站出来证实法是对的,便开始向世人讲真相。

2000年12月,我看到《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后,由于学法不深和不冷静产生了极度悲观的情绪。觉得自己不配做大法弟子,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联想到《严肃的教诲》中师父的话“学大法是为什么?他们只想从大法中获取,把大法当作保护伞。在大法遭到迫害时,在卫护大法的弟子被抓、被迫害、被打死时,他们在干什么?在他们的师父遭到诽谤时,他们干什么去了?等待着天上掉下馅饼来吗?等待着难一结束就去圆满吗?我真为他们担心。他们不知道他们真正生命的处境有多危险哪!”“有一些人想等着师父说出来,叫大家如何做、如何护法,等着师父说出来,叫大家都去北京证实法,叫师父说出来向人民讲清真相。可是我一旦说出来,就再也不是他们自觉的发自本人的正念行为了。答案一出来,考试也就结束了,那些怕出来证实法的也就永远失去机会了。”我觉得自己没有机会了。绝望、痛苦、悔恨。

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心里向师父苦苦地哀求:“师父啊!救救我吧,求求您救救我吧。再给我一次机会。”师父的表情很严肃。我心中悲痛万分,可还不甘心,又向师父乞求:“师父啊!救救我吧,求求您,救救我吧……”师父的表情依旧很严肃。我明白这一切全都怪我自己。师父是在为法奠定基础,是在为宇宙的未来奠定基础,是不能开后门破这个例的。师父讲:“每当我看到你们遭受魔难时,师父比你们还难过;每当你们没走好哪一步时,我都会很痛心。”“弟子们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去掉最后的执著》)。我现在明白了,师父当时的严肃是对我负责,不让我人的一面为自己开脱掩盖自己的执著,让我能够真正地正悟法,去掉执著心,让我踏踏实实地提高上来,这是真正地在救我啊!师父太慈悲了。

那天电视上演关于二战的记录片,一些盟军士兵冒着生命危险去攻打德军的要塞,结果被德军俘虏,送进了集中营,失去了自由。可是后来盟军获胜了,他们被释放成了人们心目中的英雄,他们欢呼雀跃。他们在战争中失去自由,遭受痛苦,而他们现在却拥有了更多更多。那些捍卫大法的同修啊!这不就是他们的写照吗?而我们大法弟子将要比这更美好的无比啊!我痛恨自己:那人间的一时“自由”、一时“享乐”有什么可留恋的?而那一时的痛苦一时的失去自由又算得了什么?而且我们将会得到永远地美好啊!我痛恨我自己。我多么希望我能够再有一次机会啊!我一定会好好珍惜,好好利用。

我想起了师父的话:“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转法轮》)。那些冒着生命危险证实法的弟子他们在最大限度地失去一切中走出来证实法,他们都是闪闪发光的金子,照亮着别人,照亮着自己。而我却成了一粒沙子。我忽然想到:我为什么要自暴自弃、自甘堕落呢?我还有时间,我的生命是大法给予的,大法和师父又一次慈悲我给了我机会,我虽然没有把握好。但我还有机会,虽然时间不多,我也可以向别人讲清真相,哪怕只能对一个人讲,我也要向他证实法。那些大法弟子都是金子可以发光照耀别人,而我虽然成了一粒沙子,但沙子被烈火燃烧熔化也会发出光芒来。虽然没有金子那么纯正那么美丽,我愿意燃烧我生命的一切去证实法去照亮别人,哪怕他只能照亮一个人。我的生命无法报答大法和师父的慈悲,但我愿意用我生命去证实法,因为我就是这宇宙中的一个生命,我就应该去捍卫与证实这给了我一切的大法,这是我的责任和义务,也是我的荣幸。我就是要返本归真,就是要多同化大法。我知道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我现在就要证实法讲真相,不要辜负了师父对我的慈悲与伟大期盼。

我继续讲真相,但不时仍会想起自己的过错。我忽然意识到:这不是干扰我证实法的障碍吗?我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我就要义无反顾地做好我应该做的。突破绝望的障碍,想到这儿我似乎感到自己突破了一层壳。我继续讲着真相。

2001年1月2日我看到明慧网编辑部的《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我明白了:原来我还有机会。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珍惜。

2001年1月10日我厂开职工劳模大会,会上厂长做一年的工作总结,忽然诽谤法轮功,当时我心里一沉:有人破坏法。我想起了师父的话“当谁要来迫害这个法,那么作为一个弟子,作为大法的一粒子,你应该如何做呢?你不应该去把真相讲出来、叫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我想我应该上台去告诉大家真相。可是怕心上来了,人的一面还给自己的执著找借口:我的大法资料还没放好,我要是上台讲真相被抓了倒没什么,大法资料被警察拿走怎么办?还是先把资料收好,下次有机会再做吧!这时师父的话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干脆,豁出去了。经过几分钟的心理斗争我从座位上站起来,心里默背:“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从容地走上了台。走到了厂总书记的桌前,很有礼貌地说:“书记,麦克风借我用一下。”我拿起麦克风转身对着台下500多名职工,这时全场的人都在看着我,鸦雀无声,仿佛时间都定格了。我想那时刻宇宙中的佛、道、神和伟大慈悲的师父也都在看着我。当时我的头脑一片空白,唯一知道要做的就是证实法。我对着麦克风说:“法轮大法不是迷信,更不是X教……”(事后听说全厂职工及家属二、三千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可能影响面更大)。这时经警冲了上来将我双手反背押回厂保卫科。先是打了我一顿,又让我写保证书并在全厂职工面前检讨,我不干,又是一顿打;又让我骂大法、骂师父,我不干,又是一顿打,而且满口污言秽语。我很可怜它们,它们不知道它们在害自己。我说:“你们千万不要对大法有什么不好的念头啊!我真的是为了你们好!”他们又打了我一顿。最后看我不妥协,找了车把我押往派出所。

在路上我的心里很坦然,我想:我终于证实法了,我也能算是师父的弟子了。想到这禁不住泪流满面。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大法资料,我请求师父帮我保护好大法资料,因为我已经不能保护它了。

后来因为拒绝写保证书派出所将我送进了看守所。在监号里我看到几位同修和犯人一起蹲在地上吃着半生不熟的玉米面发糕,喝着一小盔儿黑黑的冻土豆汤,我心里一阵难过,禁不住泪如泉涌。心想:大法弟子在人间证实法救度众生却被邪恶迫害,遭受着非人的虐待,而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为弟子承受得更多,不知师父吃了多少苦,吃了怎样的苦啊?又听同修说很多大法弟子为了证实法遭恶人虐待甚至失去生命,我又是哭了几天。

我虽然被关进了看守所,失去了人身自由,但我感到我的心是真的轻松了,我的身体也没有以前的痛苦了。再也没有以前倍受煎熬的感觉了。我感到无比地踏实、无比地愉快。在看守所的前几天我不论闭着眼还是睁着眼都能看到满天的神佛,层层叠叠的,无比的威严、殊胜。我想这种体验是师父加持的缘故,而这一切是我在家所谓“真修”时所绝对体会不到的。师父讲:“被抓不是目的,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理性》)

30天后因为我不写保证书它们将我转到某拘留所。当时我那监号里只有我一个大法弟子,我仍向犯人们讲真相,我又看到了神佛的显现。过了几日,家里人来看我,对我说我要不写保证书,我爸爸和弟弟都要被单位开除了,弟弟的未婚妻也要和弟弟吹,我妈妈病重了,怀疑是得了癌症,我的叔叔中年得子,也不顾孩子病重,不远千里地从外地赶来看我,耳朵都冻伤了,还有我的伯父、姑姑、姑夫、同学……都来看我,劝我写保证书。我想:我的亲人表面上因为我证实法而遭受了痛苦,他们不理解。而我知道:我所做的证实大法的事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最好的事,我这么做是真正的对所有人都好,包括我的亲朋好友。那才是真正地对他们好啊!人间的痛苦或享乐只是短短的一瞬,而大法能够给予人的是真正的最最美好的一切啊!我就乐呵呵地向他们讲真相。

15天后我又被送到另一处拘留所,在那里我看到了师父的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师父太慈悲了。

经过108天的非法关押,我终于被释放了。我没有写保证书,我的爸爸与弟弟也没被开除,弟弟的未婚妻也没有跟弟弟吹,妈妈的身体没出事,叔叔孩子的病也好了。我想这些也都是对我的考验,我闯过了亲情关。

我发自内心地说一句:那些没有做好的功友啊!看到我的这篇文章后希望我们能共勉,突破各自障碍,好好利用剩下的时间,坚定地维护法,也许某一天你会发现自己又是大法的一员了。“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弟子们,精进吧!最伟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们证实大法的进程中产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