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的风帆:透过现象看本质


【明慧网2001年11月19日】1999年7月20日大逮捕至今,已经两年零四个月了。其间,大陆各种政治宣传铺天盖地,针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无数谎言不断被揭穿,又不断地在翻新。江泽民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中共那些令人反胃的政治宣传为什么会有市场?国人为什么明哲保身到了宁肯回避真相的地步?此类问题实属基本,但又是很多人不愿面对或无法理解的。个中究竟自然是五花八门的,不易尽数,但现在我只想从一些比较浅显的角度入手谈谈自己对上述第一个问题的看法。

江泽民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撇开其胸襟狭小的本质不言,江泽民费尽手段,好不容易坐上了中国政要第一把交椅,不搞极权岂能坐得安稳?要极权,国人就不能有自由的思想体系,不能有对极权之外的信仰,更不能允许存在任何独立于极权控制之外的团体组织;法轮功相信佛道神的存在,而佛道神则一直是中共批判的所谓封建迷信;法轮功讲以真善忍宇宙真理为做人行事的最高原则,而XX党建国以来一向以变异的马克思主义理论配合残酷的专政手段来控制国人的思想及生活空间;法轮功在传出以后的短短五年内在中国党政军各界、民间三百六十行拥有了上亿追随者,在江泽民们的眼里,这本身就是所谓政治性的,和反党反政府的,与你法轮功团体本身的属性和是否有参政动机根本毫无关系。至于说,为了镇压的成功(政治斗争的胜利)而采用流氓手段,无中生有地撒谎诽谤、漫天造谣,这是XX党的一贯做法,纵观中共建政50余年的运动史便不难一目了然。如果有人对具体的哪些所谓“人证物证”中去认真琢磨而陷入了迷惑,比方说自焚啊,不让吃药啊,等等,那只能怪你对XX党制造群众运动的本事不如江泽民们了解的清楚。

然而,江氏的理由是否能证明镇压的必要性和必然性呢?否也!因为江泽民们作为行为标准的,充其量不过是被片面理解、极端化形式化或者说为我所用地改造后的变异马克思主义理论,(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渐渐连他都不再借用马克思的招牌而是直接鼓噪他自己的什么“三讲理论”了),中共50余年的历史中无数的事例都在证明着他们在意识形态方面的严重走火入魔;而宇宙如此之博大浩瀚,怎么能被至今为止没有一个国家和政党能全面如实理解和忠实实践的辩证唯物主义理论完全涵盖呢?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实践,是基于他们对更大范围宇宙真理的认识和追求,是生命的探索和实践,充分体现着人类在探索宇宙真理的过程中所必备的科学精神,92年5月以来亿万万的真人真事都是例证。这样的佛法修炼实践,才是最正和值得人类追求探索的。

镇压完全是偏执的、邪恶的、缺乏远见的和自掘坟墓的;而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运动是对科学探索精神的负责,对人类哲学思想的负责,对事实真相和良知的负责。在社会道德超水平败坏的中国社会,如果法轮功这样正的事物不能压倒江泽民们那些邪恶的走火入魔,那中国还有希望吗?

读者朋友,您说,为大陆政府官员系统化盗国致富行为当幌子的虚假经济繁荣还能持续多久?我想,那些发狂地变国财为己有的“人民公仆”最清楚国家经济是如何处在全面崩溃的前夕的,否则他们也用不着那么舍生忘死地捞钱。因为总是忘记应该透过现象看本质,所以听信一言堂宣传又幻想靠人家残羹剩饭过好日子的中国老百姓,永远是到最后一秒钟还被蒙在鼓里。