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我们要讲清的真相?

对讲真相问题的几点思考


【明慧网2001年11月19日】最近曾给一位同修写信,提起应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除把受迫害的真相说清楚外,应更多介绍大法本身。她回信说,她也想这样做,但媒体似乎对受迫害的内容更感兴趣,我们需要突破自己的观念,做更多更深入的工作,把局面打开。

对于这个现在怎样对世人讲清真相的问题,我有几点想法与大家交流:

一、真相是全面的,单纯对受迫害这部分事实的侧重,只能反映出对我们的人权迫害,法轮功学员充其量不过是受害者。

世人象同情其它人权受迫害团体那样同情法轮功,是不是足够使他们生起对大法的正念从而得救呢?我想从以下两个方面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1.国内同修受残酷迫害的事实是真相,对大法的正面介绍也是真相,而且法轮功的“正”是我们受迫害的真正原因,必须要给予更多更充分的重视:

在历史上和现在的世界上,对人权的侵犯并不少见,而我们所要告诉公众的是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迫害,基于对法负责,对众生负责的原则,我们就必须把大法洪传的历史,大法的原则,我们通过修炼所产生的身体上和精神上的巨大的变化,对他们讲清楚, 让他们对法轮功是什么有一个明确的概念, 这其中,对人负责的因素表现在,既然寻求帮助,就要让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一个好人应该做到的;对大法负责的因素表现在,人们不管是签名还是表示赞同,针对的是大法,而不是对迫害这一现象或因为别的什么。当然这两方面的因素是互相圆融的。

事实上,这部分内容,只要你用一颗纯净的心去讲,往往会产生非常好的效果,因为人实际上确实是很苦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问题,不管他现在能不能修,很多人在寻找解决自己的问题的方法,尤其结合自己或同修通过修炼产生的身心的巨大变化,向常人说清,会使他感到这个功法跟他有更紧密的关系,不单纯是一个寻求帮助的事物,法的威力会从我们的正面介绍中自然地显露出来。这点有些功友做得较好,例如英国“大事件新闻”的一则报道:

“朱宝胜,38岁,抗议镇压的示威者之一,向我讲述了他的妹妹因修炼法轮功而被送进劳动改造所的事。

我的妹妹宝莲,35岁,在2000年12月15日被抓后送到中国的一个劳动改造所去干活。她被抓是因为她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并于此前拒绝在一份官方的,表示对修炼法轮功“悔过”的“悔过书”上签字。她被中国警察判处在劳动改造所劳动改造4年。”

法轮功改变了她的生命─她不再抽烟和喝酒,身体健康增进了许多,还变得平易近人。她令人难以想象地勇敢─她似乎只需要在警察局里的那些“悔过书”上签字,但她选择了为她的选择的自由而站出来,而非在强权的压制下唯唯诺诺地做他们要她的。”

人们对法轮功如何正,如何好这部分内容的充分了解,会使他们对江政府不顾法轮功带给人们和社会的巨大好处,出于极端自私的心理去迫害法轮功和修炼人的这部分真相,更容易理解,从而对这场邪恶的迫害更加不齿和厌恶。

虽然这部分内容,似乎离大法受迫害的主题稍远,却是很重要的,因为即使人们知道了法轮功在遭受残酷的迫害,但不明白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会受迫害,等于还是没讲清,也难以起到震撼心灵的作用。最近一家英国媒体花了很长时间,投入了很大精力拍摄的一部反映法轮功受迫害主题的纪录片,放映出来后,我们发现,其中对同修在国内遭受迫害的揭露的比例也是很大,还有在实地拍摄的同修们在天安门广场上护法的珍贵镜头,却根本没有对法轮功正面介绍的这一部分,反而,对法轮功是什么这方面的内容,是照搬了中国政府的官方报道的内容。这难道不是我们在讲清真相中的不足的一种反映吗?

我觉得有时我们有的同修有一种急躁心理,觉得把受迫害的真相一说,只要别人的同情心和正义感被引发出来,就算摆正了位置,我们也就达到了目的,关于大法如何好,有益与人,也不是不说,往往说得很简略,难以给人留下感性的认识和对法本身的深刻印象。我觉得,这是一种对正法修炼认识不足的表现,还是一颗有为的做事的心,我们用人的心去想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多说,什么该少说是不行的,不在法上,就没有那么大的威力。其实,我们的讲的真相真的能打动人心的话,就不是对你面前的这一个人讲,而是对你面前的这个人能接触到的,以及他接触到的人所接触到的潜在的许许多多的人讲,我们的真相就不是只由我们大法弟子来传播,而是会让越来越多的常人在正法时期起到更好作用,让众生真正地去圆融大法,从而得救。什么能打动人心呢?我们作为大法的修炼者从法中修出的纯净的心。“不是做事是修炼。”

师父说:“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再认识》)

什么是无为?为什么无为是最高境界?正法时期的“助师世间行”是用一颗有为的心来做,还是一颗无为的心来做?正法时期如何用一颗无为的心来做有为的事?正法时期的无为和过去个人修炼时的无为是不同的!

我现在突然理解了为什么大法弟子会修到更高境界去的一层涵义,在“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心自明》)时,要修出一颗清净的、慈悲的心,用这颗心去完成“助师世间行”的伟大历史使命。真是难,要能修出来,真是伟大,不是人能够想象出的。很容易陷在做事的心和个人修炼的状态中,然而执著哪个也不对,都不符合新宇宙的标准、都修不出来,我们真的要在这个正法的伟大时期,利用分分秒秒,踏踏实实地修炼,用一颗无为的心,就看你的每一念是不是在法上,符合不符合正法时期大法对弟子的要求,一切就都在其中了。

2.强调邪恶对好人的迫害,虽然会给邪恶曝光,引起善良人同情,从而有增加宇宙中正的力量,减轻国内同修的压力等作用,但邪恶对善良的迫害本身,是基于旧宇宙理的观念和行为,正是这种基于旧宇宙理的观念和行为,使历史上,佛教和基督教都遭受过很长时间的残酷迫害,也使很多人虽然对这种恶行抱着厌恶的态度,对受害者寄予同情,但往往觉得无能为力,不知自己的同情或帮助是否会起作用,或怀疑采取这种和平的方式,是否会对那些恶人进行有效的制约。这都是旧势力的安排,给人灌输了这些不符合真正的宇宙理的观念。那么,如果我们认识不到这些,也是在旧势力给划的圈子里做。

其实,这都是我们应该打破的、应该正过来的观念。把大法修炼者在两年多以来以和平的方式反对这场迫害所产生的作用,获得的越来越多的、方方面面的支持这部分内容讲清,就显得非常重要。事实上这部分的内容很丰富,不管是国内的同修用正念打破邪恶对修炼人的迫害的安排、通过讲真相使蒙蔽的中国人醒悟,还是国外同修通过讲真相所取得的社会各界的支持,单就事实本身就很有说服力,这是一种更强大的正念!邪恶根本就不敢靠近的一种正念。师父在《新生》一文中有述:“正法传,万魔拦,度众生,观念转,败物灭,光明显。”我们正法就是要正那些不正的观念,把受迫害的事实摆在那里,只是对邪恶的揭露,如何让众生“观念转”呢?我们自己必须认识到不仅是揭露邪恶,最重要的是打破邪恶的旧势力对大法迫害的一切安排。只有我们自己认识到了,才能给公众把这个观念转过来,使他们具有更积极的心态,使众生更好地去圆融大法。

因此,我认为,无论是我们口头去说,还是在真相资料中,都要把这部分内容加进去,并扩大比重,真正使我们自己和众生的观念转过来。

二、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大法修炼者应该用修炼人的方式去思考和解决遇到的问题。

师父在《转法轮》的《谁炼功谁得功》一讲中说:“你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磨炼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各种不好思想的影响下,你能够超脱出来。”我理解,我们修炼人碰到任何事,任何困难和障碍,是为了提高心性的,只有从具体的事情隐藏下的不好的思想观念中超脱出来,我们才高于那些东西,才能铲除那些不正的,从而控制局势。一切在于心性。层次高,颗粒细的物质会抑制层次低,颗粒大的物质,不是做事的多少决定的,认识不到那个问题,超脱不出来,心性上不去,做多少也还是不符合正法修炼的要求,还是在一个层次里做,不会有太好的效果。

在讲真相的具体过程中,我们可以从常人感兴趣的主题入手,但常人的思想是限制不了修炼人的,我们完全有能力自如地、体谅地讲一切我们应该讲的。之所以还觉得有羁绊和障碍,不是常人和他们背后的旧势力的问题,而是我们自己没有悟到,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大法坚不可摧》)。我们作为主佛的弟子,有谁配做我们的敌人?关键是要按照修炼人的方式去认识和思考问题,不能一遇到事情就又用人的习惯方式去思考了,师父的法不仅知道,还要悟到,遇到事情的时候,能想得起来。如果在具体的事情上我们都悟到和做到了,那邪恶也就要灭尽了。所以,这还不是一个做事多少的问题,而是在一个什么层次和心态下做事的问题。我们是不是用修炼人的方式去思考问题了?

个人在修炼一个层次中的感悟,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